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人类是最会思考的动物,由于这种思维惯性,也便有了一些后遗症,那便是有些习惯可以成瘾。酒徒酗酒,那是酒中毒,烟民嗜烟,那是烟中毒。而写文章成瘾,也属雅好,比烟酒中毒好多了,其中也不乏有些虚荣。说好了不写杂文了。昨天偶写一篇,且小有反晌,于是今天又想写一篇。看来,虚荣之心,人皆有之。   

  说到虚荣心,可为中国文人的通病。魏晋的清谈,唐宋的功利,明清的迂腐,民国的文章乱仗,似都有些许虚荣作崇。名家大儒,也多有人不能免俗。柳永得罪了皇帝,不给他官做,让他回去写作,他便四处宣扬奉旨填词,自称白衣卿相。李白也得罪了皇帝,不让他作赋拟文了,他便宣称奉旨喝酒。你看,把皇帝都抬出来了,还真有些吓人。   

  而现在文人们的虚荣心,不用说别的,有人喜用一些空洞头衔吓人、压人,进而抬高自己,也便可见一斑了。   

  过去参加过一些国家级、省市级笔会,一些评委们,每个人都一长串头衔,不外Xx会员,Xx理事,x X编委之类。到达这个层面,想想应该是真的。但也有些多佘。某位诗歌评委,把自己是什么陶瓷研究会员、钱币什么员也搬了出来,这些和诗歌有什么关糸,难道想用陶瓷换诗或用古钱买诗,我看也未必舍得。   

  如今一些研讨会、各种电子刊物、各种创作活动,一些文人的空洞头衔己经泛滥成灾了。每个人不管真假,争着给自己戴帽子,好像头衔越多,就越有权威,越有水平,越有能力。其实帽子太多了,反到见帽不见人了。更何况,有人夏天非得把棉帽也戴上,冬天把凉帽也戴上,岂不自欺欺人,贻笑大方。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而学术头衔却真的是荣誉和专业的身份证。如果是真的,有一两个主要的足够。如果是假的,把一些民间社团、或者根本不存在的什么中华XX会,世界xX协会的假帽子也拿出来见人,不仅虚伪虚荣,己几近可怜可耻了。  

  我绝不反对编委、评委或其他活动的文人们有头衔,否则何以论人,何以成事。但一些假、大、空的头衔,确是有害无益。从个人说,涉及修身立德,品质人格。从社会来说,假而空的头衔堂然皇然示人示众,不仅助长社会的浮燥之气,虚伪之风,也助长了功利之心,真是要不得。  

  文人清高,不肯为五斗米折腰,文人多情,可为死雁立冢棼香,但文人的虚荣,确也古今贯之。真希望有些文人少在虚假头假头衔上下功夫,脚踏实地,多做些实事岂不更好。此为有感而发,不敢针对任何人,万勿对号入座,更怕口诛笔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