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五年前,堂妹十九岁的儿子做小工时,不小心从十一层脚手架摔下,抢救一个月后,家人放弃治疗。五年来,时常想起那个开朗活泼的大男孩。五年后,有了今天的短文。想说:尊重规则,珍爱生命。



  你想说:妈妈,我不想死!您就再给医院打最后一次钱吧。我才十九岁啊!等我好了,我会更努力的挣钱,使劲干活儿,不再让您和爸爸费心,不再跟弟弟打架争东西了。
  你想说:爸爸,求求您!儿子给您跪下了!我真的不想死啊!我才十九岁,我是您的长子啊!以后的日子我会跟您一起下煤窑挖煤,再也不会喊苦喊累了;我会跟您一起到工地当小工,也不说水泥会腐蚀皮肤了,我一定会特别、特别小心。一定不让自己从脚手架上掉下来。
  爸爸,您放心,如果我好了,盖新房的钱、装潢的钱、您抽烟的钱、喝酒的钱、打麻将的钱,都包在我身上,只要我好了,就绝对会老老实实挣钱的。您就再给医院交一万元吧。就一万!那时,如果我还苏醒不了,那……,那……
  你想说:爸爸,工地老板,不是已经给你二十万了吗?爸爸,你先拿来给我治疗吧。我还小呢。爸爸,要是我好了,我只干活,行吗?我不谈恋爱,不吃零食,不穿新衣服。我只挣钱。
  你想说:奶奶,您帮我跟我爸求求情吧。如果我好了,我天天陪您走路,陪您说话,帮你按摩酸困的双腿,我挣钱给您化。哦,对了,我也帮您传纸条捎口信,约肖爷爷出来见面。
  你想说:爷爷啊,您咋那么早就死了!现在可没有人能管住我爸了,他不给我治疗了,我活不成了。他说,老板说了,只有二十万,花在治疗上,就落不了几个钱;他说,老板说了,肯定是醒不过来了,如果继续治疗,你肯定是人财两空的。他信了老板的话了,要停我的药了,要把呼吸机撤了呀!把氧气撤了呀!把胃管撤了呀!爷爷啊,你快托个梦给我爸吧,让他千万不能把这些撤了!要是真撤了的话,我立马就死了。爷爷,我是您的大孙子,看在小时候我给您带来快乐的份上,您快帮我一下吧。
  你想说:弟弟,快给哥哥求求咱爸。让他再打点钱给医院吧。哥哥苏醒了,就拼命给家里挣钱,你就安安心心上学。你放心,你的择校费、全寄宿的伙食费、上大学的学费,哥哥一定给你挣来。就是你娶媳妇的钱,城里买房子的钱,哥哥也去给你挣来。只要哥哥能活着!
  可是……,可是……,你啥也说不出。就那样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两眼紧闭着,浑身缠满绷带,插满管子。

  你不知道,这是你出事的第十天了。医生连续五次会诊,给出各种治疗方案。
  你不知道,病房外,你的父母双亲,衣不解带一直守候在外。
  你不知道,贰拾万元早已花干,积蓄也已花干,外债已达十八万。
  你不知道,你父亲为你,找过骨科、脑科、内科、胸外科主任,他们都说,即使你醒过来了,也是植物人,不会呼吸,没有意识,生活不能自理,以后的日子需要别人伺候,余生将在病床渡过。
  你不知道,你母亲一夜间白了头,她痴痴守候在病房外,单等探视时间一到,就第一个冲到你床前,握着你的双手,喊着你的小名,期待着奇迹发生。她相信电视里说的,昏迷患者的家属,只要不离不弃,只要深情呼唤,就会出现奇迹。她始终坚信,只要不断喊你乳名,你的魂魄就会回归母亲身旁。你不知道,她早已喊哑了喉咙,喊白了头发,喊呆了神情,喊痴了面容。
  你不知道,你奶奶天天去牛王庙磕头作揖,烧香拜佛,她虔诚而庄严的承诺,只要你醒过来,她会给菩萨披红布、塑金身。

  一个月过去了。
  父母求神打卦,寄希望与神灵,看遍西医中医,求遍土医洋药,盼望奇迹发生。
  然而,无效。
  一个月了,父亲仍不放弃。从不信神的他,骑车百里,去求神婆发力,助你苏醒。
  然而,无效。
  一个月了,母亲仍不放弃。电视里说,按摩手指能促进苏醒。只要探视,母亲全力搓你手指,搓你脚趾,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指、盯着脚趾,她多希望你能动动啊!哪怕一下!
  然而,无效。
  一个月了,奶奶仍不放弃。始终晨、昏、午三次烧香给菩萨,希望菩萨保佑你快点醒过来。
  然而,无效。
  医生们多次改换方案,希望用高超精湛的医术,让你起死回生。
  然而,无效!
  重症监护室的年轻护士,更是对你呵护有加,她们小心为你输液,唯恐弄痛了你;小心为你翻身,唯恐你躺的不舒服;小心为你换药,唯恐伤口感染。她们希望奇迹发生!
  然而,无效!
  ……
  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那个阳光明媚却令人心碎的早晨,决定你生死的时刻来临了。
  监护仪撤了!
  心电图仪器撤了!
  呼吸机撤了!
  胃管拔了!
  ……

  不死魂灵飘荡在病房上空。
  你多想回到一月前:
  那时,你是工地最开心的打工仔,那天是你此生最快乐的日子。心仪许久的女朋友终于答应跟你相处了。她说,“我爸妈嫌你穷,我不嫌。我是跟你好,又不是跟钱好”。
  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叔叔哥哥们都替你高兴,他们打趣你,要你请吃麻辣烫。
  再有半小时就收工了,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女朋友逛街了,就能请她看《狮子王》了。
  天天干活儿,你都没时间看看电影,没时间看看这城啥样。你想,一定要请女朋友到最好的商场里看看,到电影院看看。
  你沉浸在自己的幸福里。
  乐极生悲。
  忽然,一脚踏空,你十九岁的身体脱离保护网,似箭又似风,任性的向着地面坠去,你无法控制的身体,如同你无法控制的思绪。 
  面对从天而降的雪花,徐志摩吟出“假如我是一片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的千古金句。你不是雪花,你更像一片从天而降的树叶,翩翩的从十一楼飘落。
  你看到了自己的一生。
  十九岁:工地上最年轻、最乐观、最阳光、最随和的打工仔。
  十八岁:理发店中最勤快的学徒。
  十六岁:乡村最潇洒的辍学者。
  十四岁:游戏厅最能冲关的初中生。
  十三岁:初一最用功的三好学生。
  十二岁:生日宴会上最幸福的小王子。
  十岁:小学最优秀的班干部。
  八岁:最听话的一年级小学生。
  四岁:小红花最多的幼儿园孩子。
  一岁:爷爷最宠爱的大孙子。
  半岁:全家最受欢迎的小皇帝。

  轻轻飘飞的你,穿越十九年的时空隧道,穿越十一层的空间距离,最终回到大地怀抱。迎接你的不是父亲有力的臂膀,拥抱你的不是母亲温柔的怀抱,而是坚硬的水泥地,是杂乱的建筑垃圾。胡乱堆放的杂物,托住了你年轻的躯体,也将半截钢筋插入你的头颅,而你,也用十九年的时间,完成了从生到死的生命历程。
  十九年前,你来了,在家人欣喜的盼望中;
  十九年后,你走了,在家人悲痛的不舍中。
  孩子,去吧!天堂不用辍学,天堂不用打工,天堂没有意外。
  孩子,走好!愿你在天堂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