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纪念和缅怀在东北解放战争中牺牲的西满护路军烈士,1947年5月1日,时任东北民主联军西满护路军司令员、西满铁路局副局长的郭维城主持在现齐齐哈尔铁路局南花园修建了护路军烈士纪念碑。

  纪念碑位于南花园正中位置,碑座为花岗岩砌成,外抹红色水刷石。碑正面右上方刻有“东北民主联军西满铁路护路军历次战斗”,碑正面上方一颗大红五角星下刻有“殉难烈士纪念碑”七个大字,左下方刻有“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五月一日”等碑文。

  西满护路军于1946年6月被编入东北民主联军铁道司令部后改为护路军司令部,1948年7月5日整编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铁道纵队。这支队伍是铁道兵最早的武装力量,泰东鳌龙沟战斗殉难烈士纪念碑就成为“铁道兵”最早的烈士纪念碑。

  话说1946年12月15日晚上六点多钟,西满护路军司令郭维城率领三个武装连的士兵押运军火的专列从北安县火车站出发,天很快就黑下来了,但此时他们并不知道。这次军事行动的情报已经被齐齐哈尔铁路局的内奸截获并泄露了出去。

  随着军火列车缓缓的驶离北安,单调的咣当咣当车轮声在风中传了很远。战士们深知重任在肩,一路警惕,晚上九点多左右列车行驶到一个叫做的鳌龙沟的地方,这里是一条高路基的弯道路基,列车需要减速慢行,拐弯儿时,突然车灯照向拐弯处的路基竟然没有了,铁轨,铁轨怎么消失了?不停车就会车毁人亡!

  原来狡猾的国民党光复军旅长孙兆庆接到密报以后,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计算出军火专列到达的时间,精心选定了这条火车的弯道,利用火车夜间直行灯光照不到弯道的盲点,拆走了几十米的铁轨,等火车上的人发现时处理已经来不及了!

  已经是寒冬了,发现情况的火车司机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几乎是下意识的紧急拉动了停车的手柄,顿时几十米长的车身发出令人惊悚的尖叫声,巨大的惯性力作用着列车。十几辆车厢后车挤着前车,车身剧烈抖动,原本直行的车厢瞬间变成了扭曲的蛇形车厢。车厢内的护路军战士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被甩得七零八落,几名靠近窗口警戒的战士,被巨大的惯性直接摔出了火车,当场壮烈牺牲。

  遭遇战突然打响!埋伏在铁路两边的国民党光复军,同时疯狂地向火车扫射,一时爆炸声,枪炮声大作,好几名护路军战士来不及反应,便倒在了血泊之中。在短暂的遭遇挫折之后,郭维城立即指挥反扑,命令就地卧倒在车厢,从列车小窗户向外面射击,爆炸声,枪声四起,战火映红了黑夜。经过一番激烈交火,护路军稳住了阵脚。敌军虽然突袭得手,但终于不敌装甲车的火力猛烈,也不得不暂时退到了路北的村子里。远远地围住不能动弹的列车。

  敌人一撤退,刚才还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瞬间变得死一样的寂静。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无尽的暗夜潜伏着更大的危险。军火列车里紧急会议也在举行,护路军司令员郭维城决定由副团长饶民孚,俄语翻译姜桐率领三连突围。护路军战士们在车头处集中开枪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副团长带领60多名战士趁黑夜从损坏的车尾部悄悄地撤出,向我军已经控制的古城方向急行军求援。就在三连战士即将冲出包围圈之时,突然发生变故,行踪被敌人的观察哨发现了,在离鳌龙沟村两公里时敌人的骑兵赶到了,短兵相接,紧接着又是一场恶战在列车外打响。

  失去列车铁甲掩护的护路军战士对地形又不熟悉,加上夜色天黑,很快就陷入了被动。三连军事教员、收编的原伪军排长顾天恩一看形势不妙,临阵倒戈叛变。趁着混乱,将副团长饶民孚,俄语翻译姜桐当场打死,喊话对方要求投敌。在敌人骑兵的包围下。顾天恩要求余下的战士跟随他投敌,有六名战士坚决不从,并痛斥他的叛变行为被他当场枪杀,大部分护路军三连的新兵被迫放下了武器,只有几名战士趁着夜色逃出了重围,继续向古城方向冲去。

  在列车内的郭维城和护路军,听到了外面不远处的激烈枪声,猜测可能是求援部队和敌军发生了遭遇战,他焦虑万分但又无能为力,只能死守列车,苦苦的盼着援军。而16日这天拂晓前,国民党光复军再次向护路军和军火列车发起了猛烈的进攻,2000支枪和200箱子弹的巨大诱惑力,让敌人像打了鸡血一般,十几个亡命之徒一度登上了后面的篷车,甩出钩子试图勾走武器。发现敌人这一企图后,靠近篷车的护路军战士集中火力对准篷车周围一阵猛射,列车上的重机枪也同时开火,一时打的敌人血肉横飞,再一次重创了敌人,他们不得不退下篷车。

hs27.jpg


 

  天快亮时,这时光复军有人喊话,要求暂停交战。要求拖走列车旁的尸体,郭维城也想了解敌军是哪个部属的,就同意了,于是随车参战的嫩江军区作战科长姚玉亭,趁敌军靠近列车拖尸首的时候,询问他们头目的姓名,终于知道昨晚突袭的就是国民党光复军头目之一的刘汉的部下。这让姚玉亭眼前一亮,原来刘汉当过伪满时期的警察署长,署长是自己的一个远方的侄亲,姚玉亭在东北抗联做地下工作时就和刘汉有过一些接触,姚玉亭灵机一动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要只身深入虎穴,了解情况并劝降刘汉。

  郭维城司令员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看这架势,敌人来者不善,别说刘汉是你的远方侄子,你就是他亲爹,这会儿他也不会投降的。”姚玉亭说“昨晚冲出去求援的弟兄们生死不知,万一全部牺牲了,咱们在这儿就能等到援兵吗?我去和刘汉谈判,了解一下他们的虚实。”他宽慰司令员,“就是谈不拢,刘汉应该不会拿亲戚怎么样,要是围住我们几天没有援军,大伙儿就都活不下去了,我们必须去冒这个险!”

  与气势正旺的匪军谈判归降,司令员郭维城心里清楚,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姚玉亭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昨晚派三连求援方向的枪声急促而激烈,没有一个战士撤回到车上,万一被敌人包饺子了,剩下的是100多号人。在列车上最多能守两三天,我方的援军尚不知情况,敌方的援军很可能已经赶来。

  漫长的铁路线上,如果没有准确的情报,即使上级发现情况有异,再派兵搜索支援,时间上也来不及了。而谈判也不失为一个缓兵待援的计策,思虑至此,郭维城紧紧握住了姚玉亭的双手,“好吧?我不同意你一个人去,你要带上四名战士,一旦情况不妙拼命也要回来!”

  姚玉亭通过对敌人喊话,要求面见刘汉。光复军的头目之一刘汉也很意外,打了一夜仗,没想到还有远方的亲戚在车上,连续两次硬攻不下,光复军损失惨重,刘汉也很急躁。听手下汇报说姚玉亭要来当面谈判,正好可以一探虚实,连连说请。

  孤胆英雄姚玉亭与四位随从的战士一起,下了军列来到匪军头目刘汉设在村里的临时营地。刘汉满脸堆笑,假惺惺的亲自迎接,见面连连问好,安排酒宴招待。席间刘汉有意无意的问起了车上的兵力,姚玉亭认真地对他说,几百人总是有的,而且有重机枪,你们是打不赢的。目前共产党在全国是人心所向,势如破竹。我劝你们只有归向人民才是光明的出路。

  狡猾的刘汉一边虚与委蛇,一边试图从姚玉亭嘴里探听出我军的真实兵力,但姚玉婷就是不透露半点口风。刘汉越听越烦躁,粗暴地说,“你虽然是我的长辈,但也用不着你给我讲这些个大道理,老子就想知道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王,你说共产党能打赢国民党,但现在在东北的这块,咱地盘上还得是蒋委员长的部队管,我看你既然来了就不要回去了,你能把这2000条枪200箱子弹留给我,我保证给你留一个比科长大多的官位,要是你觉得不够,其他条件还可以再商量”

  姚玉亭一脸正经坚定地说,“你今天要拉拢我投降是不可能的。我倒要劝你看在咱们自家亲戚的份上,你只要修好毁坏的铁路,给列车上送水送饭让列车通过,就可以将功补过,否则一旦与人民为敌,注定你没有好下场!”两个人话不投机,越说越远,气氛僵硬,刘汉恼羞成怒,一把推开桌子强硬的说,“今天既然你们来了,就必须给我们留一挺机枪,省的我大开杀戒。”姚玉亭科长严词拒绝,刘汉恼羞成怒,连开数枪,姚玉亭当场饮弹牺牲,四名随同的护路军战士坚决不投降,因为枪支已经被敌人收缴,赤手空拳也要奋起反抗,最后都以身殉国,英勇牺牲。

  光复军头目刘汉杀掉了英勇的姚玉亭科长以后,马上指挥匪军又一次向列车发动进攻,一时间流弹纷飞,密集的枪弹打在列车装甲板上,爆豆般的砰砰作响。司令员郭维城指挥车内的护路军战士凭借装甲列车的优势和弹药的充足,一次次击退了疯狂的敌人,双方一时僵持不下,从早晨一直打到中午,又从中午打到下午。尽管敌人暂时攻不下,但郭维城仍然心急如焚,马上又要天黑了。敌暗我明,车厢缺水断粮,再拖下去,这批枪支弹药难免会落到敌人手里。

  晚上七点左右,正在苦苦激战的护路军战士突然发觉敌人阵脚大乱。郭维城一看大喜过望。我东北民主联军的援兵来了,原来住在古城的东北自治军北安第三支队骑兵旅支队长廖忠福接到死里逃生回来的三连战士报告以后,立即派出300余名骑兵火速赶来增援,光复军见势不妙,一时间吓得作鸟兽散,四处逃窜。

  一天一夜的激战,护路军击毙敌人50多人,击伤60多人,“人在枪在”,始终没有使我军的武器落入敌人手中,同时护路军也付出了牺牲副团长饶中孚等36个人的较大代价。

  为纪念和缅怀护路军烈士,1947年时任西满护路军司令员的郭维城亲自主持在齐齐哈尔市为护路军烈士竖起纪念碑,在代表着革命的大大红五星下方的纪念碑上,刻着“西满铁路护路军历次战斗殉难烈士纪念碑”。

  至于恶贯满盈的光复军头目刘汉和临场叛变枪杀护路军战士的伪满排长顾天恩,在这次战斗中侥幸逃脱了。一年以后,我东北民主联军组织了大规模的剿匪战斗,光复军烟消云灭,这两个人相继在混战当中被乱枪打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马上就报。

hs25.jpg

 

 

  郭维城(1912.8.21~1995.1.1),奉天义州(今辽宁义县)人, 1934年受党组织的委派,参加东北军,负责给张学良管理机要文电,摘译英文报刊杂志。西安事变爆发后,他草拟了捉蒋新闻稿、宣传提纲,向全国同胞、向全世界发布新闻。积极宣传中共中央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抗日战争胜利后,任齐齐哈尔护路军司令员兼齐齐哈尔铁路局局长、西满护路军司令员兼中长铁路滨洲线区军事代表、第四野战军铁道运输部司令员。

  抗美援朝战争中,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新建铁路指挥局局长、志愿军铁道兵指挥所司令员;回国后,任铁道兵第二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他是我军少数知识型指挥将领之一。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他是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委。

  郭维城将军忠于党,忠于人民,勤奋工作,任劳任怨,大公无私,清政廉洁,作风民主,联系群众,保持了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为创立和建设人民铁道兵,发展我国铁路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他的英名,将永载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