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利祥,蒙古族,生于1924年,新疆和静县阿拉沟人。

       先遣连于1950年10月30日到了藏北高原腹地扎麻芒堡。王震来电报命令先遣连“停止向纵深发展,就地迅速转入过冬备战,自力更生,坚持到春季会师。”同时要求先遣连“不准增加藏胞一点负担,哪怕是一针一线。”

       这时,阿里反动头人一面提出要和先遣连谈判;另一方面又在积极准备以武力对抗,进而把先遣连逼走。为了进一步探测我军的实力,阿里噶本政府派人到先遣连下战书:双方比武。

       比武那天,藏兵和先遣连分别列队,周围群众纷纷赶来围观。噶本政府秘书才旦彭加带来的毫无军事素养的藏兵摆开架势打了一阵枪,他们平时专以欺压百姓为能事,今日比赛,子弹出膛,不知去向,引起群众一阵嘲笑。

       轮到先遣连人员上场了。全军著名特级战斗英雄、副连长彭清云上场来了个“表演赛”:步枪立姿、跪姿、卧姿射击,手枪左右开弓,双枪齐射,一气呵成,枪枪命中靶心,引得藏兵们都拍手叫好。机枪手甘玉兆又打了重机枪点射表演,每次枪声响过,靶子应声而倒,赢得了藏胞的一片热烈喝彩。李狄三紧紧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大灭敌人的威风。他命令炮手们表演六零炮射击,只听炮声隆隆,远处被指定为目标的石堆,被炸得乱石飞溅。第一次见到炮的藏民,看到这种情形,热烈欢呼,掌声不止,就连参加打靶的藏兵,也都吐舌惊叹。

微信图片_20210916175818.jpg

       比枪法不行,才旦彭加又提出比射箭。他以为射箭是藏民族的特长,解放军只会打枪,不会射箭。其实他又想错了,先遣连少数民族战士中,有不少能骑善射的好手。首先,才旦彭加把一位膀大腰圆的藏族汉子叫上场,从主席台上端起一碗青稞酒赏给那汉子,汉子一饮而尽。在喝完一碗洒后,搭弓引箭,5支响箭连续飞出,全部中靶。这时,扎西才让拿起起一张弓箭,双手托着,似乎毕恭毕敬地递给彭清云。彭清云接过后,猛然转身,大呼一声:“巴利祥子,出列!”“是!”巴利祥子大步走出队列,脱掉上衣,搭弓引箭,两腿一分,双臂一张,只听“咔嚓”一声,箭未出手,弓断两截。巴利祥把断弓在手中掂了掂便扔向空中。那些藏兵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力士,个个惊得目瞪口呆。随即一片喝彩和掌声响彻冬日的草滩。从此,巴利祥子名震藏北。

  进入冬季,大雪封山,交通运输线中断,先遣连面临生死考验。为解决吃饭问题,连队挑选了蒙古族战士巴利祥、吉春林、巴都曼、鄂鲁新等战士组成打猎组,巴利祥担任组长。

  巴利祥从小生长在巴仑台山区,骑术高、枪法好,能吃苦。打猎组跃马横枪,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狩猎于雪山草原。几个月下来为连队猎获野牛120多头、野驴123多头、野羊210多只,约6500公斤,弥补了连队粮食短缺。

  刚开始狩猎时,每天总是可以获得几只猎物,几天过后,受惊的野驴野羊都跑进雪山深处躲藏起来,稍有动静,它们便跑得无影无踪。猎手们跑过一山又一山,寻找猎物。巴利祥子每次外出都只穿一件皮大衣,怀揣几个干馕,让别的同志在近的地方,自己跑到深山中,一出去就是十天半月,晚上裹一件大衣,睡石崖,卧雪窝,啃干馕,咽冰雪,长期在外翻山越岭吃不好,睡不好,他的脸色变得黄蜡蜡的,面颊也显著地消瘦下来。李股长和连队其他领导看到这种情况,心疼地劝他休息,可是他坚决不肯,还是照常出去打猎。 一天,巴利祥子打倒了一头野牛,他以为野牛死了,等他走到离野牛只有几步远的時候,受伤的野牛突然跳起來咆哮着向他扑去,眼明手快的祥子疾速闪避一旁,端起枪朝着野牛射击,野牛应声倒下,他才脫离危险。

微信图片_20210916175830.jpg

  有一天,他和战友鄂鲁新到革吉那边打猎,几天也没见到猎物,但发现了牛蹄印,他俩就顺着蹄印进了山。在一个山洞里住了好几天。等到野牛群下山时,一下打了好几头。打到的猎物要赶快剥皮,冻了皮就不好剥了,他们俩剥了一整天才剥完。一次运不回去,放在山坡又怕被野兽吃掉,于是巴利祥子让鄂鲁新先用骆驼运一部分回家,自己留下看守。几天后,鄂鲁新返回时,发现山洞里铺的牛皮上吐了好多血,可怎么也找不到祥子了。鄂鲁新顺着脚印追了大半天,在山后找到了他,祥子又打了两头野牛,肉都运到山脚下了,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在一处背风向阳的地方裹着牛皮睡着了。鄂鲁新把他摇醒,牛皮冻在他身上扒不下来了。那次回到扎麻芒堡,祥子再也站不起来了。

  其实由于过度劳累,巴利祥子早就病了,腿肿得象水桶,几次口吐鲜血,就在这种情况下,他想的只是完成党支部交给的任务。要求打猎组的战友谁也不能向外透露他的病情。李股长和连队领导日夜守候在巴利祥身旁,卫生员给他打针吃药进行抢救,病情不见好转。牺牲的前几天,他还对连队干部说:“我不能死,阿里还没有解放,党交给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1951年1月7日,土尔扈特战士巴利祥子为了西藏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巴利祥是先遣连在扎麻芒堡第一个献出生命的英雄战士。为巴利祥子送葬时,全连至少有一半的同志起不了床。但全部都挣扎着爬起来,战友们相互搀扶着,参加祥子的葬礼。蒙古战士昂尕是躺在担架上,让人抬着为祥子送葬的。李狄三跪在地上致悼词:“巴利祥子同志走了,将年轻的生命献给了解放西藏的事业,我们活着的人,只有加倍努力工作,才能替祥子完成任务。”

  祥子走了,他带着对人民解放事业执着追求,带着对人生的美好眷恋走了。人们将永远记住这位土尔扈特部蒙古人民的优秀儿子,如同人们不会忘记他的先祖100多年前,在渥巴锡的率领下,向着太阳、向着启明星,万里回归祖国,为18世纪中国历史谱写土尔扈特部人民爱国主义史诗篇章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