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方的这个山水城市,有一群辛勤的笔耕者,其中最勤奋的要数检察战线上的董新建检察长。从事检察工作三十年,从小就有的文学梦一直没有忘记过,她把对职业的执着坚守同样运用到小说创作中去。她说退休后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有三百天在写小说,把参加工作几十年来的酸甜苦辣付诸于笔端。这是一位有悲悯情怀的检察官,也是一名优秀的小说家。

         当《风雪将至》这本厚重的小说捧到读者面前的时候,正是春花烂漫之时。春天孕育着生机,蕴含着希望。而一位至诚至真的作家,总是能够在奔腾的生活激流中,捕捉那跳跃闪烁的浪花。在看似平凡的中国经验中,发现个体生命与时代生活之间隐秘而微妙的关联。

         那一日我和她同游丹阳的季子庙谈到,她说到小说中的故事情节都来源于现实生活,别人的小说有许多是虚构的,她写的小说有百分之九十来自现实世界中的真实,真实得没办法去虚构他们。外地的读者可能感受不到小说中的真实,而本地的读者一下子就能读到,小说中的许多地名就是真实的,比如:儒里的全羊席,醉仙楼,运粮河,路面机械厂,东吴宾馆等等,她给这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赋予了特定的社会意义。

        这是一部具有鲜明的现实主义作品,书写时代生活,描摹现实人生。对现实主义的伟大传统,又一次展示了强大的生命力。董新建的《风雪将至》融入了一代人的生命体验、青春信念、热忱追求,一代人的理想主义被郑重铭刻,被珍重收藏。作家以饱蘸热血的笔触,描绘了一个时代的峥嵘岁月,激荡起伏的时代风云中,那些鲜活的身影,挣扎辗转,左冲右突。他们的精神难题,他们的心灵磨砺,他们的命运抉择,他们在时代巨变中冷峻的省察,深切的忧思,热诚的追问,始终闪烁着理想主义的光焰。小说中随处可见的近乎雄辩的叙事洪流滔滔而来,赋予了作品强烈而独特的艺术魅力。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年,董新建在这几十年中的人生轨迹,也是整个时代的轨迹。她的小说中有江湖的侠义精神,比如小说中人物姜大龙,这个赤脚的不怕穿鞋的人物,就是民间侠士的代表。这些人同样是时代的脊梁骨,支撑着整个时代的发展。同时,这也是最好的中国故事。董新建通过自己的眼睛把目光投向了沸腾的现实人生,她试图写出眼中所见的中国故事,那些从我们身边溜走的人和事,看似平凡,但却是不平凡的。作家用小说表达了对生活的理解、洞察、困惑及思索,悲悯与反思,探索与担当是每一个时代都需要努力去做的。

       “茫茫宇宙间没有是非分明,有许多混沌不清的状态,有待我们去探索发现,如同我们的人生世界一样。我们不否认人性中的恶,但也不要忘记,再恶的人性,它总有善良的一面。”董新建如是说,无论是小说,还是现实世界,我们不能用好人与坏人来界定一个人。面对社会万象,董新建想至狄更斯《双城记》中的一段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信仰的时期,这是一个怀疑的时期;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她说自己非常的幸运,生在这样的一个好时代,为时代发声,用小说的微光烛照前方的道路,唤起人们对法律,对生命的敬畏,对正义的追求,她的小说刚柔相济,如她的人一样,一支秃笔写尽人间悲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