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89758807411 (0-00-00-00).png

                                        

               1530858574(1).png


嘉宾:楼兰格格

主持:桑子

访谈方式:笔谈

图片合成:王希萍

访谈时间:2016-07-19



【嘉宾简介】:楼兰格格,本名:易超,出生日期:1986年9月,武汉大学行政管理专业,原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六年,现自由职业者。

几年前在公司内部承担内部刊物的编辑,并发表一些文章,后陆续有些零散文章发表在福建周宁及其它刊物上,今年一月份正式在网易旗下《每天读点故事》APP上开始发表小说,也在《简书》上有自己的记号。小说《微微一笑》《我爱你,如此卑微》获得周评,引得大量读者喜爱。

楼兰格格文集链接

http://www.yinheyuedu.com/author/index?uid=51&typeid=2


【主持人简历】:桑子,新雀之巢编辑部编辑90后女汉子一枚,南京师范大学外文系本科,香港中文大学语言学系研究生。原来也有着自己的文学梦,原来也曾热衷于长篇创作,现在“转行”语言学,在探索语言的科学奥秘中当一只安安静静的学术女,不过始终不会放下写作的笔头。曾在江山文学网发表两部长篇并加精,另有若干短篇。


文集链接http://www.vsread.com/space/myspace-39327.html


14689757407516.jpg桑子:大家好,今天来接受我们访谈的是以小说见长的楼兰格格。在多以散文随笔为主打的雀巢当中,楼兰格格的小说可谓是别具一格。虽然进驻雀巢时间不过数月,楼兰格格却已发表29篇小说,其中8篇为精品,可谓是初露锋芒。接下来,我们欢迎楼兰格格的到来。

首先,我想请楼兰格格谈谈,您为什么会选择“楼兰格格”作为您的笔名呢?这个笔名有什么具体含义么?

楼兰格格:楼兰格格嘛,是因为我对楼兰古国很好奇。曾经看过一个旅行节目,有一对夫妻对在罗布泊沙漠中心楼兰遗址的探访。地图上看罗布泊就像只耳朵,楼兰古国就在其中,那里对我有种莫名的吸引,有机会一定要去的。“楼兰”再加上格格两个字,听着也比较顺口些。


桑子:我觉得就必须要问问您曾经写的一篇小说《沙尘楼兰》,这个故事您的灵感是从哪儿来的呢?以及从这篇文章出发,在您的心目中,您觉得楼兰古国究竟实际上是怎么消失的呢?

楼兰格格:其实楼兰古国的消失像一个谜,那些考古学家也没能说的清楚,但有些史记上有微妙记载。汉武帝派博望侯张骞出使大月氏,缔结攻守同盟失败。此后派遣大军讨伐远方的大宛国,又多次派遣使者出使西域诸国。这些使者通过楼兰的时候,楼兰由于不堪沉重的负担,以至杀戮。其实楼兰地处黄沙,她的生机就是过往驿客带来的。我对楼兰最早认知是因为那首《楼兰姑娘》,心想那里肯定很美,可惜长大后发现那是一个梦。其实一个故事写出来,还真不能凭空瞎捏。再加上做了个大侠梦,一个有关对于楼兰古国向往的梦,然后故事就出炉啦!异域风情的美女,披着长纱,迎着夕阳,踏步而行,腰肢纤缦,举手投足都是美,我想我前生一定是个行走江湖的女侠。

桑子:给您鼓个掌!其实您来雀巢的时间并不长,却已经在巢中投了特别多的小说。我想问问您究竟从何而来这么多的灵感,才能不断写出一篇篇风格情节各异的故事呢?

14689756552090.jpg楼兰格格:这是从今年一月份开始写的,已经在网络上发表过,其实说实话,早些时候就想写了,一直没定下心认真写,后来在网上投了第一篇《微微一笑》,引的大量读者喜爱,甚至有人对故事中提到的地址都去现场寻找,我知道我该开始写了。现在也拥有一些粉丝,有些粉丝甚至天天催我写故事,只关注我一个,这种感觉很美好。

桑子:所以粉丝也是您创作的一大助推器喽?

楼兰格格:粉丝的关注,包括现在雀巢的老师们的提点,都是我的动力呢!对了,你刚刚提到了灵感,其实灵感这个东西么,怎么说呢,有时候也许就是生活中有人对我的倾诉,有时候就是发生的某一件事,自己对情节进行组织,润化,就写出来了。写小说么,还真是跟以往书看的多有一定关系的。很多时候其实每个人都会有灵感,这东西么,看不见摸不着,我只是将灵感这东西现形化,让自己的灵感来了,别瞎跑,我看过别人写的小说,有些故事背景情节安排,不单是灵感就能从一而就的,需要很好的文字功底,我朋友说,你写的,我能想到,但是就是写不出来,所以我也是把以往看过的文字,进行排比,让它变成故事,只是现在我的功力一般,还需要更加努力!很多时候,我会学会发现故事,寻找灵感,慢慢在小说中注入自己想要的感觉,学会发现,才是灵感不灭的根源。

桑子:或许真的很多时候,灵感还是一个很玄乎的东西呢。

楼兰格格:嗯,说直白点,人人都说鬼存在,可有人见过?有人无所谓,有人奉神明,大概就是这么个感觉。

桑子:您的主要专长是在小说,那我问个有些抽象的问题喔,按照您自己的理解,您如何给“小说”下一个定义?

楼兰格格:其实散文和诗我也写过,只是有点不忍看。小说么,可以随心点,散文和诗歌要求高了些,我的墨水有限,我对自己的小说,感觉没什么定义,就是想写就写,想到啥就写啥,构架五个故事,最起码要写完三个,坚持也是一种美德,哈哈!

桑子:这个定义绝对够形象生动了!

楼兰格格:不过有粉丝跟我说过,说读我的小说,有点像朱自清的《背影》的感觉,哎呀喂,我可是尾巴都翘了起来呢!说我写的朴实,其实我是书读的少,那些华丽辞藻,我还没有学会呢!还是要不停学习,学习再学习!

桑子:那么您有没有打算进行长篇小说创作呢?

楼兰格格有啊,慢慢来,先是写好几千字,再写一两万的,再来几万的,后面再写十几万的,到时候冲刺下写个几十万的,好吧,梦想就完美了!

桑子:那么您觉得相比短篇小说,除了在篇幅上巨大,长篇小说创作最大的困难主要在哪儿呢?

楼兰格格:嗯,情节合理架构,因为网撒大了,就要撒好,不然漏了,就是一场空,前后呼应,因果关系,埋伏笔,点结局等等,我功力还不行,要慢慢来。

桑子:这个过程非常复杂呢!

楼兰格格:我还只是初学者,网得撒好乐,故事才有吸引力。

桑子:我觉得您对小说的的确确是有一种天赋与发自内心的喜爱,也衷心地希望您能够在雀巢收获更多,并收获更多的粉丝,取得您所希望的成绩,在此也非常谢谢您能够接受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