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没有塔,塔山没有山,我们四纵就是塔,我们四纵就是山!有我们四纵在,他敌人就别想越过塔山”!

这段令人热血上涌,豪情万丈的阵前动员,是我东野四纵将士最爷们儿、最有力量的豪言,它穿透着历史,凝结成“塔山精神”,与“长征精神”、“上甘岭精神”一样,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最宝贵的精神力量!

不起眼的辽西小村塔山堡,竟然聚有那样大的精神能量。有位1931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名叫张继璜,他一生身经百战,但独对塔山,刻骨铭心!作为塔山阻击战时浴血守卫铁路桥阵地的28团团政委的张继璜,暮年时节,拄着拐杖,曾来到过这梦绕魂牵的塔山,他感慨万分。由于地貌变化,他遗憾找不见昔日阵地的确切位置,白发苍苍的老首长啊,竟然冲着当年阵地的大致方位,突然双膝跪下,老泪纵横!

他是来凭吊当年血雨腥风的惨烈战场的!他在哭!他在唤!他在哭他那个团上阵一昼夜就伤亡的600多名兄弟!他在唤他的那些在塔山铁路桥阵地上生死度外、守如泰山、拼死不退、倒在血泊中的英勇的战士!那可是一大群年仅20出头、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啊!

一切都是那样的寂静,只有山风,伴着张继璜老人痛彻心扉的呜咽和回忆……

一、上阵前慷慨与悲壮的动员

可以说,中国人民的三年解放战争的关键在于辽沈战役;辽沈战役的关键在于打锦州;而打锦州的首要环节就是能否守住塔山。所以塔山这个地方,国共双方都知道其重要之重要。这意味着,塔山必然会有拼死攻防、血流成河的战斗。

为此,东野首长派出了曾在新开岭生擒号称“千里驹师”的国民党军第52军第25师、开创了东北民主联军一次作战歼敌一个整师的第四纵队坚守塔山防线。

四纵奉命急行军赶到塔山布防:12师34团固守打渔山、铁路桥和塔山堡阵地;12师35和36团固守白台山阵地。而10师三个团作为四纵的预备队。10师28团与师部同被部署在塔山铁路桥阵地以北的红旗营子以东高地,待命。

10月10日拂晓,以塔山堡阵地为核心、以铁路桥和白台山等阵地为两翼的四纵塔山防线全线接敌,气壮山河的塔山阻击战就此打响。

塔山阻击战时的我军铁路桥1号阵地,就设在北宁铁路线塔山段2号桥洞的位置,在桥洞南侧构筑的是跨铁路两边的环形阵地。这一带就是当年塔山阻击战最惨烈的铁路桥阵地。2号桥洞。桥洞东侧有一条与铁路平行的土路,向东北方向延伸,直通阵地的后方的一个村庄——塔山乡“上坎子村”。

这是真实的历史现场。当年战斗最激烈时这座桥洞,曾被当作临时避难地。不能动的重伤员和牺牲的烈士遗体,撤下前沿火线后都先集中在这桥洞里,以避敌人炮火和敌机轰炸。待到天黑,担架队上来,才能将伤员和烈士撤向后方撤离。

10月11日,根据敌情通报得知,国民党军的王牌师号称“赵子龙师”的敌独立第95师,将调到塔山铁路桥防线正面。四纵首长立即作出应对:缩短12师34团的防御正面,先调动10师28团准备接防铁路桥一线的防御阵地,抗击强敌、开始轮战。

微信图片_20220614200713.png

28团可是四纵的一个响当当主力团。塔山阻击战前,这个英雄战团就另有“海城团”的光荣称号。山东老八路出身的团长鞠文仪,更是一名打起仗来不要命的虎将。1947年春,鞠文仪团长曾率部在马家店对阵国民党新6军精锐22师65团的一个营。战斗陷入焦灼状态时,他一着急,就挥着驳壳枪,带领着团部警卫员、通信员、炊事员等“八大员”,出其不意率先冲击敌炮兵阵地。一发炮弹落地,警卫员李跃玺跃身保护团长当场牺牲,鞠文仪的右臂血管被弹皮划破血流不止。他找了个酒盅压住血管缠上布条,忍疼指挥战士们硬是拿下炮兵阵地,最终全歼了新六军的这个营。他成了全团指战员心目中最勇猛的楷模。

10月11日下午接到命令后,28团团长鞠文仪和副团长康念祥立即组织连以上干部到前沿阵地了解战况、勘察地形。随后全团隐蔽移动到离塔山铁路桥阵地和高家滩阵地最近的上坎子村一带。他们枪弹上膛、刺刀擦亮,面朝南向枪炮不断的铁路桥阵地,早已做好了随时上阵的准备。沿土路运下来的烈士和伤员的血,殷红在地,战场的悲壮气息,弥漫着整个上坎子村。

12日天色暗下来时,上坎子村被一腔腔青春热血,燃烧着!一户农民家里,28团正在召开上阵前党委扩大会。这间昏暗的东北农舍的里外屋炕上、地上,连着锅台灶间四处,都坐满或站满着全团营以上干部。围着炕桌的是团党委成员,一盏摇晃火苗的油灯,不时冒着屡屡呛人的黑烟。前沿阵地的枪炮声、轰炸声,不时震落一层棚顶土渣,更增加着大战前的紧张。

团政委张继璜和团长鞠文仪,分别在会上以庄严的口气,宣读了四纵《告全纵队共产党员的信》和《告全纵队指战员书》。忽然,铁路桥阵地方向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炮击声传来,震得整个房子在颤抖,灯芯火苗随之狂摆……

盘坐在坑沿的鞠文仪团长紧握的拳头,捶了一下炕桌,嚯地站起身来,灯苗也随之嚯的一哆嗦,鞠团长的身影立刻被拉长,像根柱子,一下子从地上戳到天棚!他斩钉截铁地说:“同志们,该咱上场了!这次战斗,俺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坚决守住阵地!有咱在,他敌人别想跨过塔山一步!这是场大仗、恶仗,每一个人都可能‘光荣’。如果俺战死了,副团长康念祥接替俺指挥!”

鞠团长话音刚落,政委张继璜腾地也站起身来。他视死如归地环视着每位战友,眼睛跳动着火苗:“同样,如果我牺牲了,由政治处主任冷世泽接替我的工作”!副团长康念祥接着激动起来:“如果我死了,甘迈参谋长,接替我的指挥位置!”

这是怎样的一种血脉贲张的生死交代!

大战前,上坎子村这间农舍里,再现的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决绝豪情,传递的是勇士们“挺直腰杆就是高山;横起大枪就是关隘”决心!身处于时空隔壁的我们,窥看和目睹到这一切,同样是热血沸腾,热泪上涌!

战场位置和任务分工布置完后,鞠团长和张政委,起身与每位与会战友紧紧握手,然后团长大手一挥,一通山东腔的命令涨满整个农舍空间:“今儿个夜里12点,各营按分工,全都准时进入铁路桥、高家滩阵地,接替34团的战友们,听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坚定的齐声回答,好像惊雷炸响。“好,回去准备吧”!鞠团长话音一落,呼啦啦,一种被农舍小屋压抑的巨大能量,破门而出!

10月12日深夜24时,张继璜政委在塔山铁路桥桥洞下,代表28团全体指战员,庄重地接过了34团三营营长王和荣交给的绣着“坚守阵地、稳如泰山”的红旗,并进行了宣誓,随后全团立即进入高家滩和铁路桥一线阵地。

28团团首长们.png

二、“誓与阵地共存亡”,团长带头冲向高家滩阵地

高家滩阵地,在铁路桥阵地东侧,而且濒临海岸。阵前是一片一片的高粱秸杆组成的青纱帐。远处就是饮马河及被称为大东山的65高地。

13日拂晓,阵前一片漆黑。突然,28团2连3排布置在阵地前沿的潜伏哨,听到了前面高粱地传来悉悉响动声。三位机警的战士相互示意,果断迂回包抄,一个豹跃飞扑、一番格斗打压,一枪未放就抓到了两个敌侦察兵。

两个俘虏迅速被送到上坎子村的团指挥所。经审问得知,号称“赵子龙师”的敌美械装备独95师,已经列阵在饮马河畔。

这个所谓的“赵子龙师”可不一般,是上阵塔山国民党军中最为狂妄的一个师。几天来国民党军各部在顽强的塔山防线面前无一建树,还都碰得头破血流,气的老蒋直骂“娘希屁”!于是据说“从未丢过一挺机枪”、“从无攻不下阵地”的王牌中王牌——就是这个气势汹汹的敌独95师被拉上阵来,要给其他国军做个样子,要一举冲破土八路的“围子”、会师锦州。

据俘虏口供,独95师奉命于今晨发动进攻,还用50万金圆券收买和组织了300余人的敢死队打头阵,说初战就“要给土八路来个下马威”。看来,曾在新开岭参与歼灭“千里驹师”的28团,马上要与国民党的又一王牌师较量了。28团张继璜政委抓起电话,将新敌情向10师师部报告。

师长蔡正国听过敌情报告后,对着话筒神色严峻:“老张,我军明天开始总攻锦州,今天塔山的战斗一定非常残酷,就看你们28团的了!”张继璜坚定地回答:“请师首长放心,“别说他‘赵子龙师’,就是把关云、张飞都搬来,在咱这儿也绝没他们啥便宜!”

果然,天尚未亮,穷凶极恶的独95师就趟过饮马河,摸了上来。放眼望去,高家滩和铁路桥一线阵前的高粱地黑压压的。敌人踩踏着高粱秸秆哗哗响成一片,把接敌前的紧张气氛,压缩到了极致恐怖!

待到成群的敌人从高粱秸杆中露出了身影,突然一声“打”!28团铁路桥和高家滩阵地正面防线各支撑点的各式武器同时开火。黑暗中双方火舌狂舞,爆豆般枪声夹杂着手榴弹、迫击炮弹的爆炸,把这黎明时的天幕染成了猩红。

再牛、再狂的敌人他也是肉长的。趁黑偷袭、冲出高粱地的敌人刹那间就被成片撂倒。“赵子龙师”初战不利,只能狼狈地退回了饮马河以南。天放亮一看,我军阵前高粱地的秸秆,竟然被28团将士密集火网组成的“推子”,剃了个精光!

接着,敌我双方数百门大炮对轰开了:敌打我前沿,我轰他纵深,大地震颤、飞砂走石。炮火延伸后,很快敌人步兵就又上来了。

这回天已大亮,加上青纱帐的消失,阵前视野开阔看得很清。卷土重来的敌“赵子龙师”果然不同凡响。这次上阵,他们竟然摆开了古老的心理战阵势:豁出去的敢死队个个头缠布条、袒胸露臂、赤膊上阵,大沿帽的军官团则端着自动武器列队在前,后面跟着黄乎乎一大片人马竟然踩着鼓点、波浪般地向我铁路桥和高家滩阵地涌来!

“咚,咚”,那个“咚、咚、咚”!敌人踏步前行,踩着同一频率,仿佛整个阵前大地,都在共振颤动。这怪异的阵势,颇有些像下压“花果山”的“天兵天将”,牛气冲天!

敌人是以营为单位分成3个冲击波次,一波接一波地集团冲锋,目的就是不给我军任何喘息的机会。28团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但抱定“与阵地共存亡”的将士们,不畏狂敌、沉着迎战。在将敌人放进50米时,突然爆豆般的射击又掀起了狂飙。接着就是血染大地、横尸遍野;接着又是冲锋——击溃——炮轰和再冲锋——再击溃——再炮轰。敌人如此循环往复组织了8次不要命的集团冲击,真是血肉横飞、死神惊颤。鏖战中的塔山,熬成了一道血光之中的血肉防线!

微信图片_20220614201951.png

几番冲击下,“誓与阵地共存亡”的28团,伤亡惨重;但,“誓与阵地共存亡”的28团防线,巍然屹立。在这“以少抗多”、“以团对师”的拼杀中,拼的是勇气、拼的是斗志,更拼的是毅力、是信仰!

在28团前方指挥所里,山东大汉鞠文仪团长手持着电话,指挥若定。前沿阵地各种消息不断传来。剧烈炮击、地动山摇,指挥所里人们的沟通,全是大声喊叫,整个战线进入了焦灼状态。

很快,各营、各连的联络电话线陆续断绝,电话兵拼死接线往往没几分钟就又被炸断。团里派往各阵地的通讯员,也常常有去无回!仗打到这份儿上,联络不上的各阵地,立即按战前拟定的各种方案,各自为战!

战至下午4点,有观察哨和带伤回来的通讯员紧急报告,1营3连顽强坚守的高家滩阵地伤亡殆尽,带领1营1连和团警卫连两个排支援3连的康念祥副团长负伤,高家滩危急万分!

指挥所里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大家知道,最为关键和最为残酷的时候到了,28团最为光荣的时刻到来了。团长鞠文仪和政委张继璜目光一对视,坚定地同时点了一下头、攥了一下拳。鞠团长立即高喊:“通讯员!通知二营4连、5连和警卫连,跟我和政委上。司号员,吹冲锋号!”

这个28团4连,即是军史上著名的“任常伦连”;而5连,即是军史上著名的“长岭连”。两个英雄的连队和团警卫连剩下的两个排,跟随团长政委冒着敌人的封锁的炮火拼死出击。战后团政委张继璜曾回忆那次绝地反击时说,只听着敌人的炮弹“咣、咣”地炸响,身边的人跑着跑着就炸飞起来,离前沿不到500米的距离倒下了近百人。

而此时高家滩阵地,战壕、地堡等防御工事,几乎全被夷平,康副团长肩窝和大腿两处受伤,鲜血和着泥土染透军衣,但他还是顽强地组织着阵地残存的战士和轻伤员,集中火力,顽强抵抗。就在苦熬中,突然有战士大声喊道“副团长,听,咱的冲锋号!”

康念祥回头一看,一股热泪腾然上涌:老伙计鞠文仪来了!张继璜政委来了!二营的战友们冲上来了!他瘸着腿,一只手端着冲锋枪,另只手猛一撑地嚯地站起,噙着眼泪,用嘶哑的嗓音高喊:“同志们反攻,反攻!冲上去,消灭这些混账王八蛋!”说完,一阵巨痛让他一趔趄,倒在了警卫员的怀里!

鞠文仪大步冲到康念祥身旁,喊道:“老康,你下去养伤,这里交给俺们了。卫生员,快!”说罢,他将手中的短枪插入腰间,扯过康念祥的冲锋枪,大喊一声:“同志们,跟俺冲啊”!

指战员们一看团长政委带头短促出击跃出了掩体,顿时各个热血沸腾,连轻伤员都纷纷端枪,勇猛地冲、冲,冲啊!

微信图片_20220617182735.png

应当说,敌独95师在国民党军中是极为少见的悍勇和另类,要不然也不会称为“赵子龙师”。该师的敢死队、军官团为了抖耀这个名号的威风,也是豁出命的。于是,塔山战场高家滩阵地上,竟然出现了敌我双方团长都上去拼打的奇观!

强强相撞,必然是更猛烈的火迸四溅。尽管敌人异常凶残,但我们的指战员则更加顽强、更胜一筹!那边,是由金圆券收买而兴奋起的挺险狂徒;这边,是在诉苦大泪中激昂起的勇士们。他们当中的每个共产党员都是一面旗帜,都是极限拼杀中的战力倍增源,那就是信仰的力量!

看!二营教导员蒋瑞五、副营长沣垒和、副教导员王云进身先士卒,也冲杀在最前面。他们带领着战士们与近千名敌人混战在一起。那真是枪对枪,刺刀对刺刀!连续拼杀了十几个回合,最后是拳头对拳头,牙齿对牙齿,直打得尘土飞扬,天昏地暗。

看!英雄的“长岭连”在侧翼杀向敌人,该连的高副连长不幸双腿被敌人炮弹炸断仍不下火线。他卧在地上、拖着流血的腿呼唤战友左右包抄,还在指挥着部队反击,直到流血过多,光荣牺牲……

瞧,悍敌终于怯败回逃了。狂妄的 “赵子龙师”做梦也想不到会栽在铁路桥和高家滩。因为他们生不逢时,遇到了更顽强的人民解放军四纵第28团!

敌人一个美械师、上阵仅一天,就被28团一个团的将士,生生打残。饮马河两岸到处躺着土黄色军服的“赵子龙”们的尸体。几丈宽的饮马河水都被鲜血染红,夕阳也被硝烟熏成黑紫色。这一战,骄横的敌独95师3个团的残兵败将,只够缩编成3个营。还狂不?!

10月13日这天的塔山战斗,是敌人出动兵力最多、火力最猛、最为疯狂的一天,是决定塔山存亡惊天动地的一天。在这天惨烈的战斗中,团首长们的带头冲杀,让你能看到28团阵地上到处有共产党党员干部“跟我上”的榜样作用,这正是我军能比敌人更顽强的秘密所在。

三、用拳头和牙齿也要拼到底的小茔盘战斗集体

再回到1948年10月13日零点以后,细雨霏霏。接手铁路桥阵地的28团指战员,不能全睡觉,忙着加固阵地、布置火力点,向阵地前派出观察暗哨,监视敌人动静。

二连的小茔盘阵地由于处在整个铁路桥战线对敌最前突的位置,因此连里分工由程远茂指导员率领一排(加强排)50余位战士在那里固守。

微信图片_20220615214552.png

 忽然,一位首长在参谋人员的陪同下,来到28团一营二连的小茔盘阵地。有小战士跑到正在加修工事的指导员程远茂身旁:“报告指导员,纵队首长来视察了”。幽暗中程远茂定睛一看,是四纵吴克华司令员。他立即压低嗓音喊道:“全体都有,立正!敬礼”!随即,所有正挥动铁锹十字镐的战士们,停止了叮当,挺直身板,向战将吴克华敬礼。吴司令员突然出现在前沿阵地,战士们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吴克华拉着程远茂指导员的手,仔细打量着这个山东大汉,还没说话,程指导员就急切地开了口:“司令员同志,有事打发参谋干事来看看就得,你跑到小茔盘来干啥,这儿离敌人占的饮马河可只有一百多公尺,太危险,太危险啦,请赶快离开!”

吴克华拍拍程远茂的肩膀,坦然地说:“指导员同志,你知道我是个指挥员,可我也是个战斗员啊!”他一挥手,面向附近的战士们,提高嗓音大声说:“你们坚守的阵地,是整个塔山阻击战三个支点之一,也是解放大东北几千万人民关键一仗的重要阵地之一。我相信你们全体指战员一定能守住它,对吧!”

“对!”身边所有的战士兴奋地齐声吼着!受到鼓舞的战士们兴奋地鼓起掌来。

在司令员逐个检查防守工事、火力配置放心离去后,战士们纷纷向指导员表示:纵队首长都不怕死,咱还怕啥!放心吧指导员,咱没一个是孬种!“刮民党”熊兵想打咱阵地过,妄想!

13日拂晓时分,天蒙蒙亮,潜伏哨报告,敌人出动了!程远茂连忙布置叫醒打盹的全体战士们,抖起精神,准备战斗。

敌人趟过饮马河、穿过高粱地,黑压压一大片人影与小茔盘阵前一片坟地叠映在了一起。敌人这是想趁天黑偷袭。他们黑灯瞎火地还没看到我们的人,就迎头撞上小茔盘阵地的一道火网,只好丢下一地尸体退了回去。

天已渐渐亮了,程远茂提醒战士们注意隐蔽防炮。说话间,大地就突然颤抖,敌人的海上舰炮、地面野炮的炮弹,一古脑儿向阵地砸来。尚黑的天幕被弹道划痕撕裂,震天动地的爆炸声,盖过人语,战士们相互联络只能大声喊叫,并缩进战壕反背面洞坑和地堡中躲避炮火。整个塔山铁路桥阵地陷入一片硝烟火海。

战士们挖壕沟、拆除铁轨和枕木搭建起来的地堡,旋即被炸塌,沉重的钢轨也能飞将起来,然后落下插入泥土中,怒指天际。天上敌机俯冲扫射、投弹,应接不暇的爆炸声裹着气浪、硝烟,天崩地裂般地袭来。飞起的石块泥土,一层层,不间断地从天铺盖下来,很多战士被泥土掩埋,很多战士被炮火震得发懵、耳鼻出血……

只看见指导员程远茂,冒着敌人延伸的炮火,在交通壕里来回穿行,招呼大家别愣着,赶紧把压在地堡里、埋在泥土里的战友拖出来、扒出来:“同志们,地堡目标太大,都出来,守住战壕,集中火力,准备射击!”敌人炮火弱下去了。“指导员快看,敌人上来了!”一个小战士急切地喊道。

正南方,被称为65高地的大东山脚下,黑压压一大群敌人又越过了饮马河。约150多公尺正面,气势汹汹地压过来一排排人墙。

“沉住气,狠狠地打!程远茂扬起手中的驳壳枪,首先撂倒冲得最快的一名敌人,随即,战士们手中的步枪、轻重机枪、手榴弹一齐向敌人“招呼”,愤怒的“火墙”迎头撞击着冲上来的“人墙”。敌人阵脚大乱、“人墙”崩塌,血肉横飞。刚才还嗷嗷叫的敌独95师,屁滚尿流地逃回饮马河以南,阵前又留下一片片横七八仰的尸首……

一颗炮弹在不远处炸响,一块飞崩的弹片,划破了程远茂的头额,鲜血瞬间模糊住了双眼,他急忙抹了一把,简单包扎止住流血,继续战斗!

战至13日下午,整个前沿与后方指挥部明面上和埋地下的两条电话线均被敌炮火炸断,团部和营部只能向前沿派通讯员传达指示和了解战况。可是,敌延伸的炮火将小茔盘阵地与后方隔开,抵达前沿的通讯员也撤不回去了。程远茂递给通讯员申国维一支冲锋枪说道,“没关系,只要咱这儿有枪声,营里和团里就知道小茔盘还在!”

前沿极为残酷!小茔盘阵地搭建的6个地堡,已被敌炮火摧毁了5个。第一排长毕可清重伤, 一班长共产党员韩炳南主动站出来代理指挥;一班长又是重伤,二班长共产党员魏殿荣又顶上!战斗在减员,而敌人疯狂的进攻仍在继续,整个小茔盘正面压上来敌4个营的兵力!

没有打过仗的人可能想象不到真实战场上的血腥、危急和恐怖:一个50多人的加强排打成了一个班,后方联络又完全中断。援兵不见,可战线还是那么长、敌人还是一拨拨嚎叫着往上冲!

满脸血污的程远茂指导员,掖了掖头缠渗血的纱布,决然站起身来,他将全排缩为一个班,把原三个班缩为三个战斗小组,鼓励战士们顽强战斗、誓死不退!

微信图片_20220614185657.png

危急都容不得你细想——糟糕,仅剩下的机枪手又牺牲了,关键时刻机枪哑了,这意味着什么! 

“我来!我会打机枪”!

紧急中挺身而出了一名叫张连喜的战士。他是前不久在鞍山战斗中从敌营解放过来的士兵。因家境贫困、走投无路,他被国民党强行抓丁上了战场。被俘后,在解放军诉苦教育大会上,他经过泪水横流地控诉,明白了“为谁扛枪、为谁打仗”。他慷慨激昂地参加了解放军,誓要为天下穷苦人的解放,和老蒋拼上一命!

程远茂没有片刻犹豫,立即调两挺机枪交给张连喜,让两位轻伤员协助更换弹夹。只见张连喜熟练地把两挺机枪隔开位置,果断开火!每次趁更换弹夹之时,张连喜都要在战壕中猫腰快速移动七、八米另枪开火!眼看就要攻上小茔盘阵地的敌人,被这突起的机枪火舌,像割麦子一样排排撂倒,后面的敌人惊恐地狼狈后撤……

突然,其中一挺机枪因枪管打红卡壳了,紧急中旁边的战士用尿为枪管降温。张连喜趁敌这波攻击被打退,又跑到被炸塌的地堡废墟中,找到并拔出第三挺卡壳的机枪。他熟练地用脚猛踹枪栓,使机枪恢复了击发状态,然后择处架好。

就这样,满头大汗、来回奔跑的英雄张连喜,竟然一人打着三挺机枪,又支撑起整个小茔盘阵地的一道不屈的“火墙”,打得敌人搞不清阵地上究竟有几挺机枪!

硝烟把太阳遮成了恐怖的黑色,震天动地的轰击和轰炸,把听觉都屏蔽成嗡嗡蝇声,翻飞的尘土和鲜血,把每个英雄的脸庞涂成了血与土的胶合色。

10月13日这天下午,小茔盘阵地最残酷的时刻到来了。敌人的炮火把小茔盘阵地的工事几乎摧毁殆尽。一个加强排的阵地上,只剩下了程远茂、聂树成、魏殿荣、张连喜、刘献亭、王秉忠、申国维7人,而且程远茂等多人已经挂彩。

发了疯的敌独95师官兵,竟然在阵前推动同伴尸体做移动掩体,不停地向前蠕动,不论你怎样射击阻拦,凶恶的敌人就像拍不尽的“蟑螂”,前死后涌。

枪炮暴炒、血染天地、死神狰狞!时间啊,似乎被这场景惊吓懵住、分秒颤抖不前了,让感觉变得格外漫长,任凭着咬紧牙关的七勇士,在阵地前浴血较力、宁死不退……

最要命的一幕出现了:“报告指导员,子弹没了”!“我的也没了”、“我的也没了”,“我也不多,还剩两发”……

程远茂大声喊问:“机枪!”张连喜忙答道:“还剩一梭!”指导员拉开驳壳枪弹匣一看,自己也剩下最后一发子弹了!

怎么办?!程指导员知道最后时刻来了。他牙一咬,合上了弹匣,把枪往腰间一别,将这最后一发子弹当“光荣弹”留给自己,绝不苟且偷生!他随手拣起一颗手榴弹,霍地拔然而起,面对阵地上残存的六名战士,扯起嘶哑的山东腔,吼道:

“同志们!没有子弹咱也一样打!准备好手榴弹、上刺刀!敌人上来咱就拼!手榴弹打完,刺刀捅!刺刀弯了,石头砸!就是用牙齿咬,也绝不放过敌人!”这最后六名战士,被程远茂最后吼叫点燃,全都怒吼着:对,拼了!死,咱也死在一起,咱就钉在这儿,与阵地共存亡”!

微信图片_20220614185842.png

空前惨烈和悲壮的肉搏,开始了!敌人涌近战壕时,最后的手榴弹陡然炸响,最后的一梭机枪弹愤然倾出!然后在程远茂带领下,六名战士端着刺刀、舞着工兵铲、砸着石头,慷慨赴死般地冲将出去,与涌来的敌人厮打到一块!

看!程远茂指导员与涌上来的敌兵扭摔了起来。他突然大喝一声,徒手扛起一个敌人,猛转一圈,狠狠地摔向一块大石头,围攻他的其余三敌,见状立刻吓得转头就逃!

机枪手张连喜,将手中份量不轻的机枪当成铁杵,横扫击倒一名当前之敌,枪也因用力过猛飞了出去,他随手抄起近前一柄工兵铲,将下一个探上头来的敌兵头皮连帽一块削飞;

小战士申国维端着刺刀突然猛起,一个突刺扎倒了冲到眼前的敌人,自己却因惯性扑进前面的弹坑里,蜂拥而上的敌人以为他已死,竟踩着他的后背而过……

小茔盘防线行将崩溃,七勇士犹如腾空烟火,释放着最后的辉煌、最后的竭尽全力……

撂倒一名敌人后,英雄程远茂看到六名战友先后都倒了下去,他喘着粗气,像一只绝望的雄狮,拔地站起,头上的毛发都从缠着渗血的绷带中扎出、耸立!他毅然抽出手枪,将最后的子弹顶上膛,向阵地后方,悲壮地行了个军礼,以作最后的告别,然后对着自己的脑袋,举起了枪!

就在这一刹那,突然阵地的侧后方,猛然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面前的敌人立即成堆地倒下!他定睛一看,高家滩方向的高粱地里,闪出一排排明晃晃的刺刀、响起了海啸般的呐喊,这是29团的战友上来了!

山东大汉程远茂,顿时热泪冲天,他放下举起的枪,虎啸般地大笑:“哈哈……”其他疲惫至极的六名战士,也都晃荡荡地站起身来,他们已经说不出话来,围拢到指导员身边,“小茔盘七勇士”抱成一团、泪飞顿作……

微信图片_20220615215000.png

四、主动出击,独胆英雄“牛魔王”肚里唱大戏

10月13日,塔山战斗进入了血色漫天的残酷状态。但是,别看敌人凶耀,还是被塔山防线前的顽强,吓懵了。铁路桥阵地不仅有宁死不退的阻击,还有主动出击的奇迹。

你看:在28团六连一排阵地上,也只剩下一班长和机枪组长纪守法带领的两个战斗小组了。关键时刻,我们的预备队上来了!在战场厮杀的双方都拼到极限时,谁能得到支援上来的生力军,谁就能占据绝对的上风。

看到后方战友们大队涌了上来,纪守法,摸了一把掺着硝烟的汗水,忽然来了兴奋、来了智慧。他与一班长商量,趁预备队上来接替阵地,咱也往敌人阵地里插,学学孙悟空,给敌人来的牛魔王肚里唱大戏,搅他个翻江倒海咋样?班长兴奋地与纪守法击掌,决定两人各带一个战斗小组即刻出发,说干就干!

纪守法立即与自己组里的战友卢金福和王锡山两人说了这个计划,两位战友高涨的情绪立即喷发:“好!以前都是咱在这儿等着敌人来打,这回儿咱也来个趁势出击,狠揍他娘的”!另一个说:“听你的,你打到哪儿,俺就跟到哪儿!”

三个战士脱去棉衣,穿上同敌人一样颜色的军装并披挂整齐。纪守法也把最坏的情况准备了,他将一颗手榴弹插到腰间作为“光荣弹”,一旦遇到意外,宁肯与敌人同归于尽,绝不能当俘虏!

三个勇士视死如归地出发了。他们穿过铁路桥2号桥洞,潜出我环形防御阵地,猫腰趟过被战火烧焦冒烟的高粱地,向西南饮马河方向摸去。他们刚接近饮马河,迎面就碰上四五个形色慌张的敌人。纪守法机智地拣起敌人扔过来的一颗手榴弹甩了回去,接着就是一梭机枪,这四五个敌兵立刻死挺挺了。

忽然,一发炮弹打过来,纪守法他们一下震昏了过去。机枪也被炸坏了。苏醒过来后,看着机枪已不能使用,他们毫不犹豫地操起步枪,趟过饮马河,向东直穿插过去。

过河没多远,一个地堡出现在眼前,敌人的一挺机枪正疯狂地向我铁路桥头堡方向扫射着。纪守法使了个眼色,三人不断变换位置相互掩护,靠了上去,一齐掷出手榴弹,然后趁爆炸硝烟勇猛地扑进了敌地堡,灭了敌人,夺得一挺机枪,还缴了3 箱机枪弹和1 箱手榴弹。

这时阵地上敌我双方的枪炮声一直不断,所以敌人没有马上察觉到这个地堡的变化。纪守法突然发现,西北边我小茔盘阵地前,敌人蜗成一球,正开始向我小茔盘阵地发起集团冲锋,于是,他立即掉过机枪,对着敌人的屁股后边就是一阵猛扫!这顿前后夹击,打得敌人是莫名其妙、一片混乱,还以为是后面的督战队干的呢。

事也蹊跷,打着打着,这机枪就出现故障了,战场上真是瞬息万变啊。英雄纪守法果断让已经负伤了的战士王锡山,带着故障机枪撤回我阵地包扎伤口,并向上级报告情况。

王锡山刚走,已经发现这里不对劲的敌人,朝地堡冲过来了。眼见一敌军官躲在后面,用枪驱赶着士兵向地堡一步步逼来,但他们似乎尚不知道地堡里已被占领。

纪守法胸有成竹地和战友卢金福掀开手榴弹箱,嗬,刚开封,满满的!“先让龟孙子们尝尝滋味”,说着纪守法接过战友揭开盖的手榴弹,猫腰闪出地堡,轰!轰!轰!连扔出去三枚,敌人顿时大乱,还以为是我方大炮又开口说话呢,狂喊着:“来炮了,来炮了!”炸营般地乱跑。

就这样,两个战士一个只管揭盖,一个专管投掷,还追着敌人,猛掷他好几枚手榴弹,敌人稀里糊涂地滚开了。 

这时,这两个机智的战士腰间插满剩下的手榴弹,端起刺刀,心有灵犀地一对视,撇开小茔盘方向正乱作一团的敌人,直接朝敌人进攻相反方向的南面65高地(大东山)猛插了过去。

微信图片_20220614190002.png

 他们来到小山一样的65高地根底下,忽然发现这里有一个敌炮兵指挥所。敌人做梦也想不到会有我们的尖兵摸上来。纪守法一声大吼、挺起明晃晃的刺刀就窜了上去,由于军服颜色和样式一样,又是在敌人腹地里突然出现凶煞斗狠的人,敌炮兵指挥部里的几个人愣了一下,嗷地一声,拔腿就要跑。纪守法赶了上去,一刺刀捅倒一个,余下腿快的只顾逃命。

纪守法、卢金福两人把指挥所里的电话线全扯断,还缴获了支冲锋枪,撤出前,不忘朝指挥部里扔他两颗手榴弹

两个战士的果断突袭,端掉了敌人一个炮兵指挥所。敌炮兵立刻犹如瞎了眼,敌炮火因此失去了准头。干掉地炮兵指挥部后,纪守法和卢金福兴奋地相互击撑鼓劲。

两名孤胆英雄离开炸毁的敌炮兵指挥部后继续摸索前进。在敌人的一个交通沟里,他们又用3 颗手榴弹,奇迹般地缴获了两挺机枪!

但这次交火,纪守法唯一伙伴卢金福也负了伤,怎么办?纪守法想到,好不容易钻到敌人的“牛魔王肚子里”,不能就轻易放弃,他决心就是剩下他一人,也要在敌阵里捣烂他的“肠肚”!

于是,他安排负伤的卢金福扛一挺刚缴获的机枪,先撤回我方阵地,处理伤口并向首长报告情况,自己则端着另一挺机枪要继续往前打。

就剩下自己了,四周可全是敌人呀!我们的独胆英雄纪守法毫无惧色,他隐蔽自己,机警地寻找新的目标。经观察,他突然发现65高地西南另的个小山包,也就是叫小东山的地方,有一挺机枪,不断地发出像甩鞭子一样的怪叫。

原来,这挺机枪正据高向我军铁路桥2号桥洞方向的桥头堡阵地扫射。敌人的这个机枪实际正是用弹道指示炮,他向哪里扫射,敌人的一门六○炮,就随之向哪里开炮!

纪守法看清了门道,心里骂道“好小子!你还敢指挥炮”!随即,他以熟练、隐蔽的战术动作,迅速靠上了那挺机枪,“哗、哗”一梭毫不留情的子弹,几个敌射手都报销了。果然,敌人的六○炮再也不响了。

纪守法在敌阵腹地一直打到天黑了下来,敌人已经完全败溃回去了。他借着照明弹的光亮,看见饮马河两岸尽是敌人丢下的尸体横七八仰的。而回望北面我军铁路桥阵地,依然牢固、岿然不动!

枪声稀松下来,以致整个战场逐渐趋于寂静。旷野里,孤身只影的纪守法却充满着胜利的豪情。他端着机枪,警觉而又疲惫地穿过烧焦的高粱地、越过一个个弹坑,终于全身而退地回到了自己的阵地。

奇迹!奇迹!纪守法回来了!兴奋像长了翅膀,立刻传遍了前沿阵地。正是纪守法机枪组英雄们以他们的忠诚、勇敢、机智和爆满的战斗自觉、顽强的战斗作风,主动出击、潜入敌后,在敌人集团冲锋的背面,与我阵地正面反击部队前后夹击,起到了不亚于两个连的战力作用。

微信图片_20220614190105.png

战后,孤胆英雄纪守法机枪组主动出击、潜入敌后的战例,成为整个塔山阻击战最为精彩的经典战例之一,永载史册。孤胆英雄纪守法一战成名,荣获毛泽东奖章。

五、尾声 

10月14日,奉命轮战的30团战友,接替了28团坚守的铁路桥各阵地和高家滩阵地。

28团上阵血战,以一天伤亡600多人的代价顶住并打残嚣张的敌“赵子龙”师的战绩,很快传到了东野首长那里。

14日,东野林罗刘谭首长特向塔山前沿发来“特予嘉勉贺电”。电文专门提到:“此次锦西打援阻击战中,由于打援部队的英勇奋战,保障锦州歼灭战的完全胜利,……在此次守备战中,我十师特别是二十八团全体指战员之英勇抵强阻敌,尤其值得发扬……

面对悍敌,28团全团上始团首长、下到全团各战斗集体、再到全团每个战士,人人都宁死不退,个个誓与阵地共存亡。这种催人泪下自我牺牲精神、这种令一切对手胆寒的求战意志,是国民党军用再多大洋也买不来的!因为他们是信仰的战士、是信仰的战团!塔山血战给了这个铁的战团淬了火、加了钢。

塔山一战,28团赢得了塔山“守备英雄团”的光荣称号,涌现出了一批彪炳军史的战斗英雄。程远茂、张连喜、魏殿荣、纪守法、姜元增、姜世发等众多战斗英雄胸前光荣地挂上了“毛泽东奖章”,成为全纵队一天战斗下来获得毛泽东奖章最多的团队。而小茔盘阵地七勇士、独胆英雄纪守法等等,仅是28团众多英雄的代表。

塔山阻击战胜利后的10月25日,在四纵总部所在地九户屯,召开了四纵第三届士兵代表大会。会上,10师28团被授予塔山“守备英雄团”的光荣战旗。被誉为“擎旗手”的张继璜政委,代表28团指战员走上了主席台去。他向四纵队首长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接过了那面鲜红的塔山“守备英雄团”的战旗。

这是全团指战员和牺牲的英烈们用鲜血染红的英雄战旗啊。战旗的每道经纬,都凝聚着全团将士“从不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的精神啊。张继璜噙着泪水昂起头,面向台下参会的战友们,使劲地挥了挥那面鲜血染就的英雄战旗,场下响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微信图片_20220614210239.png

……

塔山硝烟已散尽,塔山精神代代传。什么是塔山精神?塔山精神就是“顾全大局、严守纪律、勇于牺牲、敢打必胜”。其实,经过那场血战的老战士们都知道,塔山精神浓缩后就两字:那就是“拼命”:面对强敌,死缠拼打,有让敌人血流成河、尸骨成山的气魄!

塔山阻击战胜利之后,28团的勇士们打着这面塔山“守备英雄团”的战旗和其他三个塔山英雄团一道,随东野大军打进关内。1948年11月,奉中央军委命令,四纵10师28团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41军121师361团,参加了康怀追击战和攻打张家口的战斗,并随四纵大部队担负起警备北平的光荣任务。

最令塔山“守备英雄团”全体将士终身难忘的是1949年的3月25日。在北平西苑机场,全团指战员和兄弟部队一道,受到了统帅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检阅。

毛泽东奖章获得者、战斗英雄姜世发担任塔山“守备英雄团”旗手,打着迎风招展的战旗站在全团前列。山呼海啸的口号喊哑了战士们的嗓子,激动幸福的泪水,浸湿着英雄们的眼帘……

这巨大的荣光,感召着塔山守备英雄团全体将士们,在后来南下参加了衡宝战役、广西剿匪等历次战斗。成为镇守南疆的一支英雄战团。而塔山英雄血脉,一直被“守备英雄团”指战员代代传承。1979年,这支英雄的部队,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作战。

1994年组建驻香港部队时,塔山“守备英雄团”的一部编入驻港部队步兵旅。1998年夏,塔山“守备英雄团”参加了长江流域抗洪战斗,胜利完成了任务。塔山“守备英雄团”下属有中央军委命名的“爱民模范连”、“穿插英雄连”、“李向群连”等一大批的英雄连队。著名的“新时期战士的楷模”李向群烈士,就是塔山“守备英雄团”光荣的一员。

微信图片_20220615215413.png

如今,70多年前的那场六昼夜的大拼杀已经过去很久了,塔山,已经成为人民军队的一个红色精神地标。在塔山硝烟中飞扬起来的英雄战旗,永远载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史册中,成为了人民军队历史上永不磨灭的番号!

【附录】

荣誉战旗名称:塔山“守备英雄团”

授旗时间:1948年10月16日

授旗时战斗序列: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10师28团

授旗领导机关: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司令部、政治部

授旗前后主要战斗序列沿革:初创1940年9月,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支队15团,后又改编为5旅15团; 1941年7月,奉命与5旅14团互换番号,改为山东纵队第5旅14团。1945年9月改编为山东军区6师16团;1945年10月挺进东北后,6师16团的1、2营与冀热辽军区第72团的一个营合编为东北人民自卫军第2纵队1支队1团,后又改为1旅1团;1946年1月整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10旅(7月改称10师)28团;1948年1月改改编为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10师28团。1948年11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41军121师361团;1985年8月整编为第41集团军121师361团。现属第75集团军121旅。

荣誉战旗精神:顾全大局、严守纪律、勇于牺牲、敢打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