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蹦乱跳的表弟突然死了,是喝“1059”农药死的。眨眼三天过去了,也许你的亡魂还没有走远吧?

  三天来,我在悲伤中不断地扪心自问,是谁逼得你走上这条绝路的呢?让你死得这样凄凉,这样窝囊呢?

  回忆着你经历的点点滴滴,再回头看看你的人生足迹,我绞尽脑汁地破译着你的喝药之谜,多么想找到个能说服自己,也能说服你的答案啊?!

  清楚的记得,在你11岁那年,咱村里一群小伙伴到下河套大方塘边上去玩。我们七八个孩子,只有小龙会游泳,你只不过会几下“狗刨”。小龙在方塘里像条鱼儿,一会儿从东游到西,一会儿从西游到东,美坏了。小凤乐得给小龙拍巴掌,放开银铃般的嗓子为他欢呼雀跃。你有些嫉妒,为了讨小凤的喜欢,拉住小凤的手说:“小凤,我也能从水库的东边游到西边。”

  小凤看你一眼,瞧不起地说:“你吹牛。”

  你说:“我游过去咋办?”

  小凤说:“那你就是英雄。”

  你跳到水里,一阵手刨脚蹬,正好游到方塘中间,再也游不动了,挣扎片刻,沉到了一房多深的水里。

  我们都不会游泳,谁能也救不了你。小龙虽然会游泳,但他是毕竟是个孩子,怎能救得了你呢?我们都吓坏了,在方塘边上拼命地哭喊:“救人哪——救命呀——”最后把二大爷喊来了,是二大爷把你从方塘里救了出来。你喝汤喝得饱饱的,肚子上像扣个小锅,躺在方塘边上的大石头上,过了半个多小时才醒过来。你呀,为了讨小凤一个笑脸,为了当“英雄”,不会游泳偏逞能,差不点儿白白地送了小命。可是,你知道后来小风说你什么吗?她说你:“能装!能吹牛!是个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家伙!”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各家的小日子过得都挺红火,可你家过得还是紧巴巴的。你今天打鱼,明天摸虾,吹吹忽忽总是找“大的”干。气得二大爷臭骂你:“长个灌铅的脑袋,整天想抱西瓜,还能过好日子!”

  二大爷骂是骂,还真心疼你,白给你二条大肉牛不算,并送给你一本古老的“牛马经”,还有一本“科学养牛”。从此,你在二大爷的帮助下开始养肉牛,埋头苦干三、四年,还真发了财,在村子里也称得上是个富户了。可谁也没想到,你发了财又不知道姓啥了,又开始瞎折腾。说什么人们管你叫“大牛倌”不好听,你还要花钱竞选村主任,再也不想当“牛倌”了。

  你悬悬忽忽地请客拉选票,你云山雾罩地塞钱拉选票……可群众眼光比雪还亮,谁能选你呢?村主任没当上,还把几万块钱白白地打水漂了,你把脑袋耷拉到裤裆里,又成了穷光蛋。

  气得二大爷又臭骂你:“金銮殿不是猴坐的,做梦娶媳妇竟想美事。”话又说回来,二大爷也真够意思,又给你两条牛,叫你夹起尾巴好好做人,勤劳致富,别在想邪的歪的。你又兢兢业业,苦干了整整五年,又发了养牛财,存款达到了十几万。这时候,天底下又着不下你了,你整天五吹六哨的还不算,又犯了折腾病,从心眼里不爱听“大牛倌”这个称呼,一心想改换门庭,到城里去当风风光光的大老板。

  就在前半年吧,你求人贷款,找亲友借钱,加上自己的存款,在城里租了一层楼,开起了大酒店。你如愿以偿当上了大老板,再也不是“大牛倌了”,也真风光透了。可你虽然会养牛但不懂得经商之道啊!半年过去就赔个稀里哗啦,闹个腚眼毛光不算,还欠了不少外债,讨帐的不离门,外债足有十几万元吧?

  老板,老板的名字怎么好听,但当不了钱花,十几万元的外债你拿什么还呢?你知道自己已是五十挂零了,担心这次跌倒再也爬不起来了,你也没有脸再见二大爷了,心里越想越没有缝,于是,你选择了“1059”……

  俗话说:“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表弟,你不该寻此短见啊!现如今说什么也是如烟如雾,世上真的没有后悔药啊!

  表弟呀,你虽然永远地走了,但哥哥还是告诉你,是你自己害了你自己。假如真有来世的话,你千万切记:不要好高鹜远,虚荣心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