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寒假之前的元旦联欢晚会的余温尚存;可我的正经八百的初恋彻底冰封了。奇怪?连梦都是苦涩的……妈的,这心情爆……爆棚啦!
  锤着嗡嗡响的脑袋瓜子,强起,捆好铺盖卷儿,扛着,抱定拜拜了的勇气,藐视了一下大敞四开的宿舍门,似喝得烂醉,追着重心……踹倒车棚中依附“老伙计”的两辆八层新大链盒、转铃自行车,押它出来,到校门口对过郝老头修理部打足了气,隔双层玻璃,总算喷出一口白气儿:“没零的!”
  母亲听出“老家伙”撞厢房门的颤音,拖着已患两年脑血栓——严重行动不便的右腿,由灶台扑开房门,怯声地问。“九公里,你……走了一天?”
  我没理她。
  “你二哥二嫂找两趟,没音儿,又出去了……”
  “闲的,我叫他俩去啦?”
  “妈刚热好饭,有你最爱……”
  “我没有最爱,甭跟我提……我不饿。”也许书包太沉重,扔它时,带我摔倒炕上。再醒,乃是三天后的天过点正好。好在只有……也是我最烦的母亲,她眼窝深陷、眼睑红肿,嘴唇干裂,瞅我辨认出,赶忙转过脸,声音里夹着哭腔从她后背发出。
  “颜妍她妈来过……”
  “我不听!”我刚刚苏醒的意识,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已失引以为荣(私塾老先生的老闺女)的日渐堪忧的母亲现状压得却与以往人人面前不同——只有呼气没有吸气。是的,颜妍一年前塞我那张字条时,就知道母亲的病(我常请假),暑期和寒假还专程来看过母亲,当然是邀其他同学一起来。母亲也比较喜欢懂事的她。可颜妍你最终既然做不通……为何瞒不住呢?只要再坚持半学期,等我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坏事都坏在胆小怕事、抢尖卖快的闺蜜杜瑶,“不知道,我不在,我病了……”随便哪一条都可抵挡——颜妍她妈会找到学校巧在我和颜妍合唱《我只在乎你》大闹,真是丢尽了我这个大班长和她学习委员的脸。
  “你要听!男人若连一个歉字都回避,单这点心胸,出息哪去?”我浮现母亲带我们兄姐五人战胜苦日子的坚定和乐观。“当妈如果不知道孩子进入青春期,就不配做母亲;若不关心孩子青春期成长,更不是个好母亲。只能说颜妍妈方式不同而已,过激点,过分?伤害更深地不是颜妍?我倒钦佩她这个当妈的!”母亲早已转回头,盯出我现场那会儿的无地自容。“你可以认为妈是包袱;也可以认为她妈是障碍;还可以认定你们在跟着自己的心走有错吗?不过,你要明白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即使遇到对的人也不会有好结果。同学、学校的氛围决不是你们这朵鲜花的绿叶;而是被你们这朵鲜花熏染了的麝香。关键是大家若真的服用了这味猛药,你说这群人和这个场所将来还有救吗?妈是普通农村妇女,一没见过世面;二身轻言微。妈没能力改变这些,但目前,妈可以很硬气地说,妈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儿子远离伤害啊!其实,你几时站到过这样的角度?默许,默许在许多时候绝非纵容,而是试着自我走向成熟,这是一条你迟早要自己走的路。妈怎么可能跟你一辈子?”
  我当即转脸,尽管脖子似被扭断的疼。
  “妈为什么这样底气十足,因为妈看得出你同颜妍若真的偷偷地走到一块,妈就再也保护不了你了。因为妈无法在她妈那儿说得上话啦!在你心里不是一直想让妈能说上话吗?”
  我后来确信,流出的泪肯定是“疼”出来的。
  “你们有权品尝恋爱的甜蜜,这不被唾弃;但不接受失恋的痛苦,这不可理喻。不要拿不可理喻对峙祖祖辈辈的家训家风;更不要拿不被唾弃超越千百年来的传闻传说。正是那些家训家风和传闻传说,才是维系男女除了心灵匹配的护身符;也正是为爱结果避免无拘无束设置了一道必须付出代价的心灵屏障。其实,好事不该背人儿,没有一对儿爱情不是别具一格的,可必须滴入人类爱的长河。爱情本身非常矛盾,说不出的感觉,却以实现亲人、人群认可和接受这样的感觉和礼遇最为崇高。”
  我心依旧:“反正学校是不去了。”
  “做人啊,如果真的清楚自己在哪里被狠狠的摔疼了,那有救,你要记住一定不要躲开,要设法留下标记,让后人在你曾经过的路上走出一点轻松、坦荡和自信,哪怕再疼都是值得的。尤其是初恋,每个人都必然的经历,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把这种经历当作动力且有机会、有勇气、有才情的分享给大家。”妈握紧我的手,手心里都是汗。“唯一可以欣慰的是你们应该心存感激对方,而没有因为这样的初恋让其中一方掉队,这就是成长。这也是颜妍妈离开咱家时最大的企盼。”
  我怀疑母亲在为颜妍她妈买好,
  “老师和同学过两天还会来,你不去,就能逃避?你是这个时代的人,走到哪儿都走不出这个时代啊!你有多幸运,没有赶上受辱、战乱、挨饿……”
  “妈——”妈紧紧的抱住我,陪我大哭一场。
  同年,考上大学,因为母亲病逝,没念。当了兵。

  许多年前农历正月十三,天睛而干冷,我与你新喜结合,与TA人相似,但绝不相同……因为你见过母亲遗像后涌出泪抱紧我说:“我今后一定会做一位好‘妈妈’——”
  爱人,我们有过——婚后生活清苦,你喜小吃,是姑娘的时候落下的“病根儿”。每次我们上街,你看看这、望望那,步子沉沉,还时不时抖我肘襟,撒着怜相,娇出神情。我佯装找到吸引你的:“可酸了,太腻了,不卫生,对身体没好处。”再或玩笑:“明个儿你若吻我,便咬下那舌头——再不会馋了。哈哈。”“你——”你嗍着嘴,轻掐或漫搡。“你还笑,你可真狠心啊!”其实,你心里更明白,咱太拮据了。 
  爱人,你别记仇——日子没等好些,丫儿等不得——她来了——扰乱本属于咱俩的空间。时空错乱,难免争执,每一次……甚至激烈得两败俱伤。后来突发灵感,达成协议:每月农历(闰月不计)25号为“开战日”。可往往盼待(雷烟火炮)的这天总是息事宁人,举案齐眉,再度良宵。丫儿的到来开拓了我们对婚姻的再认识;对家庭的再定位;对美好的再审视。尽管边关有些小摩擦不断,然而,那是多么默契和幸福啊,在人群中沐浴着“模范夫妻”和“五好家庭”的阳光。 
  爱人,你得歇歇——我升职,你有功,但你从未骄傲、显耀。因觉得走了你的运。正因为陆续升职而把我们分开了。分开这五年,家发生了多少事?你“迎刃而解”的呢?有的太突然,比如:老家年迈的父亲连续两年入院,你到床前陪护。有的太恋战,又如:岳父这三年吃流食……面对这些,我再次低下头,欣然接受每次回来你那别致的爱:“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本事,当个官还不如不当……”“什么都指不上,你看看人家,也有……照样出去一双,回来一对,我这是什么命哟……”“不过,你给我牢记着,哪一天大家都没指望了,甭怪我……”
  爱人,你该开心——早你一年,因为工作需要我先入互联网。我有预感普及中助燃的非网聊莫属,那是一幅神秘的充满刺激和幻觉的心灵慰藉抗生素。也可以说,要做现代人,必过这道坎儿!我不冷血,我一直被你的孤寂与无聊震撼着,我们不能生活在两个时代,你必须跟我走,你不能枯萎!好在……我才不问是谁醍醐灌顶?在此不得不说,亲人十句耳旁风,两方世人一字中。装机!为此,曾嘻笑你:“原来单位出资学电脑,死人说活,眼睛(我不挑明)不好没辙,才调换工作;调换后学电脑对你的工作没任何帮助。这回可好,自悟如此……变被动学为主动学典范。若大转变,我想只有一条,证实了我的预感。”果不其然,以“网恋”形容“网恋”脸红。你消瘦了,习惯了这样减肥——咱没肉啊! 
  爱人,请你原谅——我背你调回(尽管与职无缘了)的半月前那晚,“家和万事兴”氛围少有的浓。你去开启属于生活的一部分——电脑。我也习惯了,甭怪这次偶尔路过——屏幕立马出现与你视频画面;我闪身走开,因为你一直没视频器。我借故倒水洗脚,复又进来,可你神色慌乱、手忙脚乱……该死!鬼使神差吗?非要看你回话的内容于鼠标上撕——从前只为鸡毛蒜皮啊!我明白了大概内容,退出房间,穿好衣服,然而,神没有让步,又立你房间门口说:“我走”。你噌地窜出来,疯似的抱住我,打我,哭着,不让走……夜已渐深,我真没地方可去,但我仍执意下楼透风,回来已一小时后。我们无话,是呢,久了,谁对谁错呢?我上大床躺下无法入睡,本以为你也一直在丫儿床上。当我悄悄的起来,发现你又几时亲近了电脑?我从阳台翘脚观察,你认真的样子逼我害羞、害怕,从未有过的怯。我怀疑这个人还是不是你?毕竟我不常回来。我摸黑哆嗦着写下一行字,开你的——门已上锁。
  你却说:“女儿(我听差了?),妈马上睡……”
  “你倒坦然!这损种太有福分啦!”我撕扯那本子,嚎叫:“这算什么?算什么?拉你进入网络时代,网络时代真的比现实想象的还要脏!” 
  我的眼睛累了……它不是坐在电脑前因打了这些方块的字而干吧吧的累;而是心的旅程因回味而心酸得涌出了泪水。它模糊了,已经看不见打出的字,仍全凭感觉敲击熟悉的键盘—— 
  爱人,我的“母亲”,我的真爱——你我相伴多年,我知道您病了,可您不要害羞、害怕;因为我无愧清正廉洁,正是您救赎了我的心灵!赐我一个回报的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