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九年早春,是木棉花开的季节,战火硝烟笼罩在南方边境。我们师医院九位女兵随部队执行战斗任务,在战场上迎来了自己的节日----“国际三八妇女节”。这也是我获得“妇女”这个殊荣后第一次在异国他乡过这个节,也真没有辜负这“国际”俩字!

  记得那是战场上一个平常的工作日,我师后指和后勤各分队驻扎在寿强地区一带。在师医院驻地里,医护人员正按照职责分工在有序忙碌着。有的在忙着护理照看伤员、有的在忙着整理补充救护物资、有的在驻地旁的一条无名小溪里清洗救护器材和手术器械以及纱布敷料。

  从二月十七日凌晨战斗打响即投入战地救护工作以来,我们跟随部队插入敌后,二十多天里脚踏异国国土、日以继夜的救治处理从战场直接下来的伤员再转运回国。这期间我们亲历目睹了战争中无法回避、生与死的轮回瞬间。在师医院这支小小的随战红十字队伍里,也已有不少战友被列入战斗减员的名单内了。

  院部通讯员四处寻找女兵,跑来传达院长指示,让我们九个女兵暂时放下各自手头工作立即到院部集中。待我们九位女同胞集合就位后,只见那位开战以来指挥师侦察大队行动的姜副师长正在和后勤部部长及我们师医院的副院长交谈着。首长日理战机,在战场上我们能见到最高军事指挥员之一的副师长也是件不太寻常的事。

  见女兵们到齐,召集人示意让我们围着三级首长坐下,就听院长对我们开讲:“今天是一个和你们有关的特殊的日子:三八国际妇女节。在战场上、在非常的时期、在非常的地方迎来这个你们的节日,是有着非常意义的!若干年之后你们回想起来也仍1614000210871350.jpg会感到它的非同寻常!”由于我们一直忙碌在战场救护的岗位上,淡漠了准确的时间概念,此刻大家才知道我们是在战场上迎来了自己的节日。

  接着院长用深沉的语气对我们说:由于战争的残酷和伤亡的在所难免,我们身边已经有些同志负伤或牺牲了。有的女同志今天能够毫发无伤地坐在这里,是男战友用自己的牺牲替换来的!可以坦率地说,有些人身上背附着自己战友的生命。如果你们能够活着回国,应当永远记住他们、要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用你们的实际行动去努力工作,告慰烈士英灵。

(战场上九姐妹,左一为作者)

  姜副师长接过院长的话语,首先肯定了我们九个女兵在战场上的出色表现,对我们九个女兵能够克服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无惧无畏地跟随部队机动作战,在救护伤员中表现出勇敢顽强的军人作风和发挥救死扶伤的技能予以高度的评价,他代表全师指战员感谢我们九位参战女兵用行动鼓舞士气。并提出希望,要我们继续保持饱满的战斗热情,出色完成好接下来的战场救护任务。


  最后,首长指示从后勤军需部门特批了一些军用水果罐头(记得那是菠萝罐头)分发给大家,由于我们身处异国他乡,物资供应比较紧缺,分配给医院的军需罐头我们都自觉不动不吃,全部都留给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员。作为庆贺我们节日的慰问品,也只能是首长特批每两个女兵分得一罐。当接过这件“慰问品”时,我们都为各级首长对女兵们的关心关爱感动、但全然没有以往过节的喜庆感觉!因为在这个不平常的节日里,我们为怀念牺牲的战友感到心情格外地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