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谈《百面战旗红》“四平突击队”之精神特质:

四平突击队,闻战则喜,不胜不休

古代兵法云:凡临大战而心不惊,凡逢危战而色不惧,凡处死战而争先恐后,前赴后继者,天下无敌。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3师8团2营5连就是这么一支英雄的连队。

国共两党的部队曾经于1946年3月至1948年3月间,在东北平原的四平城进行了四场血战,参战部队为东北民主联军与国民党精锐部队。历时两年,双方在弹丸之地累计投入兵力达94万之多,作战时长63天,首战为四平解放战,二战为四平保卫战,三战为四平攻坚战,四战为四平收复战。四场鏖战打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攻防几度易手,胜负几度换位,唯一不变的就是人民子弟兵的钢铁意志坚如磐石,不获全胜,决不罢休。

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3师8团2营5连全程参加了这四场激战。

图片3.png

5连原隶属八路军东北挺进纵队。整编后,隶属东北民主联军第7纵队。进入东北后,7纵上下士气高昂,都渴望与老蒋的王牌美械部队大战一场,让他们尝尝山东“老八路”的厉害。

只可惜1946年3月15日首战四平战役打响,5连只担任预备队,英雄无用武之地,全连上下颇感失落。连长沈成福给大家鼓劲:“都给俺回去睡觉,休息好了有的是仗打,四平四平,一仗能平吗?”没成想沈成福连长竟一语成真。四平失守,蒋介石恼羞成怒,扬言彻底消灭东北共产党,指令国民党军东北行辕主任熊式辉和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力夺四平。而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员林彪也下定决心死守四平。

1655799617130171.png

火石相撞,大战不可避免,7纵接到了参战命令。5连闻战则喜,在连长沈成福带领下,士气高涨,严阵以待。

4月15日夜,为策应四平保卫战,7纵在司令员万毅指挥下于四平外西南金山堡和大洼两地伏击敌人,与国民党陈明仁的第71军87师打了一整夜。

翌日清晨,战斗刚刚结束,林彪就找到万毅,一句废话没有,直接交代任务:“现在正面敌人继续沿铁路向四平推进,你带上你的部队,以最决速度赶到四平去。”

军令如山,5连闻风而动,全连指战员像赶庙会一样,心里甭提多爽,行军一天多,于4月17日下午到了四平街。

1655799665127090.png

当时7纵的任务是在四平火车站以东地带组织防御。纵队司令万毅赶到一线部队,问5连官兵:

“你们当面是孙立人的新1军,全部美械装备,能不能顶住?”连长沈成福噗嗤一声笑了,挺胸答道:“首长放心,我们是老山东纵队特务团的,天不怕,地不怕,不但顶得住,老蒋给俺送装备来了,俺还要照单全收。”

万毅满意地走了。连长沈成福对着全连喊道:“看到没?看到没有?我说不愁没仗打吧,怎么样?没错吧?司令员都亲自来咱连了,厉害吧?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咱连,这叫信任,这叫光荣!有没有决心打残王牌乌龟新1军?”“有!!!”5连阵地上发出了进军东北以来最亢奋的吼声。

22日上午,新1军调来飞机、大炮向我阵地狂轰滥炸,并以两营兵力集中向我58团防守的核心地段塔子山实施猛攻。

5连连长沈成福大喊一声:“来得正好!”冒着横飞的弹片带领全连英勇抗击,当即毙伤敌人百余,余敌狼狈逃回。

下午,敌人又一次涌向塔子山阵地。这时,5连已伤亡过半,几乎失去了工事依托,弹药也剩下不多了。连党支部向全连发出了“誓与阵地共存亡!”的战斗口号,要求共产党员“哪里最危险,哪里就有共产党员!”战士们也纷纷向党支部表决心:“人在阵地在,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决不让敌人爬上来!”

此时,长空撕裂,大地震颤。敌人突入5连阵地,沈成福连长立即率剩余人员冲杀过去,与敌人展开白刃战,利用日式枪械较长的格斗优势,把端着短款美式枪械的敌人刺得鬼哭狼嚎,死伤一片。经反复激烈拼杀,敌人最后还是狼狈溃退了,塔子山仍攥在5连手里。

当晚,毛泽东接到四平战报后致电林彪:“望死守四平,挫敌锐气,夺取战局好转。”

23日至26日,敌人又向我防御地域发动了十几次进攻,结果都是伤亡惨重,无功而返,于是新1军士气大挫,就地构筑工事,以待后援。

27日,一直在延安窑洞里紧盯着东北作战地图的毛泽东,以 中共中央名义给林彪发出了一封标注着3“A”的加急电报,指出:“一、四平守军甚为英勇,望传令奖励;二、请考虑增加一部分守军,化四平街为马德里。”而国民党军也打急了眼,连忙调兵遣将,伺机反扑。5月14日,敌军在四平周围的兵力增加到了10个整师,特别是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中的廖耀湘新6军也加入了进来,四平保卫战最为惨烈的一幕拉开。敌人采用人海战术,分左、中、右三路,整营、整团地发起集团式冲锋。

5连一个排的防御阵地,遭到了10倍于我的敌军连续攻击,小小的山头落弹数百发,工事被打平,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班,仍在抗击敌人。

16日,战斗更加白热化。敌新1军50师除以密集炮火和20多架飞机向我58团塔子山阵地轰击外,还出动大量坦克掩护步兵向我疯狂冲击。

当敌人第5次冲到我军阵前时,5连连长沈成福怒吼一声:“跟敌人拼了!”第一个冲出战壕,带领5连战士以刺刀、枪托、铁锹和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经过一天血战,塔子山被鲜血染成红色,树木被烧成了焦炭,小河被填为平地。58团毙敌600余名,自己也因伤亡过大撤了下来。

鉴于四平保卫战已达成预期效果,把国民党军北犯四平的进度迟滞了48天,赢得了建立和巩固北满根据地的时间,为保存实力,林彪当即下令弃城。

至此,历时31天的四平保卫战以敌始终没能突破我军阵地、我参战部队成建制安全撤出的方式结束。

19日一大早,新1军军长孙立人亲乘坦克冲进四平,发现四平街已空无1人。孙立人虚得空城,仰天惨笑。

1655799879301437.png

到了1947年6月,东北战局发生了根本反转,东北民主联军挟夏季攻势之威,向已要塞化的四平发起攻坚战。

蒋介石要求71军军长陈明仁必须死守,三战四平,不成功便成仁。陈明仁也真豁出了性命,仿效古人“抬棺出征”,给自己准备了一具棺材。这时7纵20旅58团2营5连,已经改编为1纵3师8团2营5连。

5连指导员郝建岳慷慨激昂地说:“1年前,国民党新1军、71军从我们手里夺走了四平,这回,我们不但要从敌军手里把四平夺回来,还要生擒陈明仁这个的‘黄埔骄子’,大家说对不?”“对!”战士齐声呼喊,声爆棚顶。许多战士在炸药包上,枪托上贴上了战斗口号:“三战四平,再立战功”。

此时,四平已成国民党军71军老巢。陈明仁经过一年苦心经营,构建了半永久性坚固防御体系。摆出了一副要破釜沉舟、死守四平的架式,严令各防区部队:“独立死守,不求援,不待援,打光为止”“凡由前向后退者,一律由督战队射杀” 。

大战在即,1纵党委决定:谁先突破敌主要阵地、谁先占领敌军指挥所,就授予“四平突击队”光荣称号。5连闻讯,群情激奋。该连一贯有见任务就抢、见荣誉就上的光荣传统。立即专门召开支委会,制定方案,誓把“四平突击队”战旗扛回连队。

14日20时,四平攻坚战如期发起,火力准备如排山倒海,随后1纵向四平西南新立屯、海丰屯之敌发起钳形攻击,并于次日清晨,先后突破了敌人防御。

攻坚战斗一开始就异常惨烈,三昼夜巷战,1纵每攻取一座敌坚固工事都要付出相当大的伤亡代价。香港《华侨日报》沈阳特讯报道:“四平街之争夺战愈演愈烈。16日上午共军以4个团兵力冲入市区,当与国军发生惨烈白刃战,战况之惨得未曾有,为东北历次战斗所仅见。”

20日,我军攻破敌核心守备区,陈明仁陷入灭顶之灾。他一面向蒋介石、杜聿明紧急呼救,一面困守孤城负隅顽抗。

此时,我军在审讯战俘时查明四平守军并不是战前判断的2万人,而是3.5万人之多。

情况的突变和陈明仁的顽固,均出乎林彪预料。

图片7.png

                                                                     蒋介石与71军军长陈明仁

21日,经过8昼夜激战,东北民主联军通过逐屋争夺、拼死血战,在敌我双方都付出很大伤亡的情况下,攻占了四平西半城。

夜里21点整, 5连作为尖兵连,在从四平火车站南侧铁路桥洞向道东区敌最后堡垒发起攻击。

连长沈成福带领突击排不到3分钟即冲破铁丝网,突破敌防御阵地。接着,趁炮火延伸之际,掩护爆破组开始炸毁敌地堡群。

正当5连想方设法进一步扩大突破口时,突然,一发炮弹袭来,英雄的沈成福连长倒在血泊中。

指导员郝建岳见状立即接替指挥,继续组织进攻,经1小时激战,全歼守敌一个排,巩固了阵地,并带领全连与敌展开巷战,逐街逐屋争夺,楼上楼下混战。

23日早晨7时,5连爆破组一举炸毁了守敌据以顽抗的工事,打通了进攻天主教堂西南城隍庙的道路。接着,又将城隍庙正殿后墙炸开,冲进庙内摧毁了敌3座地堡,并与敌展开肉搏战,击退了敌军的连续反扑,全歼守敌。

此时,百余人的5连只剩30多人,干部也只就指导员郝建岳和司务长2人。

24日,连队在得到补充后,郝建岳及时组织巩固城隍庙阵地,抓紧做好抗敌与反击准备。19时,5连向敌重要支撑点史家油房发起反击。经周密准备,连队爆破组采用从房内挖地道、埋炸药的方法,炸掉了西门工事,打开了通往史家油房院内中心地堡的通道。在连续爆破硝烟的掩护下,5连顺通道口直冲敌中心地堡。

守敌凭借院内二层小楼顶设置的机枪阵地,俯角射击钳制5连进攻。5连战士们则依靠地形掩护,向二楼敌火力点密集投掷手榴弹,最终将史家油房之敌全歼。

25日拂晓,5连开始进攻道东区敌人的防御中心天主教堂,守敌是敌一个加强营,正疯狂从十字街一个大地堡里向我射击。5连爆破手王信几个鱼跃冲到地堡跟前,安置好炸药包,拉响导火索就地一滚,只听“轰隆”一声,敌天主教堂最后一个大堡垒灰飞烟灭。

6月30日,正当守敌已力不能支之际,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调集的10个师兵力汹涌而至,欲与东北民主联军决一死战。

从大局出发,毛泽东审时度势,再令林彪弃攻四平。

1655799235335002.png 

壮志未酬,部队撤离时,5连指导员郝建岳心有不甘,下定决心,四平,再见!

三战四平后,我军展开评功评奖,涌现了一批“四平突击队”。鉴于5连5昼夜激战中所向披靡,扫除了一个个障碍,摧毁了天主教堂最后敌堡,英勇地完成了作战任务,被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授予“四平突击队”荣誉称号。

1948年2月27日,国民党军在东北已经风雨飘摇,东北人民解放军(原东北民主联军)在冬季攻势中决定以1纵、7纵及3纵一部、独立2师、总部直属炮兵团四战四平,仍由1纵司令员李天佑、政委万毅统一指挥。

此时,四平国民党守军仅有三战四平中伤亡惨重、仍未恢复元气的88师,以及第71军和新1军留守人员,计19000余人。在国民党守军无暇驰援的情况下,守将彭锷仍决定孤军固守四平。

3月4日,解放军攻城部队集中力量在四平外围扫清守军支撑点,至3月10日,外围战斗全部结束。

3月12日7时40分,总攻开始。1纵从西北、正北,3纵从东北、东南,7纵从西南多个方向对四平城发起猛攻。

扛着“四平突击队”大旗的5连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列,如猛虎出山,杀进杀出,势如破竹。激战至深夜,和兄弟连队一起将残敌压缩到了两个据点里。

仓惶间,国民党军守将彭锷丧失斗志,带着1000余人向北突围而去,扔下了困守在阵地上的国民党88师官兵。13日7时,解放军将国民党军88师残部一举消灭,完胜敌军。

此役,我军一雪前仇,歼敌1.9万余人,其中生俘1.56万余人,毙伤3780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

当日,四平重回人民怀抱,凄风惨雨,雪白血红,银装素裹,炮声渐稀,唯有一杆杆“四平突击队”大旗迎风飘扬,显得格外醒目。

5连的英雄们闻战则喜,男儿立功在战场!他们面对死神仰天大笑,他们笑到了最后,笑得悲壮,笑得精彩,笑得鬼神皆泣,笑开了一个朗朗乾坤!

1655799945949582.png

正文提要


鏖战四平 勇猛突击

——《百面战旗红》之“四平突击队”

一、横跨海峡“闯关东”

二、四平成为“火药桶”

三、铁血坚守“塔子山”

四、东野上演“空城计”

五、恶战再遇“老对手”

六、5连荣膺“突击队”

七、四战收复“四平街”

                                                    (参加创作人员:叶征、欧阳青)

1655799167124146.png

【附录】

荣誉战旗名称:四平突击队

授旗时间:1947年7月27日

授旗时战斗序列: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3师8团2营5连

授旗领导机关: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司令部、政治部

授旗前后主要战斗序列沿革:1938年6月,组建鲁北独立营;1938年12月,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特务团3营9连;1940年9月,为山东纵队2旅4团9连;1943年3月为山东军区鲁中军区4团3营9连;1945年11月,为东北人民自治军东满军区东北挺进纵队第2支队4团2营5连;1946年1月,为东北民主联军第1纵队3师第8团2营5连;1948年11月,为第四野战军第38军114师341团2营5连;1950年1月,为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第13兵团第38军114师341团2营5连;1950年10月,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114师341团2营5连;1955年5月,为沈阳军区第38军114师341团2营5连;1966年2月,为北京军区第38军114师341团2营5连;1984年4月,为陆军机械化第38集团军114师341团2营5连;1996年10月,转隶武警部队,为机动第114师341团2营5连;2018年6月,为武警第一机动总队某支队某中队。

荣誉战旗精神:勇猛善战 爆破震敌胆

 

 1630484028220753.jpg

【本文版权归《百面战旗红》组委会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对于严重侵权者,网站保留提起诉讼之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