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是我国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打开老挝地图,可以看到,它像一只向西北生长的蘑菇,北部是蘑菇头,中部和南部是蘑菇柄。老挝的地形北高南低,北部山地和高原在印度支那三国老挝、柬埔寨、越南中地势最高,所以人们把那里称为“印度支那屋脊”。海拔2000-2800米的川圹高原是老挝最高的地区,海拔2820米的老挝第一高峰比亚山主峰就在川圹高原上。川圹高原有两个盆地——班班平原和查尔平原。查尔平原面积100多平方公里,是东部山地进入西部地区的门户。“查尔”是法语“Jarre”的音译,是“坛子、缸、罐子”等意思。查尔平原,老挝语叫做“通海很”(Thong Haihien),“Thong”意思是平原,“Hai”是缸,“Hien”是石头,总的意思就是“石缸平原”。为什么会叫做“石缸”平原呢?因为在那个平原上散布着很多神秘的石缸。
  在任中国驻老挝大使馆陆海空军武官期间,我曾有机会3次前往川圹省探访千古之谜石缸群。


石缸群一角.jpg

        石缸群一角


  1996年10月31日至11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政工代表团访问老挝,我全程陪同参加了代表团的活动。11月3日,代表团到川圹省访问。在川圹省军事指挥部政委万坎中校的陪同下,代表团参观了查尔平原的石缸群。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些神秘的石缸。
  老方把代表团送上一座小山丘,我看到那里有十几个石缸,有的很完整,而有的已经裂成几块。老方陪同人员介绍说,别看这里石缸不多,却集中了石缸的精华。重达3吨最粗大的石缸和高达2米最高的石缸都分布在这里。站在山丘上眺望,只见在宽广的平原上,星罗棋布地摆放着许多用花岗岩雕凿而成的石缸。这真是一个奇观!代表团成员们饶有兴趣地摆出各种姿式,与最大的石缸、最高的石缸及其他各种形状的石缸合影,留下了美好的记忆。由于代表团活动安排紧凑,不能在那里长时间逗留,也就没有到小山丘下的石缸群里仔细观看。


作者(左侧穿军装者)在最大石缸前留影.JPG

        作者(左侧穿军装者)在最大石缸前留影


  1997年4月4日,在老挝总参谋部空军局副局长亚果中校和国防部外事局礼宾处长坎奔少校陪同下,我前往川圹市,参加我军援老专家组与老挝空军团举行的我援米格-21比斯型飞机飞行模拟器移交签字仪式。在完成工作任务后,亚果副局长、坎奔处长、老挝空军团负责人以及我专家组成员,陪同我前往石缸平原浏览。


最高的石缸(中).jpg

        最高的石缸(中)


  在看了前次去过的那座小山丘上的石缸后,我们走下山来,深入到了平原上的石缸群之中。进入石缸群,简直就像走进一个石缸阵,我们被众多各式各样的石缸所包围。据我观察,那些石缸都是用整块花岗岩制作的,形状各不相同,有的大,有的小,有的粗,有的细,有的高,有的矮,有的口是方的,有的口是圆的,有的口是向里收的,有的口是直上直下的,有的石缸上面还盖着盖子。它们有的三五成群地挤在一起,有的孤零零地独踞一方。由于年深日久,石缸内外长了很多青苔。
  在20世纪60年代老挝抗美救国战争时期,川圹地区是老挝人民的革命根据地。美国曾出动大批飞机,对查尔平原狂轰滥炸。我在石缸群附近看到一个巨大的炸弹坑,还看到有些石缸被炸得四分五裂。这些千百年前遗留下来的文物古迹,蒙受如此无可弥补的损失,实在是千古憾事。


有缺口的石缸.jpg

       有缺口的石缸


  看了这些不可思议的石缸,我便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些疑问:这些石缸是怎么来的?在这空旷的平原上摆放这么多石缸,是做什么用的呢?
  我与老挝朋友们边看边聊,听他们介绍了有关石缸来历的传说。据当地传说,公元6世纪,老挝国王坤壮率军在此与外国侵略军浴血奋战,斩杀敌军主将,将敌军全部赶出国境,收复川圹。于是坤壮下令就地制作石缸,酿造美酒,犒赏全军。将士们围着石缸载歌载舞,庆功祝捷。
  但是,我觉得这种说法经不住推敲:制作这些石缸,是一个巨大的工程。首先要到山里去选择花岗岩,把它们运到平原上,再雕凿成石缸,或者先凿成石缸,再运到平原上,那都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如果等到制作好石缸,再酿造美酒,犒赏全军,庆功祝捷,恐怕时间早已过去很久,胜利的欢乐气氛也早就荡然无存了。
  老挝朋友还向我介绍了其他说法。一种说法是,考古学者认为这些石缸已有2500-3000年的历史,它们是用来装尸体的艺术石棺,因为考古学者在附近考察发现了人骨和生活用品;另一种说法是,人死后埋在地下,有钱人在地上放一个石缸,没钱人则放一块大石头。我确实看到那里除了石缸外,还有一块块花岗石。据说,这些石头还是从邻省琅勃拉邦运来的呢。听了这些解释,我的疑团仍然没有消除,对石缸的来历和用途依然是一片迷茫。看来这神秘的石缸之谜,我是难以弄明白了,还是留给考古学家们去仔细考证吧。
  那么,这一大片石缸群到底有多少个石缸呢?为了解答我的疑问,亚果副局长带着几个人向石缸群的边缘走去。过了一会儿,他们走回来,告诉我说,他们按照老挝文物保护部门在每个石缸上用白油漆编写的号码,找到了最大的编号:这里的石缸居然有600多个!亚果真是够朋友。后来,亚果升任老挝总参谋部空军局长,后又转任老挝民航局长,我和他一直保持亲密的联系,我们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2000年4月3日,在清明节到来之际,根据驻老挝大使馆党委的安排,我和夫人代表中国大使馆,在万象中华理事会秘书王贵华先生的陪同下,前往川圹,为在老挝抗美救国战争期间在川圹牺牲的我国外交和军事人员5位烈士扫墓。川圹省老挝人民革命党党委委员、省政府办公室主任通西先生、省外事办公室主任坎蒙先生、川圹中华理事会理事长吴慈山先生等热情地接待了我们。4月4日,我拜会了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川圹省委书记、省长本萍·蒙菩赛女士。然后,我和老方各界代表及华人华侨代表前往中国烈士陵园进行了扫墓活动,向中国烈士纪念碑敬献了花圈。
  扫墓活动结束后,在通西主任和王贵华先生等陪同下,我们又前去参观了查尔平原的石缸群。这次,我从侨领的介绍中了解到,在查尔平原上,一共有3个这样的石缸群,这里是1号石缸群遗址,石缸都是灰色的,而有一群石缸却是用红色岩石雕凿而成的。可惜没有公路通到那里,汽车开不过去,我也就没有机会一睹那些红色石缸的雄姿,只能留下一些想象的空间了。


有盖子的石缸.jpg

       有盖子的石缸


  在老挝的木雕、油画等艺术作品上,经常会见到石缸的形象。但由于交通不便,目前到那里去旅游的外国游客还很少,因此更增加了石缸的神秘感。我能有机会常驻老挝工作,并3次前去观赏查尔平原石缸群这个与英国的巨石阵、智利复活节岛上的巨石人像和南美的石人圈并称为“世界四大石器之谜”、已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人间奇迹,真是太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