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画笔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像陈年的往事。小时候我做过很多很多的梦,做画家只是其一。现在,我是一个工厂的工人,三班倒,却很少做梦了。

  

  今天,我却梦见画笔抖掉了满身的灰尘,站起来了,它东张西望的寻找它的主人,它仿佛记起了主人画的蓝天白云,记起了流泻于笔端的金色的梦幻,然而,那时面对它的只是窗外一只会唱歌的麻雀,它问:你唱什么呢?麻雀告诉它:我在歌唱理想。

  

  理想?

  

  理想是什么?好陌生的词,画笔因此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它便含着无比谦虚的心情问麻雀什么是理想。

  

  飞。你飞过吗?麻雀说,理想就是飞,飞,永远永远的飞,因为只有飞才可以找到很多食物。

  

  哦,画笔立刻对麻确充满了无比的崇敬,决定要像麻雀一样,去寻找自己的理想,它飞快的意识到如果没有理想,自己就会失去存在的意义,做为一支曾经荣耀的画笔,这是不能忍受的。

  

  它便飞了,越飞越快,越飞越快,直到眼前的景物成了一团模糊的绿色,它才知道自己的飞告一段落,不知为什么,它的眼前冒起了金星,还好没有昏过去,如果昏过去了便不会知道,自己只是做了一次自由落体的体验,然而他仍然觉得很高兴,觉得自己真的是飞了,只是方向是向下的。

  

  草丛中穿行着蚂蚁的编队,沉默而从容地走着,没有一个停下来,跟它说句话。

  

  它问:你们干什么去?你们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飞吗?你们——没有理想吗?

  

  理想?终于,有一只停了下来,蚂蚁用哲学家的眼光审视了这个落魄的画笔,说:我们的理想就是走——你不会走吗?我们已经走过了很远很远的路了,那样才能找一个好地方安家。

  

  哦,画笔感到了自己的无知,同时又感到了庆幸,轻信麻雀差点儿使自己残疾,而蚂蚁睿智的话语则给为它点燃了一盏指路的灯,它深深地感到,蚂蚁那神秘的旅行里才包含了生命存在的所有意义。它深深地对那沉默的编队鞠了一躬,便开始了旅行。

  

  然而,它走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蚂蚁给了它最深刻的启迪,却没有给它一只平凡的脚,它用一种奇怪的方式前进了几步之后,连它自己也承认,它没有走,无论朝哪个方向,它都无法走下去的,它喘气的声音,使草丛里的社会以为要打雷,或者要发生什么重大的变革,所有的生命纷纷逃离,有的飞有的走,各显其能,而目的有一个,逃。

  

  只有一个蝴蝶,仿佛来自生生死死的《梁祝》——翩翩而来。蝴蝶把它当作一节干树枝,轻轻地落到它的身上,画笔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柔,这让它忘记了自己无法实现的理想,它决定不走了,如果那个蝴蝶能永远地停在它的身上,就是给它一千只脚,它也不走了。

  

  它大声地向蝴蝶问好。

  

  蝴蝶笑了:哦,你也好——你忙什么呢。

  

  我走路呢,走路是我的理想。

  

  走路?蝴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怎么,你不会跳舞?你知道我的最高理想吗?就是跳舞,在万花丛中,做尊贵的舞者,像公主一样展示自己的美丽。

  

  画笔流泪了,它知道自己是如此的幸运,“属于一切人的竟成了我的”,它说:我知道,那万花丛中,还有爱情。

  

  让我们一起舞起来吧,一生一世,它说,然而蝴蝶却用友好而冷漠的语气对它表示了感谢,谢谢你。

  

  我不要谢谢。我要什么,你知道。

  

  我只有谢谢,因为我要走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停在你身上吗?

  

  为了更好地离开,我能轻松而愉快地离开是因为——你让我得到了休息。

  

  远去的蝴蝶渐渐地远去了,远到无法梦见。在那遥不可及的远方,仿佛有大片大片的花园,亦真亦幻,画笔知道那儿有一个翩翩起舞的公主,舞着它不懂的风情。那是一个理想,美丽而不可接近,永远存在,却永远不属于它。而它,又是谁?

  

  我是谁?

  

  什么是理想?理想在哪里?

  

  我为什么活着,活着又是为什么?

  

  这些问题压在了画笔的心里,它倒在了草丛里,那小小的社会里已经因它的喘息而万门闭户,没有谁告诉它答案,没有人陪它说一句话,只有时间乘着夕阳的车,轻轻走过,它想自己的一生也许就这样过去,也许它已经死了,只是自己不知道,于是它便提醒自己:你闭上眼睛吧。

  

  当它再次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黑夜也已经来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知道身边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空的瓶子,如空空如也的心,残破衣服,还留着生命与生活的气息,它用头顶了顶上面,竟触到了一只小手——一只握着袋子口的小手。

  

  它被装进垃圾袋子里了,提着袋子的,是一个因穷苦而上不起学的小女孩。

  

  小女孩把它捡回了家,用那矿泉水瓶子换了一个薄薄的作业本,在昏暗的灯光下,小女孩在作业本上画了一个圆圆的太阳,把屋子照亮了。

  

  画笔流泪了。

  

  它知道,它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它自己的理想,它感到从这个晚上起,它才懂得了活着的意义。

  

  它也知道,它不是麻雀,不是蚂蚁,不是蝴蝶,而是画笔——一个小女孩可以用它画太阳。

  

  ——这就是我的一个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寻找自己的梦,要先找到自己,你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