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寿玉,女,朝鲜族,1929年出生在吉林省珲春县凉水泉子村,于1947年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49军12师,东北野战军队列。

       历史上因为战乱等缘故,先后有上百万的朝鲜民众移居中国东北,并成为我国朝鲜族的主要部分。他们定居中国,但朝鲜依然会成为他们的感情羁绊。 

       在此后的解放战争中,约有三万余朝鲜民众组建成3个主力师为解放战争浴血奋战,崔寿玉所在部队在中国人民志愿军1950年10月开赴朝鲜之前,就随同约4万名来自第四野战军的朝鲜族战士在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前就陆续进入朝鲜半岛。这些被称为“朝鲜族师”的部队在朝鲜战争开始的3个月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由于他们在中国时候就已经久经沙场、作战经验丰富,当仁不让成为了北朝鲜的主力部队。 

       这些去朝鲜的官兵一一被编入了朝鲜人民军。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他们都跟随大部队南下与韩国军队、美军作战。这些在中国转战南北的部队,极具战斗力,在朝鲜战场上屡立战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1596243479129611.jpg

       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半岛中部的仁川登陆,釜山包围圈附近筋疲力尽的人民军主力部队被隔断在半岛南部,当时的第12师已失去部队建制,被迫开始向北撤退。最终,崔寿玉所在的第12师只有三分之一到一半人员成功撤退到北方,其中大部分负伤失去战斗力。战争结束后,据不完全统计,回国的4万多朝鲜族官兵在战斗中牺牲的约30%,被俘的约20%,余下的约30%定居朝鲜,20%自战争结束至1957年陆续返回中国定居。1951年5月2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授予第12步兵师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因为崔寿玉所在的是级别较高的卫生部机构,所以她虽然没有亲历一线残酷战争的摧残,但是同一线一样也时常面临生与死的考验,空袭、炮击、转移都是习以为常,工作繁杂夜以继日,常常一个人干两个人的事情。所有任务她都以坚韧顽强的意志和熟练的技术圆满完成了,被提拔为护士长,荣获朝鲜二级勋章!

       1953年2月15日崔寿玉以副排级职务复员,毅然回到中国怀抱,《沈复字第107010号》一个证书宣告她军旅生涯的结束。可许多当年和她一起参军的同乡姐妹,却永远长眠在朝鲜的土地上了,幸运活着回来的寥寥无几。

       1954年她直接进入吉林省在和龙设立专门服务抗美援朝负伤回国伤残军人的教养院,继续从事她熟悉的护理工作,服务的对象都是年龄相仿曾经渡过鸭绿江而负伤的战友,她以满腔热情投入工作当中。

       1596243652460095.jpg她和那些归国的朝鲜族士兵一样,都远离了战争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一辈子她(他)们都很少提及那段光荣的朝鲜战史,或许是不愿意回忆那场面太过惨烈、牺牲太大了吧。

       1955年崔寿玉在教养院里认识了一个特别的荣军,他就是很快成为终身伴侣的男人王忠孝。这个持有一级残废军人证的瘦高男人,是在1948年通过考试被录用到军工专业学校学习的文化人,学校隶属东北军区,驻地在哈尔滨后又搬到了沈阳。

       当时东北已经解放,随着国内形势的变化,学校又接收许多投奔解放区的学生!这些学生文化很高,这让王忠孝这样的老学员明显感觉到压力!于是纷纷要求上前线去工作,刚好当时成立了一个“搜缴废弃武器装备”的特别行动组,王忠孝被派去成为专门针对废弹药处理委员会的骨干力量……这个机构是驻东北地区办事处归东北军区检验处领导!

       王忠孝一直在黑龙江境内的一个兵工厂做检验员,检验榴弹炮弹的质量!直到生病致残!于1955年到和龙荣军教养院休养,并在日常生活中认识了个子虽然不高,但是特别精明能干的崔寿玉,他们克服了语言上的障碍,一颦一笑居然都明白对方的意思,有了那种默契,很快两个年轻的心就找到了共鸣。

       1956年她们领证结婚了!这一牵手就是一辈子,后来和龙荣军教养院搬迁到吉林省公主岭,也就是现在的吉林省第一荣复军人医院。崔寿玉在护理一线干了一辈子,他一辈子都在为荣军服务,结婚七十多年风风雨雨,她们育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1596244004668713.jpg

       如今她们两个人都双双过了九十岁,成为荣军医院建院以来唯一的“神仙伴侣”。

       如果不是这次征文,一辈子他们两个都是这样默默无闻的生活着,我也无意特别的打扰她们,毕竟年事已高说话都含糊不清了,许多事情没办法追根溯源,没办法还原这些当年热血的中华优秀儿女,经历的那战火纷飞、那惊心动魄、那慷慨赴死、那英雄气概……

       人生须臾数年,弹指一挥间。很多伤口,过了许久,还隐隐感觉疼痛。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所有人都一样,无从选择自己的出生,也无法抗拒自己的死亡,独自红尘,栉风沐雨,无悔无怨,向阳而生;她们阅尽岁月,依然都能深情地活着,留住最初的那个自己,在光阴暮色里,温良慈悲,将生命开成一朵花。


       站在阳光的背景下

       已经看不出她们曾经是军人的模样

       我只有在泛黄的老照片中

       遥想她们当年……

       寂静的夜晚你总是失眠

       那清冷的月色是否如当年一样?

       远处的霓虹你常误以为是火炮的闪光

       虽听不到震耳欲聋

       可耳朵里军号却常常地响……

       垂垂老矣不再英姿飒爽

       唯有履历把昨天传唱

       还有那收藏起来的军功章

       实在没办法去用手掂量

       我唯有向着你们已经枯萎的身躯

       敬礼!

       致敬真正的老兵

       敬礼真正的榜样!

 

1596278078370030.jpg

        (上图是崔寿玉的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