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

      春光是梅花的哥哥长梅花6岁,是文远的弟弟小文远16岁。1959的春天一个生命的轮回一一他“哇哇地”来到这世界上来偿还那一世的亏欠……

      春光的脑袋一一“一毛不拔”,春光的脑袋一一“撞墙”。他比梅花更苦大仇深,他亲眼见过父母双亲受凌辱、挨批斗。那年他十二岁,父亲服完毒拉着他的手泪流满面,依依不舍,含恨离去的场景萦绕在他的脑海一生。在他上吊离开尘世的那一刻,还在想着父亲泪洒尘缘的场景……

      “爹呀!我来也……你在天国可好……我也厌恶了这个不愿再眷恋的世界!”

      秃头春光,调皮捣蛋,黑五类地、富、反、坏、右家庭,从小造就自我保护的能力,像个刺猬;他打过村长的儿子,欺负过他爷爷长工的孙女。谁批斗过他的娘,谁踢过他的爹,谁家在霸占着他祖上高大的房屋,他一一记得。

      有一天,他家的身份、地位,同贫农、中国公民同等享有国家政策时候,一家人住回了祖上的老宅,高大的门楣已破落得不堪一击。他也想报复,不知道报复谁,不知从哪里开始,只有内心隐隐的恨,!

      春光有武功,同龄大的那一代人,领教过他的功夫。光头撞墙撞就铁头神功,也有人说他发泄心头的怨恨。他有西毒“欧阳锋”的倒走神功,臂力过人,能倒立行走1小时之久。

      他,三十几岁那年。“飞行大将军”文远养峰致富,花1万元给他娶了一位悍妇。悍妇哥哥弟弟一大帮,家庭经济困难,要建房造屋成家立业,他们认为是委屈嫁了春光。悍妇泼辣,骂人刻薄,秃头春光束手无策,也打过,此女骂街能骂三天三夜。

      月盈月亏,时不待人。小孩子催人老。悍妇身高屁股大,生孩子如下猪仔。虽有计划生育政策,偏远农村面对缺吃少穿破败的家庭也办法。

      春来秋往,四季交替。听着刀郎穿越古今苍桑的歌声《2002年的第一场雪》春光倒下了。悍妇说他逞强,发烧了,不看医生。春光习武之人从不打针吃药。超强的体质也未能够抵抗病魔的侵袭。

      寒冷的冬天,是心脑血管多发病的季节。病愈后的春光蹒踽着苍桑的脚步,失去了劳动能力,摊上不会体贴的悍妇,那样的日子可想而知了……

      有人说,春光自缢而死,有人说,悍妇掐死了春光。春光离开尘世多年,谁也不会关心春光的生死。想人来红尘一遭。有人享尽荣华富贵,有人凄苦劳累,有人饮愁含恨,有人寻死那怕再错生,各有各命,命与命不同,或尊或卑,有高寿,有命短,皆一个“情”字,一个“命”字,一个“该”字,说不清楚……


      【杜鹃】


      杜鹃声里雨如烟。细细的密密的如丝成烟的霏霏春雨,飘拂春天的大地更显春天的盎然生机。让挣扎的人充满幻想涨满希望神情在春天里飞扬!

      杜鹃是“南八佰”长子的儿子,文远的大哥长文远2岁。杜鹃在每一个春天充满希望又无声的破灭、放逐。在悠悠的岁月长河里有些麻木了。也许是因他的名字让他凄苦、凄美!

      身为长兄的杜鹃,一生在尽一个“长兄为父”的责任。在一个破落的家族一生风雨飘摇,一生为兄弟姐妹。至今健在,身如一张弓,远处观看与文远相似。

      我对杜鹃有好感,爱吃他家的蜂蜜。杜鹃很大方,视物质钱财如粪土,有他祖父的遗风。生活再苦,遇到逃荒讨饭者都会施舍粥饭。杜鹃不羡慕成功不羡慕发财,傲然置身世外。写到这里我不知是讴歌杜鹃还是想述说杜鹃人生的悲哀!

      人来尘世命中注定,一个“命”字无法评说,当你来尘世的那一刻,投胎到那一个家庭,注定了你命运的一半。当然也有另外“另类”。富商的后代与贫民的后代奋斗的路上千差万别。在古代,贪官的腐败殃及九族遭灭门之灾如何评说。一个家庭因一人而富,骄傲。一个家庭因一人而败遭灭顶之灾。往往想发大财的才负债累累,不惜出卖亲情、友情,挖东墙补西墙墙墙有洞。卖菜、卖肉、卖虾的尽你缺斤少俩也不能大富,命苦之人那懂参悟,这就是命运的悲哀,!福人居福地。财追人人富,人贪财不足,祸不单行!一个“命”一个“该”总不尽言。跑题了。

      杜鹃喜爱他爷爷的“长工“的女儿“芳芳”。又是一个“情”字,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湮没在尘埃己久。在老一辈人的回忆中道出一丝一缕。月光下的相思长达一个“甲子”,芳芳美丽的倩影在杜鹃的梦里,在“杜鹃声声雨如烟”的春天的梦里萦绕飘逸。如果杜鹃也有“意淫”的意像,那就更显凄美而因此美丽了!杜鹃的“芳儿”如今健在,孙子,重孙一大片。人类之所以英明伟大,也是俱备了繁衍的神奇!

      婚姻的“天平秤”,自古讲门当户对家庭地位,也对,也不对。睿智明理的找“潜力股”,世俗的只求繁华的当时。所以,世俗的总在后悔,感叹曾经的当年。可世上那有后悔药呢?佛陀大智参悟人生,一切皆缘,一切随缘。好一个“缘”字道化“悟空”。如果不是历史的原因,革了“南八佰”的命,长工的女儿能攀上杜鹃应当别论!

      杜鹃一生承荫“南八佰”昔日荣耀今世阴晦,抑郁压抑一生。练就一身自我保护的处世方法。不搭话、不妄语、不多话,大家聊天,情深处,“那是……那当然了……对……是……哈哈……”唯唯喏喏附和每一个人每一次谈话、每一次聊天,方法不变。杜鹃的城府有多深,无人知晓。


      【梅花】


      梅花朵朵报冬寒,梅花溢香知春暖。是梅花自当莅雨凌霜,傲雪绽放,苦尽会有甘来……,梅花是大地主“南八佰”的最小孙女,文远的小妹。

        1965年的腊月,腊梅绽枝头,喜鹊喳喳叫,梅花在“南八佰”的后代最风霜凄雨的日子里来到这个世界上。其父颇有寓意,望着可爱的童女,充满幻想,充满希望!可是,未能如愿,在梅花出生后第六年。他承受不住“批斗”的凌辱,服毒自尽,含恨而去……

      梅花有一帮哥哥、姐姐,有一个小自己4岁的弟弟。梅花幼小的心灵埋下仇恨的种子。“大地主”的高帽像一座大山压得她的家庭喘不上气来。父亲含恨而去涨满她童年的记忆!她是一朵带刺的梅花,冷艳得令人无法靠近!

      十五、六岁,她已亭亭玉立,宛如出污泥而不染的芙蕖。她冰冷拒人千里之外,她风骚从不卖弄风情!大家闺秀的风骨。遗传的基因传她婀娜轻移莲步!似情非情含情眸。玉指微微露,慢拢秀发仰首、迎风甩头!你若用眼望她,她就“呸呸……呸”故意跺脚踏步!带刺的玫瑰,村庄的“另类”。让人垂涎欲滴望而不及!

      世事难料,高傲的公主竟然让一个镇上的无赖俘虏、糟蹋、遗弃……

      梅花生下一儿一女,与无赖分手。

      她苦大仇深,本属“另类”,很难融入和美家庭。无赖的父母有点地位,家庭物质条件颇丰。纲常礼仪自然讲究。梅花6岁丧父,一帮单身哥哥娇宠。为逃避计划生育,无赖骗梅花假离婚。生下孩子,假戏真做。她性格倔犟更兼痴情、情绪失控……

      失控后的梅花,在他爷爷“南八佰”的土地上在村庄嫂嫂、少妇之间时常呓语:“狗日的无赖!说老姐不是处女,我说他放屁,他说他不信,不信就试试,试试就被狗日的骗了!”

      那些美丽的呓语,那个美好的夜晚,只能加重她对世界的仇恨!思绪一天天飞扬,在春暧花开的日子,在桃红柳绿的春天,她的心在碎,她的精神一天天崩溃。发展到满口胡言乱语,不讲仪容,无视妆饰,渐显犀利。可也掩盖不住她亭亭的曲线,妩媚的娇体。梅花游走失迷邻县桥底,被哥哥找回,惨遭多位不良人的“非礼”!她的疯病进一步恶化……

      后来,邻村朱某娶她。产下一儿一女。再后来,朱某“归西”,朱某的父母只要孩子。她又另嫁大她十几岁的男人谢某,又生一儿一女……。造化弄人!本想玉洁冰清,偏遭浊人蹂躏,傲霜梅花好命苦,可怜一个“情”字,可叹一个“命”

字,谁能诠释透彻、清楚!这就是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