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是一支悠长的短笛

  穿透清明的低迷

  揭开满城斑驳的殇

  一茬一茬的草在拔节

  一朵朵的乌云在铺张

  四月久久沉默着

  四月的眼睛落满秋凉

  四月,需要一场一场纷飞的雨

  来化解人世两茫茫


  花开了,又谢了

  潮涨了,又落了

  春天的际会,你缺席了

  渐渐远遁的身影

  在荒野,在月下,在山岗

  一路丢下疲惫和病痛

  最后丢掉一路的风霜

  所有的轨迹匍于停顿

  只等一年一次

  小心翼翼,取出骨头里的荒凉


  我们都是人间的过客

  通晓来去的路径

  我们的足迹,记录曾经和远方

  潮湿的土地和古老的家园

  永远是站在背后的深沉

  如一条暗河,永不停止流淌

  今天,我们的界限

  仅是一个在阴,一个在阳

  我们的距离

  只隔着,袅袅的一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