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这个日子,是我下海经商四十年的纪念日,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年。

       自从隐退商海,总是有一个念头在脑海里萦绕,写吧,写一篇自己是怎样走上经商之路的文字及这些年来跻身商海里刻骨铭心的体会。忆往昔,这些年自己走过的经商之路,虽有云程发轫、蜚英腾茂,也有跌宕起伏、更有伤痕累累。一路走来,既有成功喜悦的笑容,也有苦不堪言的泪水·······

       四十年前的今天,是我大胆迈向商海的第一天。那年,那月,那天,那些人,那些事,一桩桩,一件件的千呼万唤始出来,无限的感慨一并涌上我的心头眉间·······


       一

       曾记得,四十年前的今天,午休的时候,大家在一起就。科长对我说“老马已经三天没有上班了,今天下班的时候,你和我去她家看看”,“嗯,好的”!我随口应了一声。下班后,我陪同科长骑着自行车一路飞奔到了老马的家。进屋后,科长和老马及家人嘘寒问暖的聊了起来,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在他们的眼里就如同儿童团的一般,所以我就只能是在一旁傻呵呵的看着他们聊天,根本也不知道怎么插言。猛然间,我看见老马家的炕上铺着的塑料布特别的好看,随口就问了一句“马姨,你的这块塑料布是在哪买的啊?”“嗨,那不是买的,你姨父的单位就是生产这玩意的”,我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晚上,回到家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马姨家的那块塑料布老是在我的大脑里晃来晃去,因为那个年代,家里的炕上刚刚开始盛行铺块塑料布,市面上经销的塑料布品种很单一,而且价格也不便宜,于是乎,一种大胆的设想就这样在我的心底生成。 
       我这个人天生的急性子,第二天下班的时候,我径直又去了老马家。“你看你这孩子啊,怎么又看我来了,我昨天不是说了嘛,已经好多了,过几天就去上班了,”“哈哈哈,不是的,马姨,我想求你一件事,但是,不知道行不行?”“啥事,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办到的那就一定行”!“我想在你家姨父单位赊点塑料布,”“哦,是这事啊,那得等你姨夫下班回来问问他,看看行不行”。就这样,我在马姨家一直等到姨夫下班,姨夫告诉我明天去他单位再谈。等我从马姨家里出来再去托儿所接儿子的时候,全托儿所就剩下我儿子一个孩子了,阿姨一脸的不悦,我急忙道歉,好话说了半天,阿姨的脸上才有了多云转晴。 
       第二天,我到单位和科长告了假,就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姨夫的单位,姨夫把我领进了厂长的办公室,几个回合谈了下来,由姨夫做担保,就这样,我很顺利的赊出了一百块塑料布。回想起那个年代真的就是悲哀,因为没有公公婆婆,每个月那点微薄的薪水还要拿出三十元供养丈夫的一弟一妹,所剩无几的那点钱也就只能将就生活,家里的经济状况可以说是捉襟见肘,去了吃的就没有穿的,想要有积蓄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所以就不得不厚着脸皮赊人家的货。一百块塑料布很重,我想用自行车一次拿回家是根本办不到的,无奈的我只好先后分两次把这一百块塑料布运回了家中,然后又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单位上班。 
       那个时候没有大礼拜,每周就只能休一个星期日。要想卖出这些塑料布,就必须和单位请假,事假是要扣工资的,为了单位的那点可怜的工资,我不得不去医院托人打了一周的病休。一百块塑料布,我仅用一天的时间就全部卖光了。除去还给塑料厂的本金,净剩八十六元,这八十六元是我两个月的工资还绰绰有余呢。 
       首战告捷,受益匪浅,就这样我开始走向了漫长的经商之路。几个轮回下来,我就再也不用赊人家的塑料布了,因为我有了本金。 
       如果说李嘉诚是靠卖塑料花起步发了家,我呢,就是靠卖塑料布走向了成功之路。从那天起,我再也不用为买一斤猪肉而前思后想了,我再也不用因为喜欢的一件衣服而愁眉不展了。也就是从那天起,彻彻底底的改变了我的命运,虽然还不知道前面的路是铺满鲜花还是荆棘丛生,但我已是信心百倍的经涉足商海,一发不可收拾。


       二

       卖塑料布我着实大赚了一笔,在当初的那个年代里,可以说是非常可观的一笔钱,这就是我下海淘到的第一桶金,初试牛刀便首战告捷,从此,家里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心里尝到了经商的甜头,手里有了经商的资本,我的腰板自然也就直了,胆子也就随之大了起来。因为考虑到塑料布的这个买卖是季节性的,到了冬天就卖不出去了,所以,我必须寻找新的商机。 
       我利用空闲时间,去街上转悠,突然发现服装这个买卖很不错。于是,我就假借以买服装为名,故意与卖服装的人搭讪,目的是想知道他们是在哪里上货,可虽知那些服装贩子精明的很,马上就知道了我的用意,便不愿意搭理我了。东方不亮西方亮,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前院王大妈的女儿在东市场卖服装,为了达到我的目的,我就有事没事的往王大妈家里跑,故意接近她,哪知道,王大妈的女儿也是很忌讳别人和她做同样的生意,我几次和她说上货的时候带我去一趟就行,可她却总是以种种借口搪塞我。那个时候的我阜新市都没有出去过,沈阳在哪里就更是不知道,想去进货就可想而知了。但我这个人还就天生有一个倔脾气,我想做的事就必须做成。看出了她的用意后,表面上就再也不和她提起上货带我的事了,但我却在暗处悄悄的观察她什么时间去上货。

        机会来了,有一天,我终于发现她要去上货了,可偏偏赶上我家的那位上夜班,他不在家,孩子怎么办呢?嗨,活人哪能让尿憋死,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我就把正在吃奶的儿子托付给邻居高婶看着,安排好了我便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就奔向了火车站。那个时候去沈阳上货,都是乘坐后半夜1点多的火车,上货的人们都是结伴而行,可我一个人不敢走夜路,所以只好趁着路上行人多的时候赶往火车站,担心人家认出我来不带我去,便躲在火车站一个最不起眼的地方坐下,而且还带着一个大口罩。

       生怕赶不上火车,困的我两个眼皮一个劲的打架,却连打个盹都不敢。直等到王大妈的女儿她们来了,我就低着头紧紧的尾随在她们的身后上了火车。我们虽然乘坐的是同一节车厢,但她们却始终没有发现我。到沈阳了,我尾随她们走下火车,然后一步不离的紧跟着她们又上了汽车,就这样来到了上货的地方——小西门(今天的五爱市场)。

       哈哈哈,找到了,到了地方我什么也不怕了,也用不着再跟着人家了,在琳琅满目的货摊前,选择了几种款式的腈纶衫、衬衫和裤子,留够了回家的路费,便顺着原路返回了沈阳站。这回我根本用不着躲闪了,扬眉吐气的坐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这时,王大妈的女儿突然发现了我,顿时就傻眼了“你和谁来的啊?”,“我自己来的呗!”听了我的话,她满脸的疑惑和尴尬。 
       第二天,我去东市场租了一个摊位,就开始了做起了卖服装的生意。那个时候的东市场还是一个大院子,摊床都是用水泥砌成的。但是,买卖特别的好做,因为那个时候的人们还都不知道讨价还价,所有的服装都是翻一翻二翻的赚。 
       因为所处的那个年代,人们对经商的意识很淡薄,既藐视、更敌视做买卖的人和事。因为我是打病休去卖服装,雪里埋孩子......没几天,这事就让单位知道了。单位通知我上班,于是乎,领导是大会含沙射影的说、小会指桑骂槐的讲,什么挖社会主义的墙角了、投机倒把了等等,众目睽睽之下,仿佛我已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似的。

        为了保住我的买卖,又不挨领导的批,我主动要求从办公室出来去扫院子,当时,大家都说我傻“别人脑袋削个尖进办公室,可竟然还人放弃舒适的办公室不坐自己要求去扫院子的,真是傻透腔了哦!”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有我自己的小算盘,扫院子的工作虽然累,但好在是早晨六点钟到,扫完了八点钟就可以下班,然后我再名正言顺的去卖服装,这样谁也说不出来什么了。

       好景不长,单位知道我下班又去做买卖,又拿出新政策对付我,一反常态,扫完院子也不许下班,在单位读报纸,还振振有词的说“这是斩断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大腿”一气之下,干脆,辞职!什么班不班的,贪黑起早的一个月下来,不也就是那三百八十六大角零一分吗,还不够我卖服装一天赚的呢,权衡利弊,丢卒保车。就这样,把一个好端端的工作让我果断的给扔掉了.

       辞去了单位的工作,我长吁了一口气,仿佛卸掉了身上的千斤重担,再也用不着东躲西藏了,再也用不着为了那张病休卡片而绞尽脑汁了,那种感觉就仿佛是看见了四九年。解除了我的后顾之忧,这下子我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也就是从那天起,我正式成为了个体户大军中的一员。

       扔掉了铁饭碗,捧起了泥饭碗,我的大胆举动引来了家人的反对和身边朋友们的不解,我清清楚楚的记得,父亲被我气得老泪纵横,母亲住进了医院。但是,尽管没有一个人理解我支持我,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下去。 
       每当回忆起这件事,对自己当年的选择我是无怨无悔,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憾,反而我还真的是十二分的感谢当年的那位老领导。如果不是他那么百般的刁难我,大概至今我还是那个小科员,充其量也不过就是混了个吃皇粮的小本本,哪会有今天的我·······


        三

       我卖服装的生意做的是红红火火,尽管我们大家是同一时间上同样的货,但谁也没有我卖的好,卖的快。一年到头,我比任何人赚的钱都要多,嫉妒的她们楞说是我摊床的位置好,一起去找管理所要求调换摊床的位置,闹的管理所最后不得不颁发了所有的摊床一周依次调换一次位置的决定。但无论我被调换在哪个位置,她们依然还是卖不过我,这也许就是老天爷的眷顾吧! 
       由于起早贪晚的上货卖货,里里外外的就我一个人,晚上收摊以后骑着自行车急急忙忙的要去托儿所接孩子,回到家里还要下厨房做饭,真的是好辛苦。这时我就萌生了一个雇人帮我卖服装的想法,每个月除了上货是自己亲自去以外,我何不抽出身来开一家饭店呢,假如说卖服装一个月赚五千元的话,这五千元并不是我的全部所得,因为家里人还要吃饭嘛,那么如果说开一家饭店的话,所赚的钱就是我的全部所得,因为吃饭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还不用我亲自下厨房了,想吃什么,只要喊一嗓子,就能如愿以偿,这不是一举三得的好事吗,何乐而不为之呢!

       就这样,找来了一个有卖货经验的人,帮我经营卖服装的生意,随后,我便马不停蹄地去寻找开饭店的黄金地段。最后,选中了离矿上不远的对过,开了一家“利民饭店”,名字是我自己起的,雇了一个厨师和一个改刀的及一个领班四个服务员,我的饭店就这样开张了。每天的早晨去菜市场把一天所需要的东西买回来之后,一切就由领班的全权处理,晚上3点多钟去东市场把卖服装的钱结清,然后再回到饭店,在打烊之前把一天的卖钱额与领班结清。这样,我就轻松了很多,而且赚的钱却还比原来多了好几倍。 
       我的饭店很有特色,除薄利多销外,对每桌超过消费四个菜以上的顾客,再赠送一个菜,另外,凡属我在饭店的时候,都会亲自去给每桌吃饭的客人敬酒,我的酒量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一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我就来到饭店,只见门口站着好几个冻的哆哆嗦嗦的人,他们抱着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