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4日进入肺炎病区


  早晨3:23,睡梦中的我被手机铃声惊醒,抓起电话,传来火神医院护理部黄美琪主任的声音:“有紧急任务,火速来医院住院护理部报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我们放下生病的孩子,在甘肃省医院党委会研究下,我们呼吸内科的同事没有害怕,联系好武汉支援单位后,在兰州中川飞机站口出发43人带上护目镜等设备,直抵目标武汉。记得走时,孩子感冒了,丈夫还在兰州市委宣传部,给他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

  到了医院护理部,心里不由得紧张,主任安排好任务后,我们4个护士赶往病房。戴好3层口罩,头上戴帽子、护目镜,脚穿靴子,全副武装后周围人认识不了自己。出入病区的人员进进出出,6个病区人满为患。还有许多外面等待病床的患者。我已经42岁了,发现疫情比想象的要严重。3病区已经40多人了,个个神情紧张,工作量相当大,我们的任务是抽血、扎针。从武昌洪山小区送来的王先生,呼吸困难,插着氧气,这人56岁,搞科研。头一次与肺炎病人面对面、近距离接触,心里十分紧张,护目镜上一层水气,看什么都模糊,戴上手套后感觉也比以前差,真是应了那句新时代跟着感觉走。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穿刺都是一针见血,由于戴着三层口罩,感觉自己像武昌湖里缺氧的鱼,张着嘴大口喘气,护目镜上的水气逐渐形成小水滴往下滴,后背也被汗水湿透了。看着病人那一双双求生的眼神,我特别同情他们。在为一名青年男性抽血时,他一边咳嗽一边浑身出汗,手脚冰凉,不停地颤抖,我边穿刺,边鼓励安慰他:“小伙子,别紧张,你会很快康复的。”干完了这些活,已经是早晨8:43,我们又去实验室工作,一直干到下午3:12下班。回到休息的宾馆,脱下一层层防护服,才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早饭没吃,感觉不到饿,窗外防控人员的叫喊声,公安人员的敲门声……自己休息了。

  2020年2月12日“我是护士”

  新入院的病人由于患冠状病毒肺炎后的恐惧,对这个医院环境的陌生,情绪常很激动,难以控制。我们在这里忙碌了十几天了,白班夜班互相交替接班,有的同事感冒或身体不适而请假,其他人员一定接替干。在住院部二楼,突然二个男人站在楼道来回走动,两个病号大喊大叫,影响其他人休息。搞不好引起二次感染。我走过去把那个叫的凶的拦住,制止了他的动作,另一个男人自然回病房,楼道其他人也散去。看着他们回病房的背影,我松了一口气,立即打电话联系护士解决他们的有关问题,以免引起大纠纷。

  下午1:12发午餐,34床病号男子说他吃不饱,并说他想出院。他老婆听武汉封城,连夜逃跑出城,不知孩子怎样了。在交谈中我得知他是出租车司机,没想到中药汤剂也能治病,他对西药过敏,现在不咳嗽、发热了,我告诉他大概两周左右出院,他听后一脸的失望,我半开玩笑地说:“火神医院多好啊,单间、电视、卫生间都有,吃饭有人送,喝水有人打,再说,你回家会传染给孩子的,你不怕吗?”这个病人情绪稳定。新冠状病毒传染性强,与病人多一次接触,就意味着多一次感染机会,但为了病人情绪稳定早日康复,护士门每日都要做大量的护理工作,不停地用语言安慰病人。33号病床男人脾气古怪,性格内向,有几次不戴口罩,拒绝服药,几次半夜打开窗户企图逃跑,被疫情防控人员抓回来。情绪激动,跳楼自杀未成功。我给他左手伤口上涂上药水,每次多打一份饭给他吃,他的自尊获得满足,开始同我多交谈,口罩戴好,帮助清洁撒消毒液。他心情也好了,拿出手机,看图片“祖国万岁”。山东寿光人为武汉捐蔬菜321吨,各地捐献物资陆续到达武汉,他脸上笑容展开。

  “护士,你们真是辛苦了!感谢你们”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听得我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