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8日,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节目中,以《八一勋章获得者冷鹏飞:英勇果敢、冲锋在前的战斗英雄》为题,介绍了冷鹏飞的英雄事迹。节选如下:

1969年3月2日,敌军悍然入侵我领土,我军被迫进行自卫还击。时任营长的冷鹏飞所带部队就在前沿阵地,他积极组织准确有效的炮火反击。在上级统一指挥下,与兄弟部队一起击退了来犯之敌,取得了首战胜利。 

3月15日清晨,敌军又一次侵入我边境。冷鹏飞闻令带一个加强排迅速登岛,指挥岛上我军部队共同歼敌。为便于侦察和指挥,冷鹏飞把指挥位置前移到了敌炮火打击范围内,首创用火箭筒超近距离打击敌装甲目标的战例。
       战斗进行到关键时刻,冷鹏飞指示配属炮连代理排长杨林带领2门无后坐力炮“往前靠、放近打”,同时命令二排长张印华组成火力掩护小组配合攻击。
      11时52分,又一轮冲上来的敌装甲车用机枪疯狂射击,冷鹏飞左小臂中弹折断,仅靠一点皮肉与上臂连接。他侧卧在雪地上继续指挥战斗,最后在上级多次催促下,才将岛上的指挥任务交给了友邻部队同志。被送去后方救治时,冷鹏飞由于失血过多,已处于昏迷状态。timg.jpg
       在这次自卫反击战斗中,冷鹏飞指挥守岛部队与敌军激战9个小时,顶住了6次炮袭、3次进攻。1969年7月30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授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的确,当年,面对苏联边防部队入侵我七里沁岛等岛屿的行动日益升级,身为营长的冷鹏飞,就率领部队横刀跃马、坚守边疆,英勇果敢、冲锋在前,展开了面对面的严峻斗争,直至1969年3月2日苏军悍然入侵我国珍宝岛,首先开枪打死打伤我方人员,爆发了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3月15日和17日,我们再次打败了苏军对珍宝岛更大规模的进攻侵略。
      在3月15日的激烈战斗中,冷鹏飞营长英勇果敢,带头冲锋陷阵,靠前指挥,带领部队英勇作战,消灭入侵的敌军,而他的左小臂却被敌人的机枪子弹打断,现在公布说:“仅靠一点皮肉与上臂相连”。可见伤势之重。夺取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冷鹏飞重伤流血,为国家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一年,他36岁。

我们当年参加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的所有战友,都非常敬佩冷营长英勇果敢的指挥和勇敢顽强的战斗精神!
       2009年4月6日,我们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多名参加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的老兵,自发地聚集在黑龙江宝清县的珍宝岛革命烈士陵园,隆重纪念珍宝岛自卫反击战胜利40周年,深深缅怀牺牲的战友。
       这年,冷鹏飞首长虽已76岁高龄,仍然与老伴一起,出席了这次纪念活动。我看到,在宝清陵园,他一座一座地走遍了68位珍宝岛烈士的坟茔,瞻念烈士,表达对并肩作战的战友的深深哀思。
       在陵园,冷鹏飞首长与我和另一位战友在烈士墓前合影,我们一起哀悼烈士战友,这次,他把照片拿在手上,仔细端详。看到这张照片,冷鹏飞的儿子浩军脱口说:后面是我妈妈!

1969年的那个寒冷3月,我在23军部队参加了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并且荣立了三等功。将近50年了,我对珍宝岛仍然魂牵梦萦、岁月难舍。
       2017年9月,我第三次登上珍宝岛,并且和一些战友一起,以文学作家名义,参访了我国虎林市对面的俄罗斯的列索市、伊曼市。特别是伊曼市,当年入侵珍宝岛的伊曼边防总队就在此。这次,我们现场观看了该市博物馆中对于“达曼斯基岛事件(即我珍宝岛)”的展示,还观看了他们设立在伊曼市的入侵珍宝岛时被我击毙的5名阵亡人员的墓碑(对此,我或视情另作报道)。
       从珍宝岛返回时,在沈阳得知我们尊敬的冷鹏飞首长住院查体。于是,我们5名参加过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的老兵,相约去看望老首长。微信图片_20190302205634.jpg
     (作者与老英雄冷鹏飞在一起)

我们走进病房,首长已经站在床前迎接我们,和我们一一握手。

落座后,首长一再说:这个八一勋章,既是授给我的,也是授给所有参战部队和官兵的,是对大家的奖励。我们军人,保卫国家,流血牺牲,是应尽的义务。有习主席领导指挥,我们要建设铁的部队,做“四有”军人,圆满完成保卫国家的任务。

冷鹏飞在3月15日的战斗中受重伤,被送到佳木斯驻军224医院治疗。3月20日,沈阳军区二工区军务科副科长孙征民带领万忠魁参谋等小分队登上珍宝岛执行排雷任务,不幸光荣牺牲,后来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万参谋也同时身负重伤,被地雷爆炸的弹片打进头部、肝脏,炸断了腿的胫骨、腓骨,荣立一等功,也在224医院抢救、治疗,恰巧和冷鹏飞住在一个病房。
       当时,万参谋的女儿万真是牡丹江223医院的护士,医院特批了两个星期假,让万真去佳木斯看望受重伤的父亲。在医院,万真不但细心照顾父亲,也细心地照顾一个病房的冷鹏飞,两位为祖国而流血负伤的英雄、功臣,结下了深厚友谊。
       这次,冷鹏飞见到了万真,两人真像父女相见一样高兴,冷鹏飞仔细询问万真家里的情况,万真关切地查看冷鹏飞的伤口,两情交融,他们相谈许久。微信图片_20190302205729.jpg

48年前的伤疤,明证着英雄对敌军的仇恨、对祖国的忠诚!
       战斗英雄孙征民烈士,是珍宝岛战役我军牺牲的职务最高的烈士(正营职),3月20日他牺牲那天,正是他的女儿出生的那天,真令人悲伤、唏嘘不已!
       这次,孙征民烈士的儿子大鹏来看望冷鹏飞,更增添了悲壮的气氛。他带来了全家人对冷鹏飞的挂念,冷鹏飞关心着他们全家的情况。英雄、功臣后代们久久地紧握着冷鹏飞的双手,祝愿老英雄安康。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胜利后,上世纪70年代,冷鹏飞首长曾经在北京军政大学(现国防大学)学习,留下的印象很深。他非常关切地问我:“学校门口的那条河还在不在?河上加了盖没有?”我回答:“那条河叫京密引水渠,是从密云水库流下来的北京市的饮用水源。现在,河道整修的很正规,两岸加上了隔离网保护水源,但没有罩起来,河道太宽、太长了。另外,国家的南水北调工程,现在经过这条河道,反而往密云水库、官厅水库等水库里补水了“。
       我们还一起观看了2009年在宝清珍宝岛烈士陵园的合影照片。

陈立波战友怀着对老英雄、老首长的深厚感情,组织了这次探望活动。我们三位67师的战友,高兴地与冷鹏飞首长留下了珍贵的合影;我们五位老兵,真诚的向老首长致敬!衷心祝愿老首长幸福安康!

让我们永远铭记千千万万为国为民而流血、献身的英雄、烈士的英名,他们永远在我心!

    timg (2)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