当前位置:首页纪实文学信息

东 垣 传 奇

栗永

69229|333总点击|4收藏|1闪星
最新章节: 七、盖世英才赵云|更新时间:2020-01-16 21:27:57

  历史纪实专著

  东 垣 传 奇

  栗 永 编著

  中国文史出版社 出版

  目 录

  序《东垣传奇》   谢飞

  引子 一座城市的历史传奇

  一、武灵王东垣神女梦

  二、汉高祖东垣是与非

  三、光武帝走国滹沱河

  四、诸侯国兴亡一念间

  五、道武帝生死滹沱河

  六、传奇英杰赵佗

  七、盖世英才赵云

  八、东垣新韵


  序《东垣传奇》

  谢飞

  石家庄市是河北的象征,她的形象影响着中华燕赵儿女的社会地位,在当今现代城市由功能城市向文化城市,特别是向特色城市发展进程中,显得更为重要。在如火如荼的竞争中,现代城市更需要的是文化,而历史文化遗产是体现和支撑文化城市的重要载体。

  滹沱河是石家庄市的母亲河,滹沱河流域灿若群星的人类文化遗产、石家庄市久远的历史和辉煌的今天,都归功于她的滋润和养育。至今,仍喝着滹沱河水的石家庄人不得不对其产生感恩之情和敬佩之心。

  在滹沱河流域,发现最早的文化遗存为孙庄遗址,其年龄可能在距今二三十万年之前。平山县沕沕水景区发现的水帘洞遗址,其地层清楚,文化遗物及丰,多达20余万件。经科学测定,石家庄的先民们在距今32000—26000年间,在这里繁衍、生息,长达6000年之久。水帘洞遗址的发现填补了石家庄市乃至河北省的诸多空白。水帘洞遗址还被命名为“石家庄先民之家”,旨在宣传石家庄有历史、有文化的“探访石家庄先民之家”的公众考古活动也取得了辉煌成就。

  正是由于有了深厚远古文化的积淀,进入新石器时代以来,滹沱河又孕育出一批不同时期的优秀文化遗产,诸如正定南杨庄新石器时代遗址、藁城台西商代遗址、平山中山国战国城址、市区东垣故城战国城址,元氏常山郡汉代城址和正定古城等。沿滹沱河两岸绽放的这些文化奇葩,为我们理清石家庄市古文化及其城市发展脉络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显而言之,进入新石器时代以来,便形成了以石家庄为中心的区域政治文化中心,最终导致城市的出现。

  在我看来,栗永先生的《东垣传奇》着重阐释的就是滹沱河流域政治文化中心石家庄市之根。作者非常明确地把这里的城市之根定在东垣故城,约在2500年前出现的,这是合理的,无可厚非的。因为更早的南杨庄时期和之后的台西时期,尽管出土文化遗物似乎显示出有了城市的迹象,但考古资料并不能证实那时便有城市的存在。问题是,稍早一些的灵寿故城当作何考虑呢?

  石家庄市的发生定了,揭示其发展迁徙轨迹显得尤为重要。栗永先生给了明确的回答,即从东垣故城(真定)—常山郡城—东垣故城--(真定)正定古城—石家庄。大致受滹沱河泛滥的影响和政治、军事的需要,城市伴滹沱河南北迁移,最终又回到了他的发祥地石家庄(东垣)。其名字最早称东垣,而后称真定,称常山,称真定,称正定,称石家庄。难道还不是一脉相承吗?

  在这里,人们往往把城市的发展史人为地割断了,特别是把石家庄孤立出来,而忘记了其前身。从历史的眼光看来,滹沱河流域的的政治文化中心只有一个,她既是活态的,也是连续的。因此,所谓的石家庄是“火车拉来的城市”,“百年历史”,“百年石家庄”,“没历史”,“没文化”的说法是不科学,不实事求是的。现代石家庄是在古代东垣、真定、常山、真定、正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不是火车拉来的,这是科学发展的必然。

  如此看来,石家庄市若提升为文化城市,东垣故城就成为尤为珍贵、不可多得的特色资源,可持续发展的、用之不竭的资源。在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石家庄市文物局和南高营居委会的共同努力下,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东垣故城的勘察、发掘、研究与保护、利用工作有了一个好的起点,作为城市遗产,它的真实面目和文化价值正在体现。

  栗永先生和我为石家庄有文化、有历史呼吁多年,并结下了深厚友谊,当被嘱为《东垣传奇》作序时,当即应允。草草数语,表示对大作问世的祝贺,对作者的敬仰。

  2012.7.4

  (作者任河北省文物局副局长)


  引 子

  一座城市的历史传奇

  滹沱河浩浩荡荡,穿越历史的时空,孕育着薪火息息相传的人类文明。

  滹沱河流域是较早的人类聚集区,是人类文明开发较早、文化底蕴十分深厚的地区。在这里,充裕的水源和肥沃的冲积扇平原,成了富庶之地,为人类生

  活繁衍提供了优裕的自然条件。现有的考古证据表明,早在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时期,这里就成为我们先祖的栖居地,成为北方最早开发的地域之一。在新石器时期早期,至今七千多年前,滹沱河流域就开始了农业文明的萌芽,粮食种植已成为重要的生产方式,有了较为先进的生产力水平。丰富的生活资源,使人口大量繁衍聚集成为可能。

  这样的生产力水平,为城市的出现提供了必然的条件。文明的犁头耕耘在广袤的原野,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到商周时,凝结着人类文明成果的结晶—— 城市,便像一颗颗珍珠,星罗棋布地洒落在滹沱河的淤积和冲击平原上。

  东垣故城,就是滹沱河流域最早产生的城邑之一,是文明之花在滹沱河畔凝结成的璀璨明珠。

  作为滹沱河流域中心城市的源头、历史文化名城正定的前世,东垣作为城邑,其起源,要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屈指算来,已有近2500 年的历史。

  春秋战国时期,城市都是和战争连在一起的。滹沱河流域优裕的地理和自然条件,成为各个族群和诸侯争夺的要地。在你来我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争斗中,不经意间崛起了一个新的诸侯国—— 中山国。到了中山国的灵寿时期(始于公元前381 年),中山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进一步增强,和周边国家的纠纷就格外多了起来,尤其是和赵国、燕国,不断发生摩擦。于是,在和周围大国的抗衡中,发挥重要防御作用的城邑便应运而生。在滹沱河中下游地区,中山国

  先后建成了灵寿、房子(今高邑县故城村)、棘蒲(今赵县南) 等重要城邑。

  东垣城就是在这一时期由中山国建造的。它傍依滹沱河南岸,西依太行山东麓、东邻滹沱河冲击平原,扼守太行出口,衔燕赵、控中原的地理位置,一经产生,便成为这一区域的战略要邑。在中山国和赵国的南部边境争斗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东垣城作为滹沱河流域的中心城市,经历了郡、国治所时期,以其“恒山(常山) 郡城、真定王都”的名头而称雄一方。其中心城治的起点是从秦开始的。公元前228 年,秦灭赵国,在原赵地推广郡县制,设立恒山郡,其疆域包括:北岳恒山(今阜平县东北的神仙山冤以南,鄗邑(今柏乡县固城店) 以北,上艾县(今山西平定县北) 以东,钜鹿郡以西,方圆五百里,领有十余县,东垣为恒山郡的治所。

  由此拉开了东垣作为滹沱河流域中心城市的序幕。

  秦王朝后期,东垣作为恒山郡城,政治和军事地位进一步提高,成为各派势力争夺的重要战略要地。秦二世元年(前209 年),陈胜部将武臣控制赵国故地,自立为王,急派大将李良攻占恒山郡地,控制东垣城,并以此为基地,发兵西攻太原。次年九月,秦朝大将王翦、章邯等率军围攻赵王和张耳,赵大将陈余据东垣与秦军对峙,由此可见东垣城的战略地位不同寻常。

  公元前206 年,秦王朝灭亡,项羽大封诸侯,封张耳为恒山王,东垣城曾是都城。张耳被陈余打败,之后,刘邦于汉王三年(公元前204 年) 以张苍为恒山郡守,仍保留东垣政治中心的地位。

  到了刘邦称帝后,刘邦调整政区,仍设立恒山郡,只是将郡治由东垣迁到元氏,东垣降为县治。汉高帝十一年(公元前196 年),刘邦钦命将东垣更名为真定,取“真正安定”之意。

  公元前113 年,汉武帝时,真定升格为诸侯国,辖真定(东垣)、肥纍(今藁城城子村)、绵蔓(今鹿泉市北故城)、藁城(今藁城市丘头) 四县,直到东汉初废国,成为常山郡下辖的一个县。三国魏时,常山郡治从元氏迁到了真定(东垣),真定(东垣) 又

  回到了中心城市的地位。两晋时,城垣扩张,城垣规模达到鼎盛时期,成为方圆数百里内的名城。

  东晋末、北魏初的公元398 年,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将常山郡迁治于安乐垒(今正定)。北齐又一度迁回真定。著名文学家颜之推随齐主巡行山西时曾住常山郡城,对当地经济、风俗留下诸多记载。到隋时,真定县也迁于安乐垒,具有千年历史的东垣(真定)城逐渐废毁。

  历史沧桑,给世人留下多少感慨。清代正定人、贡生容丕华曾赋诗《东垣城怀古》,面对昔日雄踞一方的城垣,今日却是遍野庄稼,满眼沟壑,诗人不能不发出无限感慨:滹水长流,谁论兴废?诗曰:

  偶过东垣感慨增,离离禾黍满沟塍。

  水流哽咽君知否,欲向行人说废兴。

  时空转换,岁月无情。奔腾不息的滹沱河水带走了千年时光,也把东垣(真定) 古城的雄姿带进了历史尘封中。

  滹沱河水淘空了故城的历史印记,难道赫赫故城,只有望空凭吊了吗?

  历史不会消失。历史深埋在地下,也掩藏在典籍中。检阅浩瀚的历史典籍,沿着历史的轨迹,追怀故城的千年沧桑,仍然能领悟到东垣(真定) 的历史辉煌袁感悟这座故城的传奇色彩。

  据东垣(真定),定中原,这在中国封建社会早期是一个特殊的历史现象。

  自从秦汉时期,东垣成为滹沱河流域的中心城市,也使以东垣(真定) 为中心的这一区域成为战略要地,成为政治家、军事家开基创业的风水宝地。

  作为战略要邑,曾经的历史时光,演绎过金戈铁马战滹沱的雄壮活剧,在古老的滹沱河两岸踏上了风雨剥蚀不掉的印迹。尤其是因了东垣的战略地位而结下的帝王缘,中国封建社会早期的几位开国帝王,在这里演绎了开基创业的历史活剧。风云际会中,经历

  了多少改变区域历史格局和影响华夏历史进程的事变,留下了一座城市的历史传奇。在这里,在赵国和中山国博弈争霸的长期征战中,赵武灵王攻取东垣,在东垣夜梦神女,建神女楼,令群臣赋诗填词以记

  之,留下千古传奇,也留下了千古悬疑;在这里,汉高祖刘邦亲征平叛,攻城月余,结束叛乱,成就了一番武功文治大业,钦命将东垣更名为真定,改写了东垣的历史,也留下令人唏嘘扼腕的孽缘;在这里,刘秀“走国”,通过和真定王刘扬政治联姻,奠定东汉基业,也书写了一个真定(东垣) 女子的悲喜人生;在这里,北魏道武帝拓跋珪与后燕军生死搏战,据真定(东垣),定中原,统一北方。

  作为一方热土,这里既是枭雄豪杰开基创业的历史舞台,又是孕育英雄健儿的摇篮。这里是东垣传奇二赵—— 秦汉时的南越王赵佗、三国时的名将赵云的故里,他们的文治武功、胸襟情怀、人格魅力,成为这座古城的文化符号,永久地镌刻在这块热土上,活跃在历史的舞台上。

  千年兴废,历史定格:东垣(真定) 是石家庄中心城市的源头,从东垣(真定) 到真定(正定),再到现代化中心城市石家庄,这是滹沱河流域一脉相承的中心城市。这里也是石家庄城市文化的发祥地。东垣(真定) 作为石家庄中心城市的源头,开石家庄城市文化之先河,是石家庄秦汉文化的集中区域,是石家庄历史文化的集大成者。东垣(真定) 作为石家庄“市”的源头,无论从哪一方面讲,对提升石家庄的城市文化形象具有极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

  为此,对东垣(真定) 古城历史的发掘、研究和宣传展示,一直是省会学界和历史文化研究领域不断提起的话题。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包括城市规划专家,和热心的市民,一再呼吁,要加大对东垣(真定) 古城作为石家庄市中心城市源头和城市文化源流

  的研究,准确定位,广泛宣传,重视保护,科学开发,让东垣(真定) 重现辉煌。

  历史书写了东垣传奇!

  传奇东垣承继了历史!


标签:  

【编者按】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燕赵大地群城璀璨。东垣,其中耀眼之一座。作者将东垣定位为“滹沱河流域中心城市的序幕”、“石家庄中心城市的源头”。于是,石家庄这个被人们误认为“火车拉来的城市”便拉开了自己绵延千年的绚烂画卷。让我们跟随作者的笔触,在《东垣传奇》中了解其详吧。推荐阅读。编辑:大慰
分享到:

作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