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不要提,开门见山说正题。

  天来比武跌脚子,黄雀在后老根提。

  话说在金王星的愚人洲,有一个重利重名的国家,唤作名利国。这个国家追名逐利成风,且五花八门,反正什么可以出名,什么可以获利,他们就干什么,并人人以此为风尚。这个名利国也没有法律,据说谁有钱谁就是大爷,因此国中城市乡村坑蒙拐骗盛行,且人人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这个国家的西南部延平州象牙山城的一个叫王天来的小人物身上。

  说起这个王天来啊,是象牙山本地人,长的那模样就和我们在由我们的东北笑星赵本山掌门忽悠的影视剧《乡村爱情》里,那个爱占小便宜的刘能差不多,不过这孩子可不像刘能一样说话磕巴,而是像刘能的邻居谢大脚的外甥王天来一样,天生一口娘娘腔。听说这小子前些年走了鸿运,也不知道从那位高人处学来的独门绝技—袋鼠跳跃秀。并因此在名利国一跳成名。

  我在前面说过,在这个国家谁有钱谁就是大爷,那么,对于王天来这样的身怀绝技的人来说,参加该国经常有好事者主办的,我们地球人自古以来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所谓动物运动模仿秀的比武大会就是一条终南捷径了。当然,参加这样的比武大会是要有人举荐的,所以王天来就托关系,投靠在该国著名动物模仿秀俱乐部,名曰鸡飞狗跳俱乐部老版,同时也是该国主管这个运动项目的名利国国家动物模仿秀比武协会主席风不平的门下,成了他的门客,并参加了第一名奖金二百五十万元的象牙山木生杯动物跑步秀比武大会(简称比武大会),并一度被当地的戏匣子媒体追捧成为夺魁大热门。不过事与愿违,在名利国国立二百五十年的二月五日,那个被风不平寄予厚望的传说中的袋鼠秀名人王天来,并没有像人们所期待的那样,在这次比赛中一骑绝尘,而是跌倒在了二百五十米仿袋鼠跳跃秀比赛的起跑线上,而这次袋鼠模仿秀的第一名连同高达二百五十万的巨额奖金一起,则被临近象牙山的凤舞山的一个初出茅庐的,唤作萝卜丝姜丝的家伙夺走,那一幕戏剧性的跌倒场景,直到一年后的今天,仍然时不时在人们的眼前浮现,有时候,也会引起该国的好事者对此事无尽的猜测与想象。而王天来到底因为啥退赛,当地的戏匣子是讳莫如深。

  根据名利国的另一个邻国,槐荫国(该国的风俗是人人不学无术,以聊天侃大山为乐。)的一家经常披露爆炸性新闻的马路雅通讯社,在此次比武大会结束之后的报道,说是在此次比武大会开幕之前,其实就有人劝说过王天来别参加那种比赛,不然比砸了,让人家笑话不好。据马路雅通讯社的报道说;这话的是当年在该国忽悠城大街上,曾经靠三寸不烂之舌把骑自行车的药匣子李宝库忽悠成瘸子的大忽悠刘老根,听说这些年刘老根还忽悠的成了气候,是该国东北牦牛屯那旮旯牛泉山庄大酒店的大老板,有名的款爷,也算是老江湖了。而且该通讯社的记者不知道从哪儿听说,此人还是王天来的干叔伯大爷。还有风声说他还对该国的动物模仿秀的武林江湖略知一二。该报道援引知情人的话说:在那年春天,就是这个刘老根,曾经在王天来老家所在的象牙山密会过王天来。刘老根在会见时指出王天来的右脚有毛病,整不好得瘸,不行的话就别跟凤舞山的你的那个对手,叫什么罗卜丝姜丝的在那个什么木生杯比武大会上比赛学袋鼠跳远了,不然万一整砸了,让人家笑话多不好。对此,王天来表示婉拒;唉呀妈呀,不行啊,刘叔,您老就不知道吗?这个比武大会上不上场,你侄子我说了不算,我得听我们风不平掌门的,他还想指望着我练成了袋鼠跳跃魁首神功在天下武林称霸一方,从而一步登天呢。刘老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事已至此这是命,爱咋咋地吧。

  等到比武大会闭幕之后,王天来因伤住进了象牙山医院,家住牦牛屯农村的刘老根,坐着拉转的拖拉机不远万里,赴象牙山看望正在养伤的王天来。据称两人一见面,寒暄几句之后,就开始把话题放到了天来的病情上,刘老根在了解了王天来他在比武大会上的遭遇之后,在对他表示同情的同时,建议天来柱拐,并表示天来的伤病要是不柱拐后果会不堪设想,有可能变成植物人。于是,天来为了避免自己成为植物人,采纳了刘老根的建议,从此,他走路就开始拄起了拐杖。

  列位看官如果不信,那就请大家看看马路雅通讯社发表的此次刘老根与王天来在象牙山医院会面的相关对话记录吧:

  刘老根:天来大侄子在啊?听说你因为受伤住院了,你叔我很惦记你的伤情。这不是最近正好山庄不忙,我特意来看看你,顺便给你捎了点俺们东北那旮旯的土特产--小鸡炖蘑菇,补补。

  王天来:唉呀妈呀,刘叔来了。快点坐。您来就来呗,还给我带东西干啥。怪破费的。其实我没事,让刘叔您老人家惦记,不好意思哈。

  刘老根:咋着孩子,听说那个学袋鼠跳跃的比武大会,你整砸了?到底咋回事?快跟你刘叔说说。

  王天来:唉呀妈呀,别提了刘叔,当时,我遇到的那件事想必您老通过戏匣子里的报道,也算是比较了解了,对吧?对我来说那天真是太憋屈了。我真后悔当初没听您的话,不参加那个比武大会跟那个什么罗卜丝姜丝比袋鼠跳跃秀,这不一上场还没有和人家交手,你侄子我就掉链子了。啊哈,要说这人要是倒了霉,河口凉水都塞牙。哈啊。人家别人参加比武,如果拿不到前几名的话,还可以记录成绩,等到多少年以后,还可以和铁血国(也就是名利国的邻国,这个国家的的人个个侠肝义胆,因此国中城市乡村是人人路不拾遗,家家夜不闭户。)的文学名著《拔刀》里的赵云龙老前辈一样,在闲着的时候跟丈夫或者妻子儿孙们说说他们的革命家史,吹吹牛,而我参加比武却弄坏了身体,等成家以后,我的儿孙们问起当年在象牙山举行的木生杯比武大会,爸,你参加比武没有,我该怎么回答孩子们的问题才好呢?刘叔以后你看我这样可咋整呢。

  刘老根: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要我看那像大侄子你这样的情况,动手术和吃药都不好使,但要是不治又容易成植物人,这样吧,我前几年送给药匣子李宝库的那双拐,这回你李叔让我给你带来了。哎,孩子,你不知道,你李叔他在戏匣子里听到你带伤上场的报道老感动了,哭的哇哇的,这不听说我要来看你非要我把这双拐带给你。至于如何向我侄儿孙子交代的事,咱们到时候就有一说一呗,爱咋咋地,我想他们还能怪你咋地。天来大侄儿来,接拐。

  王天来:唉呀妈呀,刘叔,你和我李叔可真是好人那,你们不但治了我的病,还救了我的命,我该怎么报答你们呢?

  刘老根:孩子你别讲这个话,咱俩谁跟谁呀。我这东西不值钱。也就二百五十块。

  王天来:嗯哪刘叔,给你钱,二千五,不用找了,反正从今以后,我这个身体就用不着钱了。

  刘老根;按说,你都这样了,我不应该要你钱,可是我要是不要,你又没面子,那我就都收着了。来子,保重。

  王天来:谢谢刘叔啊。

  刘老根:别说谢,谁让我是你叔呢。好好保重身体,等有空我再来看你,ok。

  王天来:嗯嗯。

  不久以后,在名利国金元市举行的名利国动物模仿秀比武协会第二百五十次代表大会上,对该国动物模仿秀的武林江湖略知一二的龙泉山庄大酒店的老板刘老根,被选举为该协会的主席,药匣子李宝库为副主席,而名利国武林原来的那位参加过木生杯比武大会的风掌门呢?据说这家伙也没闲着,这家伙下台以后被刘老根任命为龙泉山庄药膳部部长,听说他接替药匣子去该国东北,倒腾高丽参当倒爷,兼切墩掂大勺整罗卜丝姜丝去了。

  这不前些日子,愚人洲的人们又在相关媒体上看到了王天来,这孩子现在是又能跑又能跳,比头年二月在比武大会的时候欢实多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