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宴席终于散了。

  是几个在一起几十年的老伙计,为老葛光荣退休攒的一个酒局,席上喝了茅台。老葛舍不得喝,捏着酒盅舔。他们都笑他馊抠,说你喝下去,一口喝下去!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除了警服,就没一身像样的衣裳,你亏不亏嘛!老葛便一仰脖,把满满一盅茅台酒,一口喝干。

  盅子小,一盅才六钱。这地方喝酒,时兴“走盅”,一桌子上的酒盅,别管多少,都跟着一个人的盅子走,酒量瓤一瓤的,一趟盅子走下来,就“突噜”到桌子底下去了。一般外地人过来,因为不懂规矩,一上桌就能被“放倒”,根本吃不上菜。沿淮八百里,喝酒都是这规矩,现在当然文明多了,不大“走盅”,与时俱进嘛。不过老葛可不敢大意,几个老伙计,憋着劲要看他笑话呢!他说你们千万别“走盅”,“走盅”吃亏的是你们,看看清楚,这是啥酒啊,这可是茅台!众人也就不再闹,纷纷站起身,祝老葛光荣退休,老葛也就一仰脖,又喝了满满一盅,抹一把脸,竟有热热的眼泪流下来。明天就要脱警服了,老葛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没让他们送,也没叫出租车,老葛想一个人走走,理一理这些年走过的路,好给自己一个交代。60岁,一个甲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没想到“呼啦”一下就过去了,让老葛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然而要准备什么呢?难道还要组织上返聘自己吗?老葛苦笑。初夏的夜繁星闪烁,小城沉醉在灯火霓虹里,远处,淮河上偶尔传来轮船的汽笛声,随即又消散在夜色中。白天的灼热已经淡去了,就像刚刚散去的酒局,推杯换盏的快意,顷刻间化为泡影。

  不过老葛也很知足,自己干了一辈子警察,从文秘到政工,从户籍警到刑警,再从110到交警,所有的警种都干了一遍,还求什么呢?穿了一辈子警服,一辈子受人敬重,一步三摇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老葛心潮涌动,久久不能平息。人生如聚饮,没有不散的宴席,老葛想起一位哲人的话:“人世间所有的财富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唯有情感能够留下美好的记忆。”人最该看重的,还是每一天的心情,就像今晚这样,不是很好吗?

  老葛整了整身上的警服,又正了正帽檐。警服在老葛身上,什么时候都周周正正、服服帖帖。老葛最看不上的,是新入警的“小年轻”,帽子老戴不正,风纪扣也扣不严。本来今天,老婆是不让他穿警服出来聚会的,已经翻出一套崭新的休闲服让他穿。老婆说,老葛你真是死脑筋,现如今还有谁整天套身“老虎皮”啊?也不嫌寒碜!老葛当即就变了脸,把那休闲服扔出去老远。老葛说你皮痒了是吧?找捶呢!他老婆就把头伸过来,说你打你打!你还敢再打我不成?

  老葛年轻的时候犯犟,打过一回老婆,后来可不得了!他老婆的娘家兄弟,来了一大嘟噜,差点没把他家屋顶给掀翻。老葛写了保证书,给她娘家兄弟打了立正,这才算勉强过关。那回也是和警服有关,因为警服上的扣子让他老婆洗没了,于是他老婆干脆把那件警服送给了废品站的老冉,把老葛气的七窍生烟。想到这,老葛又整了整警服,正了正帽檐。他就是喜欢这身衣服,一想到明天自己就再也不能穿着警服上岗,老葛失魂落魄。

  老葛现在在淮河边上的堤坝交口当交警,他老婆说,老葛啊老葛,你是越混越“缩巴”啊,人家任是谁,到老都能混个一官半职,你呢?你从刑警混成交警,你寒碜不寒碜!老葛说有什么可寒碜的?交警不是警察啊?不穿警服吗?

  老葛虽说是在城边上班,那里却是小城百姓早起晨练、傍晚休闲的地方,老领导老战友,老街坊老邻居,几乎天天见面。老葛觉得这样挺好,别管在什么岗位,只要自己站得正,一样有威严。脚下这条路是自己常走的,往日里他总是骑着一辆自行车上下班。他现在酒劲开始发作了,头有点晕,步子也开始踉跄起来。大多数的门面还没打烊,不时有人伸出头来和老葛打招呼,奶茶店的小伙计跑出来,大声问:“葛叔,值班呢?”

  “值班,值班!”

  过去三十多年,老葛几乎每天都在值班。在这座小城,老葛大小也算个“名人”,别看现在不咋的,早年他也破过几件大案。记得有一年春天,小城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他刚从刑警学院进修回来,就捷足先登,进了专案组。其他人都不服气,觉得他小葛一个毛蛋孩子,办办盗窃、诈骗什么的小案子还差不多,他进到组里来,能干什么啊?能破案?是副队长俞富,最后出来表态,说年轻人嘛,让他锻炼锻炼!组里的其他人,这才不磨叽了,不过老葛知道,那帮小子,嘴上不说,心里都等着看他笑话呢。结果怎么样啊?那案子还不是我老葛破的吗?想到这里,老葛笑出声来。

  “老葛,这么晚了,还出来散步啊?”他听见有人招呼他,忙抬起头来,原来是菜场老李,便拱手微笑还礼,大脑似乎也清醒了一些。


  二


  夜色渐渐深了,行人越来越少。他的头开始剧烈疼痛,脑子好像“僵”住了。那个案子后来是怎么破的呢?老葛努力回想,思维却愈加模糊起来。隐约记得那起杀人案迟迟两个多月未能告破,群众意见很大,死者亲属到处告状,上面因为影响太坏,还批评了局领导。有天后半夜,老葛骑着自行车回家,看到几个十五六岁的孩子鬼鬼祟祟地进了路边的一家甜食店。他赶紧拐回头,把车子支到路边,悄悄跟过去,他有一种直觉,这几个半大孩子很可能就是那件案子的嫌疑犯。于是他一个鱼跃,把其中的一个少年扑倒,一个后闪,躲过了另一个少年手里的尖刀,并把他们带回审查。案子终于水落石出,四个少年正是邻县窜至本地抢劫行凶的杀人犯。他老葛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把久侦不破的杀人案给破了。

  其他同事都不服气,说他撞上了大运:“就凭他那两把刷子,能破了这样的大案?老天爷瞎眼罢了!”想到这里,老葛有点想笑。谁说不是呢?可不是撞上大运了?因为这个案子,他立了个人二等功,多少刑警干一辈子,也没立功受奖,偏偏他老葛,一上来就立个二等功,别人不服气,也是人之常情嘛。“嘎”的一声,一只大鸟鸣叫着从头顶飞过,老葛抬头看看,打了一个酒嗝,便在河滩上躺下来睡着了。


  三


  常言道“好汉不提当年勇”,老葛这一生,除了那件案子,他还有多少可炫耀的呢?前些年他和刑警队的两个兄弟,包下六个乡镇的刑事案件,那么大的责任区,他们几乎“长”在下边,常常一住就是一两个月。换季了,衣服都是家人送到驻点派出所,家里的大小事情,根本没时间管。过去常听老公安感叹:“好女不嫁刑警郎,十有八九守空房,一周回家转一趟,扔下一堆脏衣裳。”自己干了刑侦才知道,刑警的生活“外面看着很好,其实混个温饱,睡的比鹰还晚,起的比鸡还早,跑的比小偷还快,责任比县长不小”。记得那是一个酷暑难耐的下午,老葛脑袋热得“嗡嗡”乱叫,局长亲自主持,在局二楼的会议室召开秘密会议,布置抓捕明远市逃窜过来的持枪杀人嫌疑犯龙震。龙震多次犯案,已杀死四人,手段十分凶残。明远市警方由防暴大队长张忠带队,来的都是警队的人尖子,一人一把警用“五四”,还配了一挺AK。哇!连“微冲”都带!张忠说当然了,龙震盗了一把“七七”式,在黑龙江、阜阳、明远市先后枪杀了四人,万一迎头“杠”上了,不上“微冲”行吗?据可靠线报,龙震目前藏匿在小城郊区一农户家中,情况十分危急,分管局长指名道姓,让老葛拿抓捕方案。八月的天气,太阳烈得像一团火,下午三点多钟,他们出发了。是城郊一片低矮的民房,装满石块和砂子的小四轮冒着烟“突突”驶过,老葛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万一惊动嫌疑人,再想抓住他就难了。不远处是一个山坳,过了坳口就是一片大山。老葛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执行抓捕任务了,只是这一次,他还能像上几回那么幸运吗?

  老葛俯下身子,悄悄打开了“五四”手枪的保险。这把枪已随他度过了不少个春夏,同亲人一般。只是现在,枪和手粘在了一起,湿漉漉的全是汗。他从窗玻璃上看到一只黑洞洞的眼睛,他知道,嫌疑人龙震就在屋里,正小心观察外边。

  他和张忠互相碰了一下眼神,猛地一哈腰,冲向房屋正门。正门虽是开着的,可有一个纱门挡着,这无疑延误了时间。“他娘的!”他心里骂了一句,右手持枪,一头撞开纱门,闯了进去。堂屋内一名五十多岁农民模样的人坐着,明显不是龙震。他迅速转向东屋,刚一进去,就被一把枪抵住了脑门。

  两天后,老葛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醒过来,床边围满了他的战友。


  四


  天气凉快下来,老葛也醒了过来,他不知道自己在河滩上睡了多久。离家已经不远,但他不想回去。从天明开始,他就将永远离开自己眷恋一生的岗位,脱去身上这套曾让他魂牵梦绕的藏青色警服。脸上有一丝凉意,他抹了一把,是泪。抬头望望天空,宇宙浩瀚无际,他感到自己无比渺小。

  如果有来生,还当警察吗?

  钟楼街楼顶的钟声,响了十二下,时间已是午夜了。这是百十公里内,淮河岸边唯一的一座钟楼,像一位沧桑的老人,忠实记录着淮河儿女的艰辛和劳作。除了偶尔夜班归来的人经过,几乎已经没有了行人,小城的夜宁静而安详,禹王路上的灯光斑斓而迷人。一切都将成为过去,他庆幸自己的选择。他晃晃脑袋,感觉已经没有什么酒意,该回家了。他打开手机,发现已快到深夜两点,这么说,他已经到了退休时间了?老葛的心里,有些失落。要是往常,再过几小时,他就要上岗了。他从石墩上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前走,隐约能够看见自家五楼的窗户里,亮着灯火。老婆还没睡,还在等他回家,老葛有些感动。对老婆,他亏欠了很多。他走得很慢,这是走了一辈子的路,他有些依依不舍。他熟悉这座小城,热爱这座小城,在刑警队那会儿,每次外出执行任务,心中都会空落落的,而只要一踏上这片土地,那种虚飘感就消失了。他喜欢在这个城市摸排、走访、巡逻,喜欢这里的百姓,喜欢这里的小巷和街道,喜欢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泪水不知不觉从眼角流下来,他想自己从此就脱了这身警服,吃饱等死了?

  路灯倏忽一下熄灭了,他抬头看,天边的星星已经隐去,他回过神来,今天该去办退休手续了。想到两三年前,自己还想捞个位置,上个台阶,真是好笑。

  怎么就想开了呢?自己也不知道。半年前,他向党组织递交了辞职申请,他在申请中写道:

  县局党委并局领导:……警营追梦三十年,衷心为民心不改。三十年来特别是在指挥中心的二十年里,我听从安排,为民服务,恪尽职守。在组织的关怀培养和战友的帮助下,我逐渐成长为一名心怀百姓,勇于担当的人民警察和110负责人。正因如此,每每让我心生温暖和感激,谢谢我工作和生活经历中的每一位领导和战友,你们永远是我的亲人。

  作为一名公职人员,我从未向组织提过要求,现在我的年龄渐长,应该把职务让给一些年轻有活力的同志……为此我愿辞去110负责人职务,退下做一名普通民警……继续与大家一道为民服务,为捍卫家乡土地的安宁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特此报告,敬请批准!

  申请很快就得到了批复,所以他要是退休,是以一名普通交警的身份退休。

  北斗星已经西斜,该到落幕的时候了。后半夜的小城更加静谧,道路隐去了,大地隐去了,一切生命都隐去了……围绕他老葛,也不会再有故事发生,一想到这一点,他心里就无比失落。“淮河水呀长又长,白帆浪花向东方,座座青山绿又绿,青山深处是白杨,花红一片淮水淌,淮河岸边是家乡……”天快亮了,东边的淮河上,隐约飘来歌声,是淮河渔歌,老婆也会唱。当初他看上他老婆,不就是因为听了她的歌吗?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他已经多年没听他老婆唱过歌,得让她唱给我听!老葛想,以后就领着老婆,上淮河大坝上唱歌,也是一种生活!

  突然,不远处丰收的小餐馆,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接着是巨大的撞击声,他意识到有人打架了,本能的反应是拔腿就往前冲,他想的是,可不能在他老葛的眼皮子底下,闹出什么事情。丰收两口子不容易,从乡下来到城里,开个小餐馆维持生计。老葛常去小餐馆吃面,照顾丰收的生意。声音越来越大,有女子的尖叫声和碗碟破碎的声音。老葛加快了脚步,一边跑一边喊:让开,让开,都让开!警察执行公务!让我进去行不行?

  人们仍然围着,老葛好不容易挤了进去。是郊区几个醉酒的汉子,据说喝了一夜,不仅不愿付钱,还把丰收打得头破血流,扬言要一把火把小饭馆烧了!丰收他老婆吓得瑟瑟发抖,丰收捂着脑袋蹲在地上,不敢说话。

  “这还了得?反了天了!”老葛往中间一站,大声喝道,“都给我住手!有话说话,为什么打人啊?”

  “哟喝!”领头的汉子嘴里叼根牙签,拎把西瓜刀,围着老葛转了一圈,“这不是站街狗子老葛吗?怎么的?今天不站街,出来管闲事了?”

  “不许辱骂警察!”老葛警告说,“给我把刀放下来,打人犯法,你不知道吗?”

  打人的汉子笑了:“我凭啥放啊?就因为你老葛头说了?我这不是在路上,不是闯红灯,不是追尾,你管得着吗?”说着,挥起手中的刀,就要去扫前台的酒柜。老葛说我警告你!再不放下凶器,我就要行使警察职权了!听他这样说,打人的汉子越发嚣张起来,不去砸酒了,转过身来去追丰收,把丰收吓得捂着脑袋满屋子乱转。老葛怒不可遏,冲上去护住丰收,一边去夺男子手中的刀,一边大喊:快快快!快打110!赶紧报警啊!

  “扑哧”一声,汉子的刀扎进了老葛的身体,“扑通”一声,了。

  老葛的老婆赶到时,老葛已经不能说话,血从他的胸前“咕噜咕噜”往外冒,整个衣服都浸透了。丰收哭着说:“葛叔是为了救我,他要不挡这一刀,躺地上的就是我了……”老葛的老婆说,你别说话了丰收,听你葛叔说什么?老葛满身是血,侧脸躺着,眼睛半睁着,是想说话。老葛的老婆俯在他耳边,说老葛老葛,有什么话你说,120马上就到了。老葛说:“警服……警服……别脱我的警服,我今天……不能去办退休了……”

  老葛的老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远处传来一阵阵鸣笛声,是救护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