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8日,我从锦州坐上了驶往成都的列车。我的心随那奔驰的列车,飞跃关山,跨过黄河长江,穿过蜀道天堑,飞到了天府之国--——四川。我是应我的爱徒徐欣之约去旅行的。更确切地说,我是要亲自看看徐欣是怎样从一个打工仔坐上公司总经理这把交椅的。
       徐欣是我在文化馆工作时,结识的刚刚初中毕业的小青年。他热爱文学,爱读书。写的小诗别致,独特,深刻,有味。钢笔行书也写得很遒劲有力。我很欣赏他的天赋和勤奋。可他家是农民,五个孩子,除了种地,全靠他父亲在煤矿打工为生。他没钱买书。我家的书他随便看,记得他看得时间最长的是【古文观止】和【唐诗三百首】。他不但成了我家的常客,还和我儿子成了好朋友。下雪天,他俩一起去打兔子,打回来一起扒兔子,炖兔子,乐乐呵呵地吃兔子。他还加入了我们的松竹梅文学社,我们曾一起采风,一起赋诗。后来,他就成了千百万打工仔的一员,开始了新的征程。
       他曾经在沈阳、大连、呼和浩特、南京等大城市打工。后来他在成都结识了一位知书达理又很秀丽的川妹子,那是他们结婚后抱着一岁的女儿来我家,看到的。我很高兴地为他们祝福。可是,徐欣即没有房子,又没有正经工作。妻子和孩子跟他一起颠沛流离。因此,女孩家长一直极力地反对,他俩不得不离婚了。他把仅有的一点积蓄都留给她们母女。自己在一座庙宇里住了七天七夜,靠吃供果为生。当时的他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他曾跟我说,曾有贩毒团伙找他加入,也有人顾他当打手,他都断然拒绝了。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老师呀,就是我读的那些好书,给了我正能量,让我没有偏离人生的正确轨道。可是,失去她们娘俩,我当时就觉得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七天后,我已经是昏昏沉沉的了,我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仿佛像菩萨一样的老者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说:孩子,你上有老下有小,你还要为他们着想……我心里一惊,醒来了!我开始自责.我有一个姐姐,可她从小就有病。男孩我是老大,父母从小就对我给予厚望。我,我怎能……我失声痛哭……?”这里,我早已含满的热泪,陪徐欣一起落下。我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改革大潮汹涌澎湃,我们的打工仔,也成了弄潮儿了。他又开始到处打工。他扛过大包,当过脚夫,所有吃苦受累的活他几乎都干过。后来在一个大宾馆里做杂务。偶然的一次机会,由于他的见义勇为,遇上了一位贵人,根据他的爱好和特长,安排他到成都市建委的内部刊物当了编辑。真是天生我才必有用。从此时来运转。
       我和老伴是在女儿的陪同下去成都的,4月1日上午到达成都站。徐欣的妹夫从车站把我们接到徐欣的公司。中午我们在职工食堂和大家一起吃了十菜一汤的免费午餐。他的公司在成都市中心武侯区的一座大厦里。饭后,我站在他办公室窗前向下望。市中心三层的立交桥车辆川流不息。徐欣说:老师,咱们下去走走。我说:站在这看看就行了。他看着我笑着说:走吧。下来一看,真是非同一般。立交桥共三层,上面两层跑车,底下一层两面跑车,中间是一条文化长廊。最中间的位置是宋朝著名词作家和李白杜甫的塑像。桥柱上雕刻着三位大家的诗词。南侧是蜀绣坊,展销着丰富多彩的蜀绣。北面,半里长的廊坊里全是历朝历代各种文化艺术品和历史人物的展览与雕塑。我从心底里佩服,成都人民把现代化建筑和民族文化如此完美地融为一体。长廊的尽头是两层的立交桥,第一层是很繁华的购物广场。我们登上了顶层——天府广场。天府广场开阔敞亮,北望是武侯祠,南望是毛主席雕像。我们在此合影留念,我跟摄影师说,一定要把毛主席像照进来。
       回来的路上我想,徐欣懂我,知道我想看什么,爱看什么。
       在当编辑的工作中,徐欣又结识一位德才兼备的川妹子张女士。当时的张女士在一家建筑公司做财务工作,而且是业务尖子。结婚后,他俩双双辞职,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徐欣的公司我不便多问,只见他的员工都用电脑工作。徐欣是总经理,张女士主管业务。徐欣的妹妹和妹夫主管职工食堂。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按部就班。每天吃完午饭,徐欣亲自驾车带我们旅游。在成都游览了武侯祠,杜甫草堂,文君茶楼等名胜古迹。徐欣有两台车,一辆单号越野车,一辆双号一百多万的豪华车。这样单号双号都能出行。我们一起拜水都江堰;我们一起乐山一日游;我们一起拜谒郭沫若纪念堂;我们一起登上了峨眉山金顶。峨眉山真是威严挺拔,高耸入云,步步登高哇。我为了考验一下自己,除了坐缆车外,坚持徒步登到金顶。站在金顶的正前方,仰望金佛,我的心怡然而平静。下山的时候,徐欣雇了二人抬。我还是第一次坐二人抬呢,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更难忘的是乐山一日游。陪同我们游乐山的是禅墨佛字创始人,中国书画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美国国际禅墨书院海外首席院长王建洲先生。去那天正好是清明节。中午,建州先生和夫人陪我们参加了一百多人的家族清明节聚餐午宴。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家族的族长亲自作陪。族长在成都有事业,有楼房。保留在山间的故乡的庭院,就为清明祭祖聚餐用。回乡的盘山路也是他出资修的功德路。我还听他说,我们这是小型的清明聚餐。大型的摆一千桌,占半个山坡。我真是感慨万分!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世代传承的,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清明祭祖聚餐活动啊!    
       徐欣的家在郊区的别墅楼 ,还有地下室,共两处。家里有保姆,吃住都特别方便。所以家乡的亲朋好友,往来不断。他不但好客重情重义,还是孝顺的好儿子。早就把父母接去颐养天年。他的母亲对我说:我做梦也梦不着过上这样的好日子。她还送我一身蜀绣服,谢谢我对她儿子的关心。我说,我们要感谢党,给我们开辟了这改革开放的好时代。
       还必须留下一笔的是:徐欣的第一位川妹子在江浙一代,也开辟了自己的天地,开办了连锁幼儿园。她独自把女儿养大成人。女儿现在在加拿大留学,专攻经济。我们这位可爱多情的川妹子呀,至今未嫁,独身一人!!那天,在徐欣办公室里,就我们俩,他含泪对我说:老师,老了,我要去加拿大!!我说:还是让孩子回到祖国来!我的泪又忍不住留下来了!
       在徐欣的会客室里,他天天给我沏茶。我还第一次看到他那很出奇的茶盘。他说是用长江水底千年的木化石雕刻而成,像一条大鱼。不要说他那满屋的楠木桌椅,单是那三幅蜀绣挂图就令我欣赏不已。一幅梅花图,一幅八骏图都是我的最爱。特别是北面墙的那幅令我心潮起伏。那是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我想:爱徒徐欣,你这北方的打工仔,你这只北方的雄鹰,乘着改革开放的雄风,飞越关山,飞越黄河,飞越天堑,在天府之国翱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