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6日(正月初二)

“邢总,火神山医院建设,集团系统内有五家兄弟单位上了,热火朝天的,怎么没有我们?憋屈呀!”

“通知公司在汉第一梯队应急分队,随时待命。另外,你草拟好请战书,向集团党委请战。”

“收到。”

……

请战书

集团公司党委:

自去年12月份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全国,给全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尤其是我省、我市成为病毒的重灾区,全市人民在党中央、省委、市委的坚强领导下,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用实际行动抗击新肺炎。作为市属国企,集团公司听从市委号令,一夜之间组织城建、路桥、机施、隧道、道排五家单位,上百台设备、数百名工作人员赶赴蔡甸知音湖畔,抢建武汉版“小汤山”医院,热火朝天的。集团公司党委主要领导更是深入一线,亲临现场调度指挥,充分体现了航发人“五个特别”的精神,高度彰显了国企的使命和担当。

在此情况下,作为集团公司重要的一员——桥梁公司——不能、也不该置身事外,我们在此主动请战,要求参战火神山医院的建设,用桥梁人的实际行动,与全市人民一起抗击肺炎。

请集团公司党委给我们下达任务吧!

 

中共武汉市桥梁工程有限公司委员会

              2020年1月26日

当天,这封请战书用微信传递到了集团公司党委主要领导的手机上。

 

 

2020年1月27日(正月初三)

“我们的任务来了,集团公司党委给我们下达任务了。”

“陈总,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围挡,把整个医院围起来。现在最关键的是马上联系专业做围挡的公司,要把材料和施工队找到。通知有关领导和人员,今天下午去现场了解情况。”

“收到。”

        ……

晚上7点,桥梁公司火神山医院建设工作专班第一次会议,在武汉职工疗养院主楼大堂的一角召开,12人,有人坐着,有人站着。会议议定,成立公司火神山医院建设工作专班,分为八个组,分别为:生产进度、对外协调、技术质量、计量结算、安全文明、材料设施、后勤防疫、宣传报道,并明确了各组负责人、成员、职责。前四个由田总负责,后四个由我负责,总负责人为陈总。经现场踏勘,我们初步确定两个打围方案:方案一,沿慢车道内侧,紧贴人行道站石,在沥青路面上打围;方案二,沿人行道内侧,紧贴绿化带打围。由技术组连夜完善方案,绘制成图,于24点前报送给集团指挥部。会议要求各小组迅速行动,克服各种困难,必须保证在第二天各项准备工作全部到位。

相比而言,方案一的优点是不需要另外建围挡基础,快且容易,不确定的是不知道人行道是否在红线范围内;方案二的难点是人行道基础不牢,需另外做混凝土地基。我们争取的是方案一。

最关键的还是围挡材料和专业施工队,这是我的工作重点,若这个问题不能解决,一切都是零。

此前,我并没有接触过这一块工作,几乎不认识一个打围挡的老板。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掉链子。

 6.jpg 

2020年1月28日(正月初四)

“喂,张总吗?你那里有没有现成的围挡材料和施工队伍,火神山医院急需?”

“没有。”

“喂,雷老板吗?火神山医院急需现成的围挡材料和施工队伍,你那里有没有?”

“现在没有材料,要等解禁之后。工人也出不了村,进不了城。”

……

“熊老板,你好,你那里有没有现成的围挡材料和施工队伍,火神山医院急需?”

“我武汉的仓库有现成的货!但是我人在洪湖农村,现在被隔离了,村里不让出门。”

“我可以去工作联系函,证明你是因为驰援火神山医院的建设才到武汉的。”

“好,试试看。”

 

工作联系函

 

武汉******有限责任公司:

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正肆虐全国,尤其是湖北武汉更是深受其害。武汉市委、市政府果断决策,在蔡甸知音湖畔抢建火神山医院,并要求在2月2日前建成投入使用。目前武汉市政建设集团等四家参建单位正全力以赴,夜以继日的施工,以确保按期完工。我司作为武汉市政建设集团下属武汉市桥梁工程有限公司,负责现场围挡建设,现急需大量围挡材料和专业施工队伍赶赴现场施工。十万火急,恳请贵公司以大局为重,克服困难,迅速组织材料和人员到达指定位置,立即投入现场施工。

特此致函。

 

武汉市桥梁工程有限公司

                                2020年1月28日

“肖总,有工作联系函他们也不放我呀。”

“把你们村里书记的电话发给我,包括街里、市里主要领导的电话都给我。”

……

“李书记您好,我这里武汉市桥梁工程有限公司,现在正在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我们这里急需大量的围挡材料和施工工人,你们那里的熊老板具备这个条件,麻烦您放行他到武汉。”

“哎呀,他是从武汉的返乡人员,现在正在隔离,按规定不能离开村子。这事我作不了主,需要请示街道指挥部。”

……

“张主任……”

“陈主任……”

……

在各种联系函、证明,以及电话、微信等各种形式的佐证下,从村里的书记到洪湖市领导,再到高速公路管理部门,我们逐一打通关卡,熊老板终于出了洪湖市,上了高速公路,于今日下午到达施工现场。

我又以同样的方式,把熊老板的工人从黄冈请到了武汉。黄冈是继武汉市之后疫情第二严重的城市,禁行令更加严格。

与此同时,负责生产工作的同事们,用同样的方式,从其他地市请来了一批工人。

其他工作已基本准备就绪,同事们放弃了休假,不讲客观,都在第二天达到了集合点——白泥山生态农庄——一个距离施工现场约1.5公里的农庄。我们只租到了一个房一个厅,另外在5公里之外租了5间房,以备加班时临时落脚。

老板很爽快,给了我们五折优惠,说不能发国难财,算是为抗击肺炎做点贡献吧。

从指挥部反馈的信息得知,方案一被否,方案二未确定,需要市里确定,唯一确定的是沿知音湖大道和沿加油站两边用A2型围挡。

为不耽误时间,我们一边等待更详细的方案,一边按方案二组织施工,沿知音湖大道约150米,在能挖坑的地方开始挖坑,并连夜浇筑混凝土。

今夜,我让熊老板进了两车A2型围挡到施工现场。

有了材料,有了工人,我稍稍松了一口气。

 

 

2020年1月29日(正月初五)

“肖总,虹飞物业公司的一批老同志听说公司参与了火神山医院的建设,主动请战,要求参与工程建设。”

“刘书记,公司火神山工作专班以年轻人为主,你知道,现在这个肺炎的易感人群以40岁以上人为主,他们都是50多岁快退休的人,行吗?”

“他们有的是有三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对企业有深厚的感情,集团党委不是号召了吗?疫情严峻,党员当首当其冲,不能畏缩在家里。”

“好!但是必须叮嘱他们,凡身体有任何不舒服的不得参加,同时每个人必须遵守防疫安排,不得有任何马虎大意。过程中有发现发烧、咳嗽等不良症状的,必须第一时间说出来,不得隐瞒。”

“好的。”

……4.jpg今天,我们的队伍增加14位老同志,他们是:刘建军、吕忠鸣、杨红星、李庆跃、杨元斗、孙志红、张强、冯远红、沈春桥、黄可军、彭发贵、江昭华、彭建利、石汉武。他们个个精神抖擞,摩拳擦掌,用期盼的眼神望着我们,恨不得马上投入战斗。

雄心犹在,壮心不已。作为虹飞物业公司的分管领导,我很高兴地看到一年多来物业公司的转变,尤其是这批老同志展现出来的积极、主动精神风貌,是我始料不及的。

打围方案终于确定了,知音湖大道沿人行道内侧,距离边缘60厘米的绿化带中打围,A2型;加油站沿线,沿现有路的外侧打围,A2型;疗养院入口段,A2型;临湖段,A3型改为蓝色彩钢板。全部加起来约1500米。

这意味着,昨天知音湖大道连夜预埋的基坑作废了。

我们把工作想简单了,最终确定的方案是最难、最麻烦的。现在的工作难点有:一是知音湖大道沿线需重新在绿化带中做基础,该绿化带目前有一半以上被各参建单位作为材料堆放点或临时工棚。二是整个知音湖大道沿线都是参建单位人员、设备、材料进出施工现场的主通道,封闭难度非常大。三是加油站沿线是中建三局一号楼进出主通道,车流、人流异常大,车道仅够错车,安全管控是重点。四是临湖段,地基都是刚刚填起来的松土、淤泥,且正处在风口,3.2米高围挡,做好基础是关键。五是疗养院入口道路,两边正在进行污水处理厂的施工,2月2日前完工是基本不可能的,短期内根本不具备打围的条件。

困难很多,情况很复杂。但是我们必须想办法克服,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

不能等了,能动的地方必须动起来!

于是,我们在加油站沿线的起点段打了第一段围挡,约50米,知音湖大道沿线开始做基础。

后续材料陆陆续续运到了现场。我从内心感谢熊老板,他克服了很多困难,想尽一切办法调来了材料,花高价钱请来货车、施工工人,无条件、不讲价钱的满足现场施工的需要。

困境时方显英雄本色。我觉得,这样的合作伙伴,值得信赖。

 

 

2020年1月30日(正月初六)

“李锐,现场所有人员,每天早晚必须测量体温,并作好记录,叮嘱大家饭前洗手,口罩按期更换,做好项目部的消毒。同时,做好安全防控,现场人多、车多,情况很复杂。”

“收到。有个别管理人员出现了发烧,可能是熬夜造成感冒,已经让其回家休息了。”

“好的,及时掌握他的情况。”

“刘书记,物业公司的老同志要跟着叮嘱他们务必遵守防疫规定,不可侥幸,要是扛不住,不要勉强。”

“好的,大家干劲很足,目前都还好。”

“王部长,公司微信公众号都要每天更新,及时、全面地报道桥梁公司在火神山现场的情况。”

“收到。我们已经成立了一个宣传小组,准备发一期火神山先进人物专访。”

……

我今天在公司值班,但是我的心一直与火神山、与兄弟们在一起。

 

 

2020年1月31日(正月初七)

“刘书记,带上物业公司的队伍和工具,速到知音湖大道帮忙清理杂物,腾出段面,并协助挖坑。”

“马上过来。”

“另外,今晚要加班。临湖段要想办法把基础做起来,不能等中建三局浇筑混凝土路面,否则明天没法安装立柱了。物业公司主要协助做好材料卸货和转运。”

“没问题。”

……

我真心为这批老同志2.jpg点赞,为他们不怕苦、不怕累、大无畏的精神所感动。

沿知音湖大道的绿化带已俨然变成了材料堆放场和设备停放场,各类钢筋、砂石、砖、水泥、管材、光缆、空调通风管道等等应有尽有,各色推土机、挖机、卡车非常霸道地停在绿化带。中建三局二公司临时办公的八个集装箱,系统内城建公司、机械化公司搭建的临时工棚,都在我们的施工段面上。还有大量的树、灌木等需要移走。

工作量,很大;协调的难度,很大。

物业公司的那帮老师傅们,拿起了几十年没摸的铁锹、洋镐、锯、斗车,干了起来。没有工具的,肩挑手抬,把各类物品移开。一天下来,他们居然把绝大部分段面清理出来了,并完成了基坑的开挖。今晚,这些基坑可以浇筑混凝土了。

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干这些活,不陌生。

我觉得,这也是不忘初心吧。

临湖段的基础,另一拨小伙伴们就地取材,钢筋、砂石、水泥、模板,现拌现用,他们发扬连续作战精神,奋战至深夜,完成了全部基础的浇筑。

8.jpg

与此同时,熊老板的两车材料连夜运送到了现场,老师傅们再次挽起了袖子奔赴现场,一起将材料卸到打围点位。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一起通宵达旦奋斗的至少有四千人,现场灯火通明,机械轰鸣,身穿黄色反光背心的工人密密麻麻,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2月2日将医院建成,并移交给军方,让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尽快入住。

       这注定是一段刻苦铭心、永生难忘的日子。

 

 

 

2020年2月1日(正月初八)

“先生,今晚什么时候可以到家?你已经连续几天回来很晚了。”

“预计12点多吧,今晚很关键,任务很重。”

“哦,那你注意防护哈。口袋带点吃的,小心低血糖。”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

凌晨1点10分,我拖5.jpg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夫人照例把我推到门外,对我全身上下一阵猛喷,刺鼻的酒精味呛得我直打喷嚏。然后是脱去上下外衣丢进洗衣机,洗手、洗脸。我绝对顺从夫人对我的消毒。

今天,我们的进度很快,完成了知音湖大道沿线绝大部门打围,强行封闭了几个通道;完成了几百米临湖段的全部彩钢板打围,实现了合拢。

剩下最难的两处:一是疗养院入口段,深基坑回填才刚刚开始,机械设备川流不息,根本无法打围。二是知音湖大道中建三局二公司的集装箱,协调过几次,效果不大。

这是我们明天的工作重点。

生产组的小伙伴真的很棒!舒飞超、李晓明、严超、万贝海、闫朝、雷昊波、熊杰、熊平、喻皓、李锐、乾帅,我知道他们好多人是连轴转,白天黑夜不眠不休,即便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也没听到说要退下去。我知道舒飞超的妻子是护士,已经战斗在第一线,家里的孩子没人照料。我知道李晓明的女朋友也是护士,她的科室已经有两个同事被感染了,他可谓一心挂两头。我知道严超的身上又开始过敏了,起包,痒,浑身难受,但他始终坚守在现场。我还知道还有两位小伙伴因为熬夜受凉,已经在流鼻涕、发烧咳嗽了,让全家人开始担惊受1.jpg怕了。

我再一次认识到了这帮年轻人身上的可贵的闪光点,“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担当、特别能创新、特别能奉献”的航发人精神,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后勤组的小伙伴们工作很给力。在防护用品异常紧张的情况下,弄到了四千多个口罩、十余瓶消毒酒精、六把体温枪、六瓶洗手液,还有面包、方便面、火腿肠、巧克力、水果、饮用水等各种食品,以及每餐百把人的盒饭。周到的后勤服务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我要为他们竖起大拇指:方荣、何佳、沈赛。

 

2020年2月2日(正月初九)

“熊老板,我们又接到紧急任务,临时围挡增加500米,你要想办法搞到材料,今晚必须送到。”

“没问题,请肖总放心。”

“我派人协助你装车,四个人够吗?”

“两个就够了。”

……

今天我们最大的进展是我和邢总一起去说通了中建三局二公司,他们在下午五点左右将集装箱调离了我们的段面,这样知音湖大道沿线,火神山医院临街面,终于可以全部打围,漂亮地呈现给每个到达医院的人。

加油站沿线,我同样说通了中建三局绿投公司和武汉建工集团,他们同意我们封闭他们办公出入口,仅留一档过人即可。其他可一直围到湖边,与临湖段连起来。

疗养院入口,仍然不具备打围条件。

按照计划,除了疗养院入口段,今晚到十二点,我们应该可以全部完成打围任务。

晚上六点的时候,接到集团指挥部的通知,中建三局建的一号楼要全部用围挡围起来,而且明天上午必须完成。

用什么型号的围挡?怎么围?这决定了能否在半天时间完成任务。

经过技术组与指挥部研究,决定绝大部分段面用1.8米的临时围挡,ICU入口段用3.2米的彩钢板围挡。两个原因:一是临时围挡搭起来快,不需要专业人,且材料充足。二是ICU入口段紧靠尚未完工的二号楼,需高围挡隔开,以确保施工人员的安全。

好的,连夜调货!

熊老板用行动再次证明了他是个有办法、有实力的老板,晚上十一点,他打了一通电话,就带上我派的两个人回白沙洲烽火市场拖材料去了。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下起了小雨,细如牛毛的春雨,落在脸上,不经意,却凉凉的。

我一边张罗雨衣,一边安排后勤组熬一些姜丝可乐,连同夜宵送到现场来,工人师傅比我们更辛苦。

下午两点钟,军方联勤部队与武汉市政府在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的见证下,签定了火神山医院移交仪式。随后,大批身着军装的男女战士进入到医院。听说明晚九点,第一批病人将转进来。

想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疑似、死亡的几个数据,一直在蹭蹭往上窜,丝毫没有拐点的意思,心里就堵得慌。我祈祷着,我们的天兵神将,能快速地、彻底地消灭病毒,让武汉、湖北、全国,迅速恢复生机活力,再现昔日的繁华灿烂。

后天就要立春了,万物萌动,春暖花开,阴霾必将很快被扫去!

 

 

2020年2月3日(正月初十)

“何佳,中午所有的盒饭全部送到现场来,没时间来回走了,我们就在现场吃。今天是决战!”

“收到!”

……

临近中午两点左右,昨晚增加的将近500米临时围挡和彩钢板围挡,基本接近尾声,胜利在望。

疗养院入口段打围方案,也传来了消息,由于污水处理站基坑回填未完成,沿四号楼外侧打围,将污水处理站隔离在外,用临时围挡。

“所有完工人员,全部到污水处理站,集中力量完成最后的任务,晚上六点结束战斗!”邢总下达了最后的冲刺令。

“收到!”

“收到,加油!”

“加油!”

……

大家群情激昂,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八天来的疲惫,瞬间烟消云散。

很快,很快,当最后一块围挡立起来的时候,我们不禁鼓起掌来。小伙伴们纷纷拿起了手机,记录起这最后的一刻。

完工了,但是大家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静静的凝望着这个一起奋斗了八个日日夜夜的、神奇的地方……

再见,火神山!永别,新冠病毒!

 

 

(注:我们在火神山医院第一阶段的建设任务到此结束,第二阶段的建设将从2020年2月6日开始。故事还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