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将军在《苦难辉煌》中讲述了中国革命初创时期的艰难历程,令人沧然泣下,感慨万千,并激起后人对先驱者无限的崇拜和敬仰。

  金一南将军的父亲开国将军金如柏伯伯原来也是红军二,六军团合并后的红二方面军的老红军战士,改编八路军后曾任贺龙120师358旅716团政治部主任、政委、旅政治部主任等职。那时的716团团长就是大名鼎鼎的独臂虎将贺炳炎。

  120师这支队伍里可说是战将如云:师长贺龙元师,副师长肖克上将,(张358旅)张宗逊上将,(独二旅)许光达大将,(彭358旅)彭绍辉上将,(359旅)陈伯钧,王震上将,(独立三支队)贺炳炎上将……廖汉生,余秋里,刘忠,王尚荣、黄新庭……中将,不胜枚举;少将更是数不胜数。

  由于所历战斗的残酷,120师里独臂将军最多。众所周知,在55年授衔的将军中有十个独臂将军,其中 六个都出自抗战期间贺龙领导的120师,且都是在激烈的战斗中负伤致残:358旅彭绍辉上将,独立三支队“左右一把手”的贺炳炎上将和余秋里中将,359旅717团政委晏福生中将,718团政委左齐少将,719团政委彭清云少将,都是120师赫赫有名的独臂战将。

        将星闪烁的戎装下面,一只只空袖中承载着众多先烈的豪魄英魂,述说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奠基时的苦难辉煌。他们在炮火连天的枪林弹雨中独臂擎起冲锋的战旗,血战湘江,跨过雪山草地,抗击日寇伪顽,荡滌腐朽的蒋家王朝;驰骋三千里江山,驱逐十六国外倭;铁肩担道义,独臂扫顽敌,于苦难中谱写着辉煌的英雄赞歌,用血肉筑起钢铁长城,承载着中华民族昂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1578011835745568_meitu_1.jpg

  在彭清云将军的回忆录中,有张震将军的亲笔题词“独臂举烽火,壮心照后人”,发人深省。我们这代在追忆讴歌这一段艰难困苦的历程时,不是为了评功摆好,吹嘘拼爹,更不是为了贴金抢眼,荣耀门楣,而是如张震伯伯所言:前辈用单臂举起的火炬,照耀后人奋进的方向;我们应继承先辈遗志,不忘初心,壮心不已!

  彭清云将军原是总参三部政委,之前是解放军政治学院副政委,再之前是47军副政委、141师政委,抗战时曾任120师359旅719团政委……彭绍辉,贺炳炎,余秋里,晏福生,左齐也都是抗战时期的贺龙元师120师的旅、团级虎将。这些驰骋沙场的独臂将军勾勒出抗日战场上一道炫丽的风景线。

       359旅的三个团政委都是独臂战将。在我原本的印象中,军事干部是管打仗的,政工干部是管方向的。但在研究了众多战将的战斗回忆录后,才发现从红军初创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艰苦建军过程中,“支部建在连上”是我党建军宗旨,军中的政工干部是要经常单独带部队直接参与军事行动并配合军事主官,组织决策,签署命令,上传下达,参加战斗,冲锋陷阵的指挥员,军政从不分家;而且在战斗最关键的时刻,政工干部是突击队的直接领导者,一声呐喊“共产党员跟我来”而挺身冲锋在最前沿,剑锋所指,所向披靡。这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克敌制胜的法宝。伤残后他们依然在政工岗位上义无反顾的用血肉换来的战斗经验无私为军事干部出谋划策,坚定的意志和崇高的信仰令人肃然起敬!战争1578011868925183.jpg年代军中的政治工作者们都是这样在战火中淬炼成钢的战斗英雄。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缩编为3个师,军长当旅长,师长当团长……各级干部富裕很多。在红军学校学习三年半军政科目的彭清云在717团完成敌后游击扩军任务后成立的抗日义勇军大队长被任命新成立的719团一营教导员。

  归建后的719团一营在破除日军25路进攻中参加了蔚县,广灵,灵丘间三角地段的“邵家庄伏击战”。战前王震旅长向彭清云透露了旅、团首长准备在本次战斗后让他接替一营营长的意图,并由其兼任此次“邵家庄伏击战”的突击队长,带领719团一连和717团9连埋伏在公路东西两侧。

  1938年9月28日359旅在“邵家庄伏击战”中共消灭日军5百多人,已载入史册,无需详细描述,但首次击毙日军将级军官却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新闻……

  当身边的通信员发现日军军官并报告突击队长彭清云时,他立即接过身边战士的德国造狙击步枪,迅速瞄准射击,一枪击毙日军主官:第二混成旅常冈宽治少将。真刀真枪的战斗不能寄望于侥幸,没有多年苦练的基本功底,何来战时炫丽的彩虹。这次八路军首次击毙日军将级军官(炮击日军阿部规秀中将是在其后的1940年),就是彭清云队长的杰作。timg.jpg

  也是在这次战斗中掩护突击队撤出战斗时,他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右肘负伤,为摆脱追敌延误了治疗而险些送命。在送往359旅前方医院的途中,彭清云已经由于失血而昏厥,命在旦夕,白求恩大夫为救亲手击毙日军将官的英雄驰骑匆匆赶到,亲自输血,三次接续血管失败,只好用工兵锯截肢抢救,才夺回他一条性命,获得新生。

  伤愈后,终因身体条件所限,放弃了做军事工作的夙愿,但他依然用崇高的信仰和坚强的毅力支撑伤残的躯体,随野战部队转战沙场,直至战争的硝烟散去。

  彭清云将军击毙了日军第二混成旅少将旅团长常冈宽治,白求恩大夫为延续生命用工兵锯为他截去右臂,他身体里流淌着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的血,用获得的新生继续在战场上勇猛厮杀……

  毎一位因战伤残的独臂将军们,都有他们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我们怎能不为先辈们的崇高的理想和奋斗精神而热泪盈眶。如今感人的故事离我们已经久远,无论如何想象,都不可能重现当时的感同身受。

  我们承载着前辈们寄予的厚望,可我们也已进入老年,重提这些扣人心弦的往事,是为了让前辈们这光耀千秋的优秀品质和精神财富永远传承。让我们永记历史的苦难辉煌,重启初心,继承先辈的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