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盱眙的朋友把我拉进一个微信“朗诵群”,说周六下午有一个活动,有兴趣的可以报名参加,正好我周末回家有空就报了名。


  我的普通话底子差,用他们的话说是那种“十个阿拉伯数字都读不准的人”。可是,这不影响我对朗诵艺术的热爱。


  活动地点就在盱眙大剧院二楼,我按照规定的时间来到指定地点。因为是第一次活动,一共来了十几个人,大多也是第一次见面。我见其中一个人很眼熟,再细看一下,竟然是三十年前一起学绘画的画友杨立霞。


  她的父亲是盱眙援疆的知青,后来留在阿克苏工作了。她和哥哥、两个姐姐都是在阿克苏出生的,直到八五年底调回盱眙。所以,她的普通话说得很顺溜。


  小时候,她天性顽皮,喜欢与男孩子一起爬树、弹钢珠、玩“火圈”,把衣服弄脏弄破,经常挨妈妈打骂,所以曾经怀疑自己不是妈妈亲生的。一般人家都是“严父慈母”,而爸爸却很疼爱她,平常喜欢给她扎小辫,别人的辫子都是三股的,爸爸会给她编四股的、五股的,还取名叫“四季常青”、“五谷丰登”。去别人家作客,爸爸也会带着她,而两个姐姐从来就没有这个待遇。


  那时,父亲还经常带着全家去看露天电影。没有开映的时候,她和一帮小孩子在舞台上追逐打闹、翻筋斗,她的连续前空翻经常博得全场热烈的掌声。有一回,河南来了一家杂技团表演,她对杂技表演非常感兴趣,回家就模仿练习,可是始终不能达到专业演员的水准。第二天,对杂技充满好奇的她就四处打听到杂技团后台问他们是否招人,他们看她的身体柔韧度很好,就问她是否能吃苦,她说可以。她就回家告诉家人,妈妈说好啊,你喜欢就去呗。可是爸爸舍不得,担心一旦进去了,训练时人家不管你死活,伤了身体怎么办?当时她还记恨了爸爸一阵子呢,后来才知道那是父亲深沉的爱。

微信图片_20190312034935.jpg

  1985年,父亲在内地的老战友托了关系才调回了老家,她也一同转学回到了盱眙。因为当时盱眙与新疆的作息不同,新疆的学校是周六下午休息,而这里不休息,也没有人告诉她,她下午就呆在家里没去上课,结果被老师按旷课半天论处,并且不给她分辩的机会。她当时觉得心里真委屈,在新疆的时候她还是学习委员呢。因此她心里的落差很大,突然有种从天上掉到地上的感觉。


  当时也有一些美好的记忆,因为自己喜欢唱歌,课间经常模仿男女歌星的演唱,同学们围着听,都说模仿得太像了。音乐老师还建议她去参加模仿秀节目,他说说不定还能获奖呢。


  除了唱歌,她还喜欢丁建华和乔榛的电影配音,那种富有磁性的声音魅力深深地吸引着她。渐渐地,她开始喜欢上了广播剧、电影、电视剧角色的声音模仿。


  初中毕业的暑假,在新疆工作的叔叔过来看他们,当时县文化宫开设绘画培训班,叔叔就帮她报了名,于是,她又喜欢上了画画。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认识的。她平时画画很认真,别人都回去吃午饭了,她还在画室里揣摩自己的画,总觉得与别人的画相比较,有哪里不尽人意,直到自己修改满意了为止。由于长期没有定时吃饭,那时她的胃得了毛病。


  艺术都是相通之故吧,读高中时,她开始迷上了诗歌,席慕容、余光中、徐志摩的诗读了很多,在淮安书店还特地买了一本洛湃的诗集。自己灵感来的时候也会写几句,后来与新疆的一个爱好诗歌的朋友通过书信经常一起交流切磋,很多时候最终都会采纳她的意见和建议。


  那个时候,台湾有个电台叫“中广流行网”,他们的口号是:让海峡两岸中国人同时体验轻松活泼浪漫的流行感受。她渐渐开始对广告创意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天空闲的时候就琢磨广告的词汇、画面、灯光、背景、音乐,那时的心情也很舒畅,身体内似乎有一股喷薄欲出的力量。


  因为高三的时候学习不是很好,所以她没有参加艺术院校的考试。学了好几年的绘画,只成了纯粹的业余爱好,但也说不上什么遗憾。

微信图片_20190312033358.jpg

  高中毕业后,她就参加了县水泥厂的招工考试成为一名操作工。因为平时工作不是很紧张,空的时候她就在笔记本上写诗或者画画。有一次,她下楼时不慎从楼梯上摔倒,腰椎受了伤,当时自己也没有太在意,吃了几片芬必得,休息几天感觉疼痛减轻了就去上班了。谁知,过了半年以后,有一次在弯腰拾东西的时候,突然腰就扭伤了,不能动弹,到医院拍片,结果是陈旧性、压缩性骨折,以后腰就经常会有隐痛。


  说着说着,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父母的年龄也大了,母亲的心脏不太好,他们整天在她耳边唠叨:赶紧找个老实可靠的人嫁了,万一哪天我们不在了,就算以后要饭也有个领路的。听得她心里酸楚楚的。


  其实,经人介绍她也见过几个男孩子,可是见面没有超过两次就结束了,大多是她没有看上人家。这次是一个以前一起学画的画友介绍的,见面以后也没有太好的印象。介绍人劝她说,谈恋爱不能只凭第一次见面的感觉,必须要相处一段时间才能真正了解一个人。于是,她想:从表象上看,这个男孩子也还蛮老实的,那就处处再说吧。后来,男孩子去她家几次,喜欢与她的父亲和哥哥下棋。时间一久,大家都感觉这个男孩子还不错。男孩子也说很喜欢她说话的声音,她也在心里慢慢地接受了他。


  结婚以后,小夫妻的日子过得也蛮和谐。她喜欢做饭、洗衣、做家务,丈夫每天就主动洗碗。怀孕的时候,她妊娠反应比较重,时常干呕,胃口极差,那个时候有外地运来的枇杷,16块钱一斤,老公也舍得买给她吃。由于她除了喜欢吃鱼,其他的荤的吃的很少,夜里时常会饿,老公就夜里为她煮宵夜,削水果,弄好放在床头。那时他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也确实让她刻骨铭心。在孩子出生前两个月,工厂倒闭,全厂职工都买断工龄下岗了。孩子出生以后,她就没去上班,在家里做了全职家庭主妇,每天变着花样给老公和孩子做好吃的,一家三口过得也是其乐融融。


  为了省钱,也是她的一项兴趣爱好,经常动手为小孩改衣服,把大人不穿的棉毛衫两只袖子剪下来,再到定制棉毛衫的店里上一个腰带,加上两个小袖口,就成了一条开裆裤了。大人的内衣领子松了,扔了又可惜,换了也不好看,就把他改小,领子袖子配上一样的颜色,就像新的一样。大人不穿的牛仔裤,她按照孩子新买的裤子尺寸,翻过来照葫芦画瓢修改一下,正面再买几块好看的卡通布贴画,熨烫后贴上。有时候把牛仔裤的口袋翻过来,或者找其他不同的面料色彩搭配涂鸦式的图案缝制在上面,看上去还很时尚呢。上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经常有家长问她孩子的衣服是在哪买的?她告诉他们是自己改的,他们都很惊讶,说她真是太棒了!那个时候的她也会感到无比的自豪,既省钱了,又实践运用了自己的创意。


  孩子小时候学骑车、溜冰,都是她教会的。儿子上二年级的时候,有人在小区门口招生英语培训班,孩子想报名,她就给他报了。三年级的时候,他想学跆拳道、小主持人培训班,她都想办法给他报名。只要他想学,没有条件她创造条件也要让孩子学习。


  后来,丈夫外聘去浙江一家集团公司去上班,她送他去车站,挥手告别的时候,一向刚强的她忍不住泪流满面。也许是离别的时候,更能体会夫妻之间的那种相互依靠吧。

微信图片_20190312033344.jpg

  谁知道丈夫从浙江工作几年回来以后,开始沾染上赌博的恶习。起初,一周去牌场三两次,后来是每天下班就直接去牌场,晚上10:30才能到家。


  有一次,因为她的腰椎病复发,读幼儿园的儿子周末要去参加二胡培训班,她让他去送一下,他居然掏钱给儿子打出租车去也没有离开牌场。从此以后,她只好强忍着病痛陪儿子坐公交车去培训班,因为平时她坐公交时经常会给别人让座,这种言传身教,都影响着儿子幼小的心灵。有一回,她站在公交车上,腰疼的厉害,身体扭曲着,还在咬牙坚持,儿子四处张望,竟然连一个让座的人都没有。一向内向的儿子,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我妈妈腰疼,谁给我妈妈让个座?当时虽然没有站起来让座,但是她心里感到暖暖的,心想:儿子也知道关心妈妈了。


  朋友跟她说女人千万不能呆在家里,这样会生闷气,你也上班了,没时间管孩子,老公自然会管。儿子中午在学校代饭的时候,她就在朋友的烟酒店里上班,因为朋友允许她抽空档接送孩子上学放学。没想到,他每天依旧在贪恋在牌桌上,4个月下来,孩子成绩一落千丈,暑假快开学了,作业只做三分之一,儿子都上五年级了,再这样下去,恐怕孩子就耽误了,她只能再次把工作辞了。


  那个时候,她多次苦口婆心的劝说丈夫,也无济于事。她就在心里暗暗的下决心,熬到孩子满18岁就离婚!以后的日子里,两个人一直冷战,一向要强的她从没有回娘家诉苦,怕母亲担心。因为孩子三个月的时候,老爸怕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太辛苦,就让他们一家三口搬到娘家住,一直到儿子两岁半才回到自己家。


  阴雨天的时候,腰痛就会时常发作。有一次,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与丈夫发生了口角。丈夫竟然大言不惭地说:我每天辛辛苦苦上班挣钱养活你们,平时工作压力大,下班了打牌放松一下不行吗?如果不是我,你们都去喝西北风了。她的心被深深刺痛了,没有再与他争辩。


  第二天,她就撑着病体去应聘了一家品牌服装专卖店,由于她有几年绘画的基础,样品服装展示的颜色和款式搭配都很时尚,深受老板的器重和赏识。她也重新开始定位自己未来的目标和方向,直到专卖店租赁期满。


  盱眙有一家广告平台叫“万事通”,她看到平安保险公司招聘电话助理的信息,感觉自己的普通话还可以,如果每天接接电话,登记一下保险理赔信息也不错。于是,她去应聘了,当时四十多个人报名的,初试只通过十几个人,复试后只剩下七个人,她是其中年纪最大的。他们去淮安一周全封闭培训都参加考试,都取得了保险业务代理资格证。可是,上岗的时候却叫她去跑业务,因为当时大家对保险业务还是有成见的,认为保险都是骗人的,于是她就回家了。

微信图片_20190312032335.jpg

  2012年,有个以前一起上班的同事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工作介绍她再次进入保险行业,渐渐的她对保险业务有了全新的认识,就一直做到现在。由于保险公司上班比较自由,下午基本没有什么事情。有一次,一个同事带她去健身房玩,当时有个瑜伽课程在报名,她很感兴趣就报了名。通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她有时感觉训练的时候自己的腰椎有点不舒服,一些资料上也说腰椎有病的人不适合练瑜伽。但是,有一个瑜伽老师却说只要训练得法,按照特定的腰椎康复训练要求去坚持练习,对治疗腰椎病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就这么,她一直坚持练习三个月,感觉自己的腰椎疼痛明显减轻了许多。后来,她还去苏州、天津、北京等地参加瑜伽康复理疗课程的学习,现在她的腰椎恢复的也很好,还考了瑜伽教练证,在一家瑜伽中心做兼职教练。


  2017年,她参加了盱眙的“樊登读书会”,因为读书会的平台上有一个有声读书功能,他们推荐的书目可以通过耳朵去收听,这种有声阅读的形式在社会上还渐渐地形成了一种潮流,她再次燃起朗读的兴趣。


  2018年,全民阅读在全国掀起了朗读热潮,各地纷纷成立各式各样的朗诵团体。盱眙当地也相继成立了盱眙朗诵协会、都梁阅读会,她更是如鱼得水,积极参加各家社团举行各种讲座、培训、比赛,还随当地的公益组织一起去工厂、学校进行志愿者义务朗诵经典的活动,因此,她还被盱眙全民阅读促进会评为“优秀朗读者”。


  因为我们是画友兼诵友的双层关系,她应邀参加了上次在怀远举办的银河悦读笔会,结识了我们很多银河悦读的文友。我自己开通的微信公众号“MQ艺术沙龙”里很多的文章都由她义务朗读,也收到广大阅读者的一致好评。


  目前,她已经注册了银河悦读,并且有朗诵作品在网站有声文学链接中亮相。她还表示,要加倍努力训练自己的朗读技能,如果网站开通长篇小说的诵读栏目,她一定会积极参加,争取给大家带来满意的有声作品。


  她的网名叫快乐崇拜,闲聊的时候,我问她这个网名的由来。她说,自从与读书、朗诵结缘以后,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时光是多么的虚度,也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做一个快乐的人才是自己最终的追求。


微信图片_2019031203231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