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非常”之年,在非常矛盾的情绪中结婚的。说不上苦,说不上甜。没有婚礼,没有誓言。只有一个念头是清晰的——我该读书,不该结婚。就在这该不该的冥冥中有了孩子。

  这个小生命真有惊天动地的本能,刚一落生就对着这个世界嘎嘎地叫,像唱圣歌一样宣布我是母亲,令我的感情陡然升华,顿悟到我有了神圣的权利、义务和责任。从他那窥视人间的小眼睛里,我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从此,我逐渐忘掉了那该不该。心里不但有了个宝贝,还有了丈夫,有了家。也便自自然然地向生活释放我的爱。

  这小东西真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彻底赶走了我少女的腼腆和害羞。为姑娘时桎梏的乳房不但解放了,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中大大方方地抻出来,让他吸吮,竟然觉得很美,还有几分骄傲和自豪。所以我要说,女人要是不做母亲,那可是最大的不幸。

  我惊奇这小家伙有神奇的魔力,他把我的天真烂漫统统夺走,而我呢又心甘情愿全部输给他。于是,我也开始变得沉稳持重,心里老想着我是妈妈,我是妈妈。当我第一次听到他叫我妈妈时,乐得我把他好个啃哪!那会儿我又像个小孩子。我明白他在改变我,可我情愿。我变的不再那么自负,那么傲慢。我也不再那么沉闷忧愁。我看着他乐,逗着他乐,他乐我乐,真是享不尽的天伦之乐。

  我也惊奇我自己,过去不愿做不会做的,现在愿做会做。为姑娘时一见就捂鼻子的屎布尿布,无论多脏,我都洗得干干净净,而且不厌其烦。我给他做小衣裳,做了拆,拆了做,直到他穿上合适为止,我的耐心不知有多大。为了他,我变得能干活,能吃苦,能过日子。拾柴,磨面,喂猪,做饭,整天忙得团团转。无论多累,搂上他我就睡得又香又甜。

  我知道,因为他我在变丑,头发脱落,眼睛红肿。我总愿盘上腿,把他搂在怀里,奶他,亲他,裤腿拱出了大包,早就没了裤线,上衣被两个突兀的乳房支着,我才不管呢。只要我的孩子白白的,胖胖的,我心里就美美的。

  我呀,因为他变得耳聪目明又机灵。他稍有点儿不舒服我就看得出。过去睡觉,被人抬走都不知道。现在,只要他吭哧一声,我马上就醒。好像他有特异功能。

  我呀,用全部的心爱着他,护着他。只要他舒服,我不怕冷,不怕热,不怕苦,不怕累。我因为爱他而更爱天上的燕儿雀儿,更爱地上的狗儿猫儿。更爱园里的树田里的苗,因为我的孩子爱吃果爱吃馍。我因为爱他而更爱别人的孩子,因为我只有爱别人的孩子,别人才爱我的孩子。因为爱他而更爱双亲,可真是,养儿方知父母恩。我觉得我的爱在膨胀,在扩大,又无限美好。我终于懂了:爱就是奉献,奉献就是快乐,奉献母爱是最大的快乐。    


  后记:在母亲节和儿童节来临之际,作为母亲和奶奶的我献上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