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6240914526709.jpg


1950年10月,刚满十五岁的汤友山,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在“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声中,在江苏省南通市崇敬中学,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同校共有10名同学报名参军。

(南通市崇敬中学领导与参军同学合影,汤友山:后排右二)

临行前,学校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会。汤友山至今仍记得校长对他们的寄语:努力学习杀敌本领,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多多消灭敌人。

 入伍后,汤友山被分配到南京防空指挥所通讯训练队,接受新兵入伍教育。到训练队后,部队发放了军装、被褥和一些日用品等。他说,穿上军装后,神气百倍,自豪之感,油然而生。入伍教育期间,除进行军人素质培养外,还接受爱国主义、国际主义、革命英雄主义教育,特别是“三视教育”。所谓“三视教育”,就是肃清当时社会上存在的“亲美、崇美、恐美”的错误思想,树立“仇视、鄙视、蔑视”美国帝国主义的正确思想,以坚定战胜以美国为首 “联合国军”的信心。通过学习,他的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初步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决心全身投入到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1950年12月,从南京防空指挥所通讯训练队入伍教育结束后,汤友山被分配到位于上海市的华东军区第三防空学校九中队,学习无线电报务。入伍前,他只有初中二年级的文化程度,对无线电报务一无所知,什么电路、密码、收报、发报……一点也不懂。然而,汤友山抱着打败美国侵略者的决心,除在课堂上认真听老师讲课外,还利用休息时间努力学习无线电报务知识。功夫不负有心人,学习结业考试时,汤友山各课成绩优秀,并荣获四等功。

1951年4月初,汤友山被分配到志愿军高炮第64师第524团第1营指挥所,担任无线电报务员。随部队即乘闷罐车从上海出发,途经南京、徐州、天津、山海关、沈阳,最后抵达吉林的集安。沿途车站汽笛轰鸣,南来北去运送军需物资、开赴前线作战的志愿军列车不断驶过,当地政府组织乡亲为部队送水送饭,站台前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集安在鸭绿江边,高炮第524团在这里进行休整,整修了部分火炮和车辆,还补充了4门37毫米高炮、60辆汽车和200名司机。

4月9日,部队入朝,浩浩荡荡的队伍,高唱着“雄赳赳,气昂昂……”战歌,从丹东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国土。一过鸭绿江,汤友山目睹了战争的残酷,房屋被烧,村庄被毁,到处是焦土、废墟,朝鲜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面对敌人的狂轰滥炸,汤友山义愤填膺,决心以高度责任心做好报务工作,多多击落敌人的飞机。

汤友山所在的高炮第524团,驻防朝鲜首都平壤以北约60公里的顺川,负责顺川地区的要地防空,担负保卫顺川机场、顺川大同江桥和成川沸流江桥的作战任务。高炮第524团编有3个营,每个营下辖3个连,主要装备85毫米高炮、37毫米高炮和12.7毫米高射机枪。1596247634445206.jpg

(指挥仪班在进行战前准备)

高炮第524团驻防顺川后不久,即取得了入朝后的首战大捷。4月22日8时,敌4架F-51型飞机低空入侵,自山沟窜出向顺川机场跑道攻击,敌机刚一露头,第524团的中、小口径高炮集中火力射击,将其长机击落,生俘敌飞行员丁沙克。后来, 高炮第524团以同样的战术与美国空中强盗进行了数次战斗,取得了击落敌机4架和俘敌飞行员5名的战绩。

在遭到中朝军队连续五个战役沉重打击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被迫于1951年7月10日在开城板门店举行停战谈判。但从谈判开始,美国就一面在谈判中节外生枝,恣意刁难,一面又在战场上频频发起进攻,妄图以军事压力增加谈判桌上的筹码。

为了配合地面部队8月“夏季攻势”,妄图切断志愿军的后勤补给,“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采纳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施的建议,集中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远东轰炸机群和远东舰载航空兵的1200架飞机,对朝鲜北方新安州、西浦、价川三角地带的铁路、公路、桥梁,展开昼夜不停的毁灭性轰炸,美军将此称为“空中绞杀战”。

“空中绞杀战”并非威兰施的发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44年3月,盟军空军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以北250公里的地区,划定了一个横贯整个亚平宁半岛的空中阻击地带,集中强大空中力量对这一地带的铁路、桥梁以及运输列车进行反复猛烈轰炸。仅3月19日至5月11日的54天中,盟军就出动飞机50000架次,投弹19000吨,使敌交通运输完全陷入瘫痪,从而严重削弱了德国和意大利法西斯军队的战斗力。当时把这种战法称为“空军协同作战”,后来又冠名为“空中绞杀战”。

1596247725165328.jpg

(美军F-84型战斗轰炸机、被击落的美军F-51型飞机、被俘飞行员丁沙克)

当时,汤友山所在的高炮第524团与高炮第505团以及独立高炮第42营、第43营,驻防新安州、西浦、价川三角地带内的顺川地区,共同担负顺川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顺川市,大同江绕城而过,有机场、火车站和一座铁路桥以及两座浮桥。满浦铁路与平元铁路在此交汇,火车经顺川,向南可达平壤,向东可到元山,是支援志愿军东线、中线战场的咽喉要地。

从8月中旬起,美空军集中80%以上的空中力量,以铁路、公路为重点,对朝鲜北部的交通运输线实施全面轰炸封锁,并逐步将轰炸封锁的地区缩小,集中轰炸封锁朝鲜北部清川江以南的新安州、西浦、价川“三角地区”,企图一举切断志愿军前后方的联系,让前方的志愿军部队在缺粮少弹的条件下窒息而亡。

8月24日,是高炮第524团最残酷的一次战斗。当日16时20分,敌38架F-84型战斗轰炸机分别从正面、东南两个方向攻击顺川,其中一路轰炸江桥,一路轰炸机场、车站。全团中、小口径高炮接连开火,击伤敌机一架。当战斗还在激烈进行的时候,敌11架B-29型“超级空中堡垒式”重型轰炸机分两批次,间隔一分钟,突然飞临顺川上空。第524团中、小口径高炮首先对第一批6架敌机进行集中火力射击,随后转移火力对第二批5架敌机进行集中火力射击,当即击落敌机一架。

高炮第524团1营3连正在与全团中口径高炮射击敌机时,不料从该连阵地侧后方钻出12架F-80型战斗轰炸机。3连还没来得及转移火力射击,阵地就遭敌机的攻击,中爆破弹两枚,被炸弹掀起的泥土就像漫天的黑雨哗哗落下。一枚航空子母弹在阵地上方50米处爆炸,炸出的200多颗嵌有钢珠的子弹如冰雹似地倾泻下来。3连36名干部战士伤亡,连长董兆华当场牺牲;指导员张全凯负伤,但仍接替连长指挥战斗;炮排长冯代培腹部中弹,肠子流了出来,他挣扎着站立起来,左手托往肠子,右手举起指挥旗,指挥全排向敌机打出最后一个齐射后壮烈牺牲;指挥仪手黄梁,左胳膊被炸断,一块五六厘米长的弹片打进他的臀部。他咬紧牙,忍着剧痛,自己强行把弹片拔出来,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时才被战友抬下阵地。

1596247800104722.jpg


(伪装的85毫米高炮准备迎接新的战斗)

这天下午,高炮第524团同61架敌机激战50分钟,战斗于17时10分结束,战绩辉煌,击落敌B-29型“超级空中堡垒式”重型轰炸机1架,击伤敌F-80型和F-84型战斗轰炸机5架,俘获美国飞行员10名。

战斗结束后,汤友山和营直战勤人员在指导员孟祥林、管理员纪云阁的带领下,赶赴3连阵地参加抢救工作。汤友山说,目睹了战斗的惨烈,对战友们不怕流血牺牲、英勇奋战、重伤不叫苦、轻伤不下火线的大无畏精神,深受感动,更加加深了对美帝国主义的无比仇恨,决心要为伤亡的战友报仇。这次战斗的洗礼,对汤友山而后的军旅生涯,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为粉碎敌人的“空中绞杀战”,高炮第524团于11月28日和12月5日,分两批由顺川转移到平(壤)元(山)铁路的新成川、殷山一线执行机动作战任务。

12月5日,第524团6连由阳德向桥里地区机动,摩托行进到温井地区时,发现敌6架F-84战斗轰炸机向我行军纵队飞来,连长果断决定让各炮抢占有利地形,放列火炮,迅速捕捉目标。当敌机距我2000米时,全连高炮一齐开火,当即击落敌机一架。这是我志愿军高炮部队入朝后首次在行军途中击落敌机。

随后在12月21日的战斗中,击落敌机5架,生俘美国海军陆战队中校中队长威廉·盖瑟拉席和少尉作战官理查德·李斯迪。

1952年4月3日-4日,第524团转移到院里-兰田一线执行机动作战任务,重点保护正在抢修的铁路。4月10日15时30分,敌出动各型战斗机200余架,多批次,多方向对院里-兰田一线铁路、桥梁实施攻击,并对我高炮阵地进行火力压制。第524团各连顽强抗击,击落敌P-51型战斗机2机。这是我高炮部队在机动中第一次抗击大规模敌机袭击,并有效保护了目标的安全。

在志愿军防空部队和空军的沉重打击下,经过铁道兵、工兵部队积极顽强的斗争,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历时10个月的“空中绞杀战”彻底失败了。美国自己最后也承认:“事实很明显,对铁路线进行的历时10个月的全面空中封锁,并没有将共军挫伤到足以迫使其接受‘联合国军’方面停战条件的地步。”“尽管实施了‘空中绞杀战’,共军地面部队的力量仍旧稳步地得到了补充。”“到最后,‘联合国军’航空兵部队对北朝鲜铁路运输进行的空中封锁活动却完全失败了。”

1596241212145877.jpg

(汤友山,后排左一,回国后与战友留影于上海)

汤友山满怀豪情地说,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高炮第524团共作战1480次,消耗85毫米高炮炮弹19921发、37毫米高炮炮弹149846发、12.7毫米高射机枪枪弹102608发。共击落敌机53架、击伤214架,俘获敌飞行员15名。战斗中我方牺牲75人、伤162人。战斗中我方战损一部指挥仪、3门85毫米高炮和2门37毫米高炮。

1952年5月6日,汤友山所在的高炮第524团奉命由高炮第522团换防。将武器装备及作战任务移交后,第524团于6月2日到丹东,6月10日抵达南京。随后,汤友山随部队先后驻防南京、上海,后又参加炮击金门作战,渤海湾、东南沿海反侦察作战,渡海赴平潭岛机动作战和援越抗美作战等,荣获一次四等功,四次三等功,因公负过伤,被评为二等乙级伤残。

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诞生的奠基礼,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国之战!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志愿军将士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拼死搏杀的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18万志愿军将士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1596241239199538.jpg

(汤友山近照)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70年前,美国操纵联合国,纠集15个国家的军队,组成所谓“联合国军”,把朝鲜战争的战火烧到鸭绿江边,妄图将新中国扼杀在摇篮里。今天,美国从政治、贸易、科技、军事、舆论和南海、台湾、香港、新疆等问题上全方位打压、遏制中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甚至狂妄叫嚣要在全球建立“反华联盟”,号召世界换一种方式应对中国,企图遏制中国的发展,阻止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值此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之际,汤友山用两首七言律诗以示抒怀:


七律·抗美援朝感赋

登陆仁川闪电攻,侵朝明占暗图中。

喧嚣鸭绿江非界,突袭安东市领空。

岂可亡唇寒我齿,焉能坐视灭邻熊。

外强纸虎原形露,战胜联军是泽东。


七律·抗美援朝七秩抒怀

进军鸭绿大江东,七秩常怀战帜红。

跃马援朝驱虎豹,挥鞭抗美斗顽戎。

汗流林海心忠国,血染山河气贯虹。

异域黄沙埋白骨,和平牢记战时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