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辍学与上学、带孩子与工作之间选择,我想,大多数人可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继续上学,选择工作。上学意味着你是学生,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学校,这里有储备丰厚的书籍,有爱好相同的同学,有干净整洁的学习场所,有排忧解惑的老师,更有畅想未来展望明天的朋友和氛围。工作意味着你有轻松的工作环境,有不菲的固定收入,有优渥的日常生活,也许还会有令人羡慕的大好前程。
  这个非此即彼的问题,母亲给出了简单明了却令人遗憾的回答:辍学、带孩子。
  那是五十多年前,母亲带着半岁的我,去乡下做师范学院最后的毕业实习。即将毕业的她认真敬业,晚上备课,白天上课,一天的大部分时间全部用来工作。我还很小,不会走不会跑更不会表达自己的需求,只会静静的坐着、躺着甚或哭着,“你小时候很听话”,母亲常常对长大了的我这样说。
  原本可以平安无事,母亲可以一边带我一边工作。但一件小事的发生,让她忙碌简单的生活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一天下课,前来探望的表姨抱着我,冲匆忙回家的母亲嚷道“可别再上班了,铃儿差一点就没命了。”原来,母亲临走前我正睡觉,她安顿好我,就去上课了。许是醒后我不断翻身爬行,不小心,用来捆绑小被子的布帯从腰间滑到了脖子,幸亏表姨来了,否则会出现啥情况,真不知道。“管娃要紧!”表姨这样提醒母亲。
  母亲才二十三岁,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惊魂未定的她顿时不知所措。
  这是一件极为平常的小事,哪个孩子不是这样险情不断呢!哪个母亲不是常被孩子的各种状况惊得提心吊胆!可母亲却做出了极不平常的决定:弃学带孩子。
  这是一件看似平常的小事,可它却改变了母亲和我们姐弟的命运。母亲迅速办理退学手续,迅速把她和我的城市户口转回农村,带着我回到爷爷奶奶的家,我也正式成为千万农村户口中的一员,成为预备农民。千万不要小看城市户口。六十年代,有城市户口,等于有吃穿不愁的优越人生,有美好的人生前景,多少人为此奋斗终生,多少人为此流血流汗,又有多少人在向城市奋斗的道路上,迷失自我,丧失尊严。
  此后,母亲由学生妹变成农村女,开始了长达多年的体力劳动。返乡后,母亲很快掌握了劳动技能,学会了各种农活;很快就与其他妇女一样,下地干活;很快学会了织布纺线、裁衣做鞋。此时的母亲,没有年轻女子的娇弱,没有大学生的优越,早出晚归,在田里在泥里,毫不惜力的劳作,没有任何怨言。母亲把离校后的日子过成了诗。早春,她在刚刚返青的麦田追肥;盛夏,她在密不透风的玉米地除草;金秋,她在雪白的棉花地摘花;严冬,她又起早贪黑,纺线织布,赶做我们的衣服鞋袜。
  春种夏忙,母亲没有抱怨;秋收冬藏,母亲没有抱怨。在我记忆中,从没见过母亲愁眉苦脸,从没见过母亲疾言厉声,她总是那么开朗,仿佛生活永远美好;她总是那么温和,仿佛从没忧愁;她对人总是那么亲切,仿佛所有人都是她的至亲家人。这使她的朋友遍及各个年龄段,上至八十岁下至十八岁。左邻右舍,谁有烦心事,都会找母亲出谋划策;亲朋好友,谁家有矛盾,都找母亲出面调停。我们笑称她是“调解委员”。
  关于辍学的前因后果,我从没问过母亲。确切的是我先前并不知道母亲是大学生,不知道她曾经是数学专业高材生,不知道在校时,她是学校军乐队首席鼓手,不知道母亲唱歌相当好听。我只知道,母亲会讲故事,知道母亲兄弟姐妹八个,她行五,被送人后自己跑回家;知道母亲考学时,大姨出嫁大舅工作,二舅二姨正上大学,家里没有劳动力,姥姥希望有人帮她一把。因此,当母亲跟同伴去考试时,双方家长说出截然相反的祈愿。姥姥对母亲说,最好题难,你不会,考不上。邻家姥姥给她女儿祷告"但愿题简单,你都会,能考上"。
  任何事情的发展都不会以个人的愿望为走向。母亲接到了录取通知,她央求姥姥“让我去看一眼学校是啥样,就一眼。” 好不容易上学了,可如今却要辍学,这着实可惜。如果邻家姥姥知道了,兴许会说“还不如让我女儿替你上学呢!”
  辍学事件在家里引起怎样的反响,母亲没有说过,父亲没有说过。我想大约娘家、婆家都支持吧,毕竟养育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事,毕竟,谁都抽不出时间来看管我。也许,辍学事件在我的祖辈那里很平常,平常到在他们有生之年,四位老人从没提起过。
  让我想想,关于这事,五十多年的日子里,我听到过哪些意见。五十多年来,记得最清楚的是父亲和表姨的话,而他们的意见竟然与母亲相反。
  父亲常说“我欠你妈一个上学机会”。当年,父亲在兰州当兵,他认为应该上学,建议请保姆带孩子,保姆费他想办法。母亲清楚,父亲六块钱津贴,除去寄给家里,除去买零用物品,所剩无几,请保姆谈何容易,简直是天方夜谭!
  表姨建议把我送人。表姨年长母亲三岁,她俩是校友,在学校,她以母亲监护人身份自居,因此,在母亲人生的十字街头,这表姨给出一个直截了当的解决方法:把我送人。“大学多难考啊,既然上学了,就一定要坚持毕业”。也许她还说"你这么年轻,不能为一个孩子耽误前程。再说,孩子以后还会有,可上学,错过这次就错过了一生。"这表姨知道知识对女性命运的重要性,知道大学生毕业会有美好的未来,知道辍学后的后果,她极力反对母亲为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放弃自己大好的前程。
  继续上学,毕业后有体面的工作,有不菲的工资,有受人尊敬的地位,也许还有高升的机会。这一切美好未知的将来,并没有带给母亲多少诱惑,她毅然选择辍学,为了我,为了父亲安心服兵役,为了祖辈们不再操心。
  那时,我真的好小,六个月的人,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甚至不会自己睡觉,我需要有人抱着有人哄着,有人全天候看护着,母亲做到了。她的决定使我顺利在母亲呵护下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使我享受到世上最伟大最无私的母爱。
  自然,我不知道,当着幼小的我,她们还讨论了什么。只知道,我大学毕业时,我参加工作时,我结婚时,我成为教授时,表姨都会说“多亏没把你送人”。
  母亲的决定常常表现的不合常理,辍学之后又有一次与众不同的决定。
  曾几何时,我就读的小学缺少教师,村支书几次前来,请母亲担任数学教师一职,母亲婉拒了。校长找到三年级的我,让我做说客,动员母亲出面教学。我领命而去。一个小学生,能被校长委以重任,该有多么自豪。我怀着志在必得马到功成的激动,一路想象着母亲做了老师的美好场面:
  "当上老师,母亲就不用风吹日晒了,就不用干繁重的体力活了”,“母亲给我们上课,在作文课上,我第一个交作业,她肯定会把我的文章作为范文读给大家听。上课中间,我可以不用等下课就去厕所。还有,考了第一,再也不敢有人妒忌我。还有……。还有……。”我以三年级学生的阅历,想象着母亲成为老师后,她和我所能得到的所有好处。一时间,沉浸在无边的幻想中。
  然而,母亲拒绝了!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母亲不去的原因:爷爷奶奶年纪大了,需要母亲照顾;我们年小,需要母亲照顾;父亲远在侯马,顾不了家;我家远离学校,顾了学生,顾不了我们。当然还有母亲没说出来的另一层意思:“学业早已生疏,不能耽误学生”。
  在父母结婚六十年的时候,我悄悄问母亲,放弃上学后悔过没有。母亲学的数学,她的回答却富含哲理,“人一辈子要遇到许多选择,一旦决定了,就朝前走,后悔没用。”   
  从二十三岁的年轻学生到八十岁的耄耋老人,母亲的任何决定都显示出她独特的风格和魄力。在城市与乡村、现代与传统、舒适与艰辛之间,她毅然选择后者,几十年,从不抱怨从不后悔。我忽然觉得,子女能健康成长,是有辛苦自己一心顾家的母亲;家庭能平安和谐,是有不辞辛劳乐业奉献的母亲;国家能长治久安,是有成千上万的建设者,而他们背后,站着一个又一个伟大的母亲。我的母亲不是名人,不是专家,但她却用行动诠释了基本的生活哲学:人生常会面临选择,一旦决定,就不要犹豫、不要抱怨、不要后悔,认真做事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