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湾的王二虎憋足了劲儿,今天高低要打小姐去!
  这几年,王二虎承包向阳洼的大果树园子,富得从屁股沟子流油。也赶上人走时气,他在镇上彩票投注站用4个5角的硬币,买了一张彩票,做梦也没想到,竟中了58000元的大奖。这个王二虎,在整个浪儿响水湾算是放屁油裤裆——肥透了。
  是饱暖思淫欲?也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吧?一笔横财从天而降,竟搅动了王二虎的花花心。这二年,他时不时地就听到打小姐的嗑,这回撒尿刺出个大元宝,得了这么多外财,何不也进城打一把小姐,老了老了也尝尝鲜呢?打小姐去,王二虎恨不得立时坐上“的士”进城,一头扎进夜总会,把小姐一手抱到怀里……
  王二虎生下来就是个不知愁、也不知忧,更没有弯弯转转心眼儿的家伙。皆因他心眼实惠,上世纪60年挨大饿的年月,差一点儿没把他活活地饿死。
  那是个青黄不接的六月,一天晌午,王二虎从山上铲地回来,见一个讨饭娘们儿饿昏在他家的大门口。他二话没说,也没有多想,放下锄头就把饿昏的妇女背进了屋。家里正好有两碗苞米面掺榆树叶子的稀粥,也是他的晌午饭,救人要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王二虎就把这两碗稀粥给饿昏的妇女灌了下去。妇女醒来哭着说:“小兄弟,我家还有80岁的公婆,他们都三天没见一个粮食粒了,你救救他们吧,我给你磕头了。”那娘们儿说完,就趴在地上给王二虎磕了三个响头。
  王二虎这鸡巴人就怕眼泪,更怕别人磕头跪颅地求他,心一软把家里的半月口粮5斤大苞米全给了要饭的娘们儿。
  那要饭娘们儿千恩万谢地走了,可王二虎却倒八辈血霉了。他一粒粮食没有,整天地吃树皮、苞米瓤子淀粉,脑袋胖得像个大窝瓜,差一点儿没把他饿死。挨饿还好说,有的人指着他的鼻子尖骂他:“你把半个月的口粮给一个没点儿瓜葛的要饭娘们儿,你不傻吗?饿死你不活该吗?不光你叫二虎,你可真是个傻二虎!”
  王二虎不光闹个“傻二虎”的名字,有花花肠子的人背地说,王二虎准把那个要饭的娘们玩了,若不然他能把半月口粮都给她?这话一传,再添点儿枝加点儿叶儿,王二虎又成了一条“小色狼”。
  王二虎出生在地主家庭,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月,本来他搞对象就像登天那么难,再加上“傻二虎”、“小色狼”的坏名声,这对象他就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王二虎眼看都30岁了,还是铁杆光棍一条。邻居李婶爱保媒拉线,有一付热心肠,诚心想给王二虎踅摸一个媳妇,就没有碰见合适的。一天,她听说红石沟的李俊美打离婚了,李婶便想把李俊美给王二虎介绍介绍。
  李俊美,一听这个名字怪好听的,实际这个人长得没有那么美的。确黑的脸长得跟驴粪蛋子似的不算,还一脸大麻子,人们送外号“坑长”。光人长得砢碜也就算了,还有一个要命的毛病,不生孩子。就因为这个原因,他的罗锅丈夫刘小屁休了她。李婶琢磨,“坑长”都36岁了,比王二虎足足大6岁,麻子脸,又不生孩子,王二虎能要她吗?可她又一寻思,光棍三十年,老母猪赛貂婵,说不定王二虎还真愿意呢!
  这天早晨,李婶来探王二虎的口气。
  “二虎,婶子想给你介绍个对象呢?”
  这些年没人给提过亲,今天李婶主动上门为他提亲,王二虎打心眼里往外乐呵:“那我先谢谢婶子了。”
  “二虎,你想选个啥样的呀?”
  “我没啥挑的。”
  “咋没挑的也得有个条件吧,我好按你说的看这个人相当不?”李婶说。
  王二虎眨眨眼睛说:“那就三条。”
  “第一条?”
  “是人。”
  “第二条?”
  “是活人。”
  “第三条。”
  “是女人。”
  李婶拍手打掌地乐了起来。“二虎,那我把红石沟新离婚的李俊美,‘坑长’给你说说,你要不?”
  “那你就去问她好啦。”
  “咱可把丑话说在前头,”李婶认真地说:“李俊美是二婚头,比你大6岁,不生孩子,脸上还有麻子,行不?”
  “李婶,是喘气的女人就行啊,没挑的。”
  是缘分,也是姻缘,李婶跑一趟红石沟就把王二虎的事说成了。
  洞房花烛夜,王二虎向新娘施过暴风雨之后,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快乐滋味。他趴在新娘的脸上,一边甜甜地叫着“坑长”姐姐,一边数着新娘脸上的大小麻子。数一阵子,便惊喜地说:“‘坑长’姐姐,咱俩以后保证发大财。”
  正陶醉在幸福之中的“坑长”又给丈夫一个甜蜜的吻,“你怎么知道往后咱们会发大财呢?”“你猜,你脸上有多少个麻子?”王虎煞有介事地问。
  “不知道啊。”
  “88个。”王二虎眉飞色舞地说:“这叫发!发!今后咱家肯定会发财的。”
  “坑长”用二拇指点着王二虎的脑门,嘻笑着说:“你坏,你真坏!”
  “坏?那我还得干一把坏事。”王二虎说着又和“坑长”滚在了一起……
  说来也真怪,自从王二虎娶了“坑长”,小日子过得还真一天比一天好。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他们两口子又能干,日子红火得就没挡了。前几年他们又承包了向阳洼的果树园子,这财可就发大了。在响水湾,他们家第一个盖起二层小楼不算,银行还有几十万存款。王二虎日子过得顺,过得美,乐得整天都闭不上嘴。
  俗话说:乐极生悲,这话还真应在了王二虎的身上。“坑长”体格可好了,却突然得了子宫瘤,到医院一看不手术不行,结果手术把“坑长”那点零碎东西全割下去扔了。“坑长”手术花点钱对王二虎来说,那是九牛一毛的事,他一点儿也不在乎,可手术把“坑长”那点儿零碎整没了,叫王二虎难受得蝎虎。那真是“头茬光棍好打,二茬光棍难熬”。这几年,王二虎常听说城里什么舞厅、夜总会、打小姐之类的嗑,他也动过花花心,可觉得挣钱不容易,心里想想,过过心瘾也就算了。这会儿,他买一张彩票竟中58000元的大奖,这回可铁了心了,非进城打一把小姐,也潇洒走一回,风流快活一把。
  这天晌午,王二虎趁着“坑长”回娘家的难得机会,换上一身新衣服,揣上一大打子百元大票,锁上楼门和小院大门,高高兴兴地进城去打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