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白纸笺,缱绻中写下一世唯美过往。云的留痕,浪的柔波,水的倒影,风的清歌,艳丽如同露珠,如莲般绽放着一种清泰,凝聚着不染红尘的绝美。今生今世,只有他自己内心的誓言,用一生罕见的默默相守,护卫着内心这片圣土,这位令他搭上一生的的绝世女子。   
   在这个绝世才女的身后,有多人默默地相守,但最终慢慢放弃,成为人父。独有一个人用一世的纯情,默默厮守着这片花香。对于一位侧重研究枯燥乏味“逻辑学”的哲学家来说,金岳霖先生终身未娶,他的生命始终徜徉在理性王国里,对感情王国里的芳香,始终徘徊不前,因为他理性的思绪里,始终装满一个女人的名字,旷世才女——林微因。

   
   金岳霖一九一四年毕业于清华学校,后留学美国、英国,又游学欧洲诸国,回国后主要执教于清华和北大。他从青年时代起就饱受欧风美雨的沐浴,生活相当西化。西装革履,加上一米八的高个头,仪表堂堂,极富绅士气度。最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他终生未娶。因为他一直恋着建筑学家、诗人林徽因。
   都说红尘的诱惑是无限的,有的人一生中爱过无数次,可以说他们的世界是多彩的。然而,他们内心的情又是空虚的。金岳霖的情感世界很少有人读得懂。他不管自己在林微因心中存在的轻重,一如既往的清守着这束花香。他的情感如波澜壮阔的深海,如星辰闪烁的高天,如潺溪松韵的森林,痴情一生,厮守一世,情史罕见。他对林徽因的痴恋,成了他生命里最温暖的国度。
   
   很多故事,停留在刹那芳华,唯有金老的那份博爱情感,撕扯着他一生的憔悴,也让同事家人黯然神伤。林徽因、梁思成夫妇家里经常每周聚会,金岳霖始终是座上常客。因为他们文化背景相同,志趣相投,交情也深,金岳霖对林徽因人品才华赞羡至极,呵护有质。金岳霖成了林梁夫妻的亲密朋友,他们夫妻很多心神无主的事都要请教金的定论。也并不是金岳霖一厢情愿的爱着林微因,林也异常痛苦哭诉着对梁思成说:她爱上了另一个男人,那就是金岳霖。梁思成以宽厚的胸怀对自己深爱的妻子做了回答,你是自由的,假如你们真心相爱,我祝你们永远幸福。当林把话告诉金岳霖时,金岳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退出,他说:“我不能拆散一对相爱的人,金先生的这一退出就是一生一世。
   
   春天的柳枝,绽放着数不尽的新绿,惹了一季的芳花。一段情感,总会在时光的隧道里由激情变得慢慢暗淡,唯有金老的情感始终如一,金岳霖从此封闭了自己的情感,再没有哪个女人能够走进他的世界。他将自己封闭到理性的逻辑王国里,心曲只为一个女人弹唱。直到他89岁寿终,而此时林徽因早已过世30年了。人的生命弹指一挥,人的情感脆弱如丝,只有金老这份执着宽厚的胸怀,容下了一生的默默厮守,把心事埋在心底最柔软的深处,不为人知的给自己一份憔悴。
   
   一份旷世期盼,被掩埋在生命的尽头,汪曾祺在他《金岳霖先生》一文中讲道:金先生对林徽因的谈吐才华,十分欣赏。现在的年轻人多不知道林徽因。她是学建筑的,但是对文学的趣味极高,精于鉴赏,所写的诗和小说如《窗子以外》、《九十九度中》风格清新,一时无二。林徽因死后,有一年,金先生在北京饭店请了一次客,老朋友收到通知,都纳闷:老金为什么请客?到了之后,金先生才宣布:“今天是徽因的生日。”金岳霖自始至终都以最高的理智驾驭自己的感情,为一个人终生未娶,爱了林徽因一生。
   
   理性的痴情,写在历史的一页。金先生高贵的品质渲染着读者,理性的对待自己的痴情,赢得了梁思成、林徽因夫妇的钦佩和尊重,也赢得了梁、林一生的友谊。我们不能不感叹中国老一代知识分子纯真而诚实的品格,高尚而豁达的情操,真情而大气的处世态度。这些宝贵的风范遗产我们今天还保留多少?
   
   一次相遇,承载了千百度的眷恋,让痴情的理念,始终定格在最柔软的边缘。风瑶红尘,花瓣朵朵在天空洒落,一片入怀,奠定了一世的空守,与干枯为伴,让心事成诗。
   
   红尘深处,心事如蝶,当一份情感密封,感情再没了飞翔的翅膀。梁思成并没有对情敌诗意仇视,金先生更是收起情感再不释放。金先生始终与梁家同邻而居,一如既往的交往。林的儿子女儿都尊称金岳霖为“金爸”,值得称赞的是金岳霖老人虽孤独无后,但天伦之乐尽享晚年,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儿子梁从诫一家和他生活在一起,一直养老送终。
   
   悠悠岁月,演绎着不老的传奇,我们从金岳霖身上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一片旷世的痴情。林微因去世后,有人曾多次采访金先生对她的情感,金先生毅然拒绝了,他说:“她活着我都没有说过,去世后我对你们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一道碎痕,用沾满星辰的笔墨,写给自己孤独,幸福的心海。也许金岳霖的话只有在心里默默地对林微因倾诉,倾诉他那坚守一世的苦衷,我想他们在天国相遇的那一刻,应该是凄婉与美好的。那浸满热泪的双眼应该是含笑的。生生世世的轮回,如一珠相思树,开满爱的新芽,她正在对着金老,回眸着歉意的微笑,这微笑刻骨,深情,温暖,眷恋。
   
   翩翩彩蝶,总是围满蜜蜂的追逐,爱着林徽因的男人很多,但徐志摩后来娶了陆小曼,梁思成也与林洙再婚。真正做到从一而终的,只有金岳霖。他为了林徽因,终生未娶,长居梁家左右,默默独守着孤寂的苦涩,和不摇的眷恋。
   漫漫红尘,流光泻尽,人们总期待更美的烟花。我不知道人的一生要经历过多少次爱的洗礼,假如你觉得对爱的厮守感到委屈,不妨看看金岳霖先生为林微因追悼会上的题词吧!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金岳霖题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