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防空洞向外望去,出乎意料,天空冷不丁飘起了雪花,雪下的好大呀!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像一张无边无际的大网,网住了天空、网住了群山,也网住了我一颗焦躁不安的心。前线战火燃烧,硝烟弥漫,炮弹声不时传来,野战救护所医护人员正待命出发。

  三八线马良山、高旺山一带,防御战即将开始。上级要求野战救护所向前靠近,以便及时抢救伤员,全所从药品器材到生活物资都做了充分准备。恰巧祖国补充来十位新卫生兵,男与女各五名,年龄在15、16岁,其中一位最小的闻淑莲刚14岁,分配到到女兵班后,和原来5名女兵组成了十姐妹。十姐妹女兵班受关注,瞧,她们个个英姿勃发,天真活泼,像一群可爱的小天使。

  班长是1949年入伍,年仅18岁的北京姑娘石景云。她看到初来乍到的小闻,问到:“你家是哪?”

  小闻回答:“沈阳郊区林盛堡那旮瘩!”

  石班长又问:“在哪培训的?”

  小闻答:“飘尔屯那旮瘩!”

  这个沈阳小女兵言语中常带这旮瘩那旮瘩,同志们风趣的称她“小旮瘩!”

  班长看到小旮瘩天真活泼的样子,又问:“你这么小年龄入朝参战,爹妈舍得吗?”

  小闻怔了一下,脸上露出淡淡苦色,然后说:“打我记事起,小鬼子占领东北,爹娘领着我和弟弟到处流浪、讨饭,从沈阳一直逃荒到黑龙江,大兴安岭碾子山、头道沟。我爹在我8岁那年去世。刚刚解放,回沈阳郊区农村,娘领着7岁弟弟改嫁。我跟着姥姥相依为命,艰难度日。我正在读小学五年级,赶上部队来学校征兵,招收卫生学校学员。前线需要,我就和班里几个女生一起报名,被批准参军。美国侵略者已把战火燃烧到鸭绿江边,我也要保家卫国。我们经过几个月短期培训,就来到了朝鲜前线。”

  我听了小旮瘩讲述,伸出拇指说:“你人小志气大,好样的!”

  按原定计划,救护所出发是夜间行军,突然接到上级通知,吃过早饭就要出发。有人纳闷问班长:“过去都是夜间行军,怎么改成白天啦?”

  石班长回答:“外边下雪啦,雪雾天敌机来的机会极少,是我们行动的好机会。”

  女兵班十姐妹同救护所同志们,冒着风雪翻山越岭来到三家里附近的一条河边。这条河仅有的一座桥已被敌机炸断,河面约有几十米宽,河水湍急,飞舞的雪花笼罩河面,眼前一片苍茫。我担心女兵班的十姐妹能否蹚过眼前这条河。

  石班长走过来,对我说:“小侯,你和小闻一般大,但你是男子汉,帮她背点东西。”她一边说着,一边把小闻的药箱挎在我脖子上。

  我对石班长说:“放心吧,我一定把小旮瘩的药箱带好。”

  小闻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我,目光里饱含感激之情。

  所领导挑选几名身强力壮又会游泳的男兵下河探路,探索出一条过膝深的过河路线。正值寒冷的冬季,河水冰冷刺骨,但任务紧急,必须过河前移!大家团结互相,保护好脱下的衣裤、炒面袋、药品、器材,不被河水浸湿。女兵见男兵们个个临危不惧、身先士卒,踏冰雪过河,行动快的已蹚过河到达对岸,又返回接迎,并呼喊着:“我来背你们!我来背你们!……。”女兵们不甘示弱,大声喊到:“我们自己过,我们能行!”十姐妹齐刷刷在河边脱下棉裤、袜子、鞋,捆绑在背包上。俩人一伙,手拉手蹚着冰冷的河水,迎着翻滚的浪花行进。雪光水色映衬着她们的绿色的军装,宛如一朵朵青莲。班长关心地问:“小旮瘩,在家蹚过河吗?”小闻说:“我们那旮瘩没有河。”

  “那你同芦维廉大姐结伴互相照顾,”班长说。芦维廉和小旮瘩刚一下水,冰冻的河水一下子像钻透了骨髓,腿上肌肉抽筋的疼,脚底光溜溜的,不知是冰块还是河卵石,脚掌脚趾被冰水冻的难以伸直,往脚心抽缩,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往前行走。

  我先过河放下携带的器材,立即返回时,见到小旮瘩,便急忙架起,只见她已冻得发抖,但还坚强的硬挺着,不叫一声冷。石班长组织大家过河时,她是压后阵蹚水的,她个子也较小走到深水处,水已快到她大腿处,她紧随我们后面,还为我们加油鼓励。这时小旮瘩感到小肚子下一阵阵疼痛,我听后说:“你肚子可能受凉了”。小旮瘩坚持着。班长发现,一股鲜红的血,顺着小闻大腿根往下流,血已滴在清澈的河水,刹那,恰如一朵大莲花向外扩散,随河水漂流。石班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说了句:“小旮瘩例假了。”我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一直架着她呢,没离开她,没离架。”

  班长哭笑不得地说:“傻小子!你不懂,胡说什么呀!”

       不多时,我们到达对岸,班长叫几个女兵围过来帮小旮瘩穿衣,关切地问小旮瘩你是第一次来例假吗?小闻说:“我不知道什么例假?是冻的肚子痛。”班长告诉她“这是女孩子生理成熟的开始,每月来一次月经,叫例假。”说完拿来救急包,帮她清理,并嘱咐她注意讲卫生,防感染。小旮瘩对班长的关照非常感动。尽管天寒地冻,但战友情温暖着十姐妹,她们在雪幕中英姿飒爽,展现出女兵的风采。

  我望着流动的小河,因飞雪拥抱而更加生动、更加精彩,更加美丽,那闪闪烁烁的浪花向我微笑,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传递着中朝友谊。

  十姐妹和救护所的同志们蹚过冰冷的河水,到达目的地——大乌里。石班长兴奋地说:“咱们唱一首歌吧,小侯,你来指挥。”

  我起了一个头,指挥大家唱起来:

  嗨啦啦,嗨啦啦,……天空出彩霞呀,遍地开红花呀,中朝人民力量大,打败美国兵呀。……

  歌罢,不知是谁逗乐地说:“是啊,遍地开红花,连这冬季的小河也绽开了红花。”

  我发现,小闻的脸腾地变红了。

  石班长嗔怪地说:“去你的,别和志愿军女兵开玩笑。”

       这血染的小河,留下了女兵永远忘不掉的记忆。

  河岸,爆出了一片开心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