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的词刚成型,还来不及修改和谱曲,你就因为一点小事,将这初恋搁置。

  后来得知,你之所以如此,因为追求你的,除了我的朋友,还有一位和你一道参加乡干招考并被录用,还一起到小城参加上岗培训的同学。你的父亲任过小官,你知道权力的神奇。你的这位同学虽然个头不高,相貌平平,还胖得像个大头陀螺,但他有一个拥有实权的正县级的父亲。你私下对你要好的姊妹说,人要现实点,找个有背景的,将来不要说进城,就是调个好单位,提拔到个好岗位也有希望。然而,你内心却很矛盾。因为你也希望能找个身材魁梧、英俊帅气而又有才的小伙子作终身伴侣。在这方面,我的朋友占尽优势。可他不像你的那位同学,有后台背景。于是,你的心在两者之间徘徊。你希望能找到一个他俩优势合而为一者。然而,现实总难遂意。于是,在我们的鼓吹与促和下,你又想回过头来。

  那年春天,一个周末的早晨,我哄你说,我的朋友出差在外,合租屋里就我一个人,约你和你的一位女同学到我们的住处吃饭。因为你和我同姓,我们便以姊妹相称。因为以姊妹相称,你也不好推却。加上你有女伴,也没多少顾虑。于是,我们一起买好菜后,回到我与朋友租住的民房,让你帮淘米煮饭。我们准备吃火锅。我在外面的水管边去洗菜,我洗了十几分钟的菜,回来后见脸色飞红的你和你的同学窃窃私语。我知道,你已偷看到我的朋友写给你的、放在没锁的在抽屉里那一沓装了信封却没封口,也未寄出的恋爱信。后来我得知,你的同学劝你,难得这样的痴情郎,最好还是不要三心二意,就选定我的朋友算了。你想了想,勉强点头同意了。之后,我的朋友订了《恋爱.婚姻.家庭》、《女友》、《故事会》、《幽默与笑话》之类的杂志,目的就是看了后和你在一起有聊的,以增添情趣。更何况,这些杂志也是你喜欢的。就这样,这些杂志为你们的感情起到了添薪加温的作用。渐渐的,你们出对入双了。看你们感情到了火候,我开始知趣地让你们拥有自由的空间。终于,我有一天,你绯红的羞赧告诉我,你们越过了雷池。陪坐、送日子、嫁娶之事紧急列入议事日程。

  结婚之前,你越发显得仪态风流。似有西施之容、昭君之貌、貂婵之妖、嫦娥之逸、贵妃之姿。那时,名未婚,实为少妇的你,芳龄二十有二,双眸常含秋波,两眉舞诗情,唇齿无不含香。真有点如花似玉,人见人爱。也就在举行婚礼之前,你从那个边远的乡镇,越过区政府,调进了县城的一个基层单位。都说你们那一批考录的人员,五年内不准调进城。可你才一年多点,就破了这个看似铁定的规定,让组织部门有苦难言。不知情的人都说你找了个好老公,虽然没地位,也没实权,但千方百计地托人找关系,让你调到城里,过着同栖共宿的幸福日子。你的老公还为这一种误认的虚荣,飘然了好长时间。后来,知情人透露说,你所在那个乡镇的上级——区委一把手,另谋高就后,你才随之进城。你最要好的一位女同学问你,调进城花了多少钱?你首先是笑而未答。因为那时,一般刚参加工作的人,每月工资就一百多元。而暗地里,从小乡调到区政府所在地,得花2000元,要调到县城,得花5000元。凭你们两小口的工资,这可是天文数字啊。可是,你说你哪来的钱去花。问的人迷惑不解。你说,对于那位有实权能帮你调动的人,凡是长得漂亮的女人,拿多少钱都难达到目的。不言而喻,问的人不再问了。

  你调进县城后两个月,你的儿子鲁西来到了人间。在你们的小天地里,家庭的氛围浓了起来。你的丈夫乐颠颠地,除了上班,在家里对你惟命是从。产假结束之后,你不愿背着孩子上班。虽然你带孩子上班也不会有谁说你什么。因为你单位的女同志,带孩子上班是常事。于是有人问你孩子那么小,怎舍得丢在家?你说你家里请了保姆的。并说你不喜欢带孩子上班。因为那样,不光觉得累赘,别人看自己的眼光也会冷。而且,为了保持少女般的身材,产假一结束,你就给孩子断了奶。你的孩子为此哭了几天几夜。好不容易才适应奶瓶奶粉的生活。这时候,不知你在哪本杂志上看到信不信由你的栏目上说,每次,在喂养小孩的奶粉中放一滴生菜油,能促进孩子的发育。孩子尝到生菜油味,不愿吃,你就让他饿。饿到挨不了时你还照样喂他。结果,你的孩子在一岁多的时候,病得无法入睡地哭闹。到大医院检查,除了肠炎、胃炎,还导致半截肠子溃烂。最后不得不动手术。从此,鲁西无论如何长,都像根豆牙。

  鲁西上小学的时候,我常在县政府办公室见到你。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是去送资料或汇报工作的。于是我问你是不是还在城关镇计生办?你说你已经调到县政府办任科长了。而且还破天荒地援助自己的办公室。我问政府办的朋友,你是何时调的。他们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回事。连调令都没见过。他们还以为你是去找人办事的。因为找不到你要找的人,所以天天都到政府办。

  后来,小道消息说,你和某位有实权的常委,暗有往来。于是才有了第二次的提职调动。据说,你在城关镇的时候,这位常委检查工作时,在接待的酒宴上,你举杯相敬,并作了自我介绍。领导说,任你喝酒的豪气,只要好好干,将来一定有前途。并说他们的办公室缺的就是你看样的人才。你知道,你又遇上了一个好色而又为此滥用职权的主子。镇里的领导在酒宴上也看出了那位县委常委的子丑寅卯来。于是将你调到镇党政办,说是让你好好锻炼,搞好接待,学学协调关系。因为你的出现,那位常委隔三岔五,都会找个借口,到城关镇来。在他的暗示下,你又使用投怀送抱的伎俩,为自己在单位的调换和职位的提升上铺路搭桥。你似乎早已悟透,中国的社会,要想在仕途上有所图谋,男人需要后台,需要金钱开路。女人呢,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