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银河悦读网站,看到征文的标题,不觉心中颤动。是啊,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中,我的文字在网络里已经徜徉了二十年的时间,这二十年的岁月给我留下了太多的故事,也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说起网络文学,我还真的就是与它有着很深的渊源。曾记得,刚刚接触网络的时候,闹出了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回忆起这些曾经发生的过往,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我的老班长是一家复印社的老板,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吃饭,他对我说“你总爱写点什么,那你就开通一个QQ吧,然后可以在你的QQ空间里写东西,省着你还得用什么笔啊纸啊的。”我一听,急忙回答说“我哪里会QQ啊。”“没事,让她教你。”老班长指着坐在他身旁的妻子对我说。于是乎,老班长的妻子便成为我的网络启蒙老师,她姓李,我便称呼她为李老师。
  李老师帮我申请了一个QQ号码,取名“天之娇”,之后便把最要好的同学和朋友都添加为QQ好友,又帮我开通了QQ空间,指导我怎么在QQ空间里写文章。大言不惭的说,我这个人悟性还是蛮不错滴,几天下来,基本上可以独立操作了。刚刚学会上网,那种精神头非常足,早晨四点钟起来就打开电脑,在QQ空间里写下了第一篇散文,题目是《我的初恋》,有感而发的散文写的是情真意切,字里行间把我的隐私暴露的是淋漓尽致,没有一丁点的遮掩。写好后关闭了电脑,稀里糊涂的吃了一口早餐我就去上班了。那天,厂子里的生意特别的忙,我正在接待客户的时候,远在海南的同学打来了电话“我的天啊,你怎么把什么都写在你的空间里了呢?”听罢,我顿时一愣“你什么时候去我家了啊?”“我还在海南呢,没有去你家啊!”我懵了“你没有去我家,怎么看到我空间里写的文章了呢?”“哎呀,我说你这个笨蛋啊,你空间里写的东西,在网上就能看得到,怎么还用去你家呢?”当时,我还误以为写在QQ空间里的文字是和以往写在稿纸上面的文字一样呢,放在家里只有我自己能够看得到,谁知别人都能看得到啊!下班后,刚进家门,第一项任务就是打开电脑,然后给李老师打电话,一手握着鼠标一手拿着电话,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学,这才懂得了网络文字与纸制文字的区别所在,后来,这个事也就成为了同学们的笑柄。
  也就是从那以后,我便告别了笔和纸,每天在我的QQ空间里舞文弄墨的写啊写,什么随笔啊、诗歌啊、散文等等,只要是一有时间,我就会坐在电脑前写点什么。因为那时是在QQ空间里写,所以这QQ就必须打开。有一次,我正在书房的电脑前写一篇散文,丈夫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由于我的全神贯注,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丈夫在我的身旁站了一会便走了。吃晚饭的时候,只见他那张晴转多云的脸阴的很沉很沉,我百思不解的问他为什么,开始的时候他不回答,我老妈这时说话了“华啊,上网写文章妈不反对,可咱家是一世清白的人家,你可不能学坏啊!”我的老天爷,这可是哪和哪啊,我在网络上写文章咋还整出来学坏了呢,经过我的再三逼问,丈夫终于说出了实情“你上网写就写呗,怎么总有一个男人给你使动静呢,我一去你书房,那个男人又没声了,这是什么意思啊?”是啊,我也感觉出来是有一个男人在咳嗽,可我真的不知道是咋回事,丈夫苦苦相逼,我又无言以对,所以,我们就开始了冷战,那段时间,家里弥漫着浓浓是火药味,大有一触即发的危险,为了避开那个男人发咳嗽,我不得不告别了电脑。一连几天,我越想越生气,那个男人是谁呢?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干嘛非得给我使动静啊,我真的是比窦娥还冤!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无故蒙冤,非得让电脑还我一个清白不可。于是,我便给李老师打电话,把她请到了我的家里,我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诉说了我的冤情,李老师听罢,忍不住哈哈的大笑起来,她告诉我们说,那个是QQ的设置,有人加QQ好友或者是有新消息提示了,都会发出那个声音的。“那为什么不是女人咳嗽非得是男人咳嗽呢?”丈夫满腹疑团的问。李老师说:“哈哈哈,这个你得去问腾讯了,因为我也解答不了这个问题哦。”说完,李老师又是一阵大笑,随后,李老师打开了电脑,让我的丈夫坐在她的身旁,这时,电脑里的那个男人又咳嗽了,丈夫听罢一愣,紧接着,李老师又是讲解又是示范的,几经周折,我们这才恍然大悟,丈夫的那张晴转多云的脸终于多云转晴了。虽然时隔这么多年,但现在只要是一回想起这事来,我们夫妇俩还都都要笑上一阵子呢!
  由于在QQ空间里写文章,便结识了很多有着共同情趣的文学爱好者。有一位文友提议“你把这些人聚集到一起,我们建立一个QQ群吧。”于是,我的《以文会友》QQ群就这样诞生了。这个群里的人,几乎都是文学爱好者,我们每天在群里吟诗作赋,成语接龙,非常的开心。你出上联,大家对下联,还有写横批的,有的时候,为了一个对仗句,大家会争议的面红耳赤。也会为了一首格律诗研讨的口干舌燥。为了提高大家的写作水平,我们还请资深的文学爱好者给大家讲课,有待于共同提高、共同进步。春天来了,我组织大家出去春游采风,布置作业是回来后每人一篇游记、散文、诗歌、随笔,任选其一。出游前,我给复印社打了一个电话,定制条幅。我在电话里说条幅写《以文会友》春游大芦花,条幅做好了,复印社通知我去取,粗心大意的我取回来条幅连看都没有看,我们就出发了。等到在大芦花的山顶上拍照的时候,条幅一打开,我们所有的人都笑喷了,条幅上面的《以文会友》春游大芦花变成了《以文会友》吹牛大芦花,东篱采菊人姐姐笑的都喘不过来气来了,嗨,既然已经错了,那么,我们干脆就给它来个一错到底,随之,便有了《以文会友》忽悠老爷岭、《以文会友》问水大青沟、《以文会友》寻宝双峰山等等,那些美好的瞬间,都已经永远的定格在我们回忆的史册,令人永生难忘!
  我有个习惯,喜欢阅读,尤其是喜欢阅读那些文学大咖的文字。一个不经意闯进了榕树下这个文学网站,从此,这个以中国青年倾诉和表达思想、情感为主的文化时尚网站,便成为了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好朋友。只要是走进榕树下,便犹如刘姥姥走进大观园般的那种兴奋好奇,阅读每一篇文学作品都是那样的怦然心动,因为我既可以省去书店里的开销,又可以足不出户的阅读,真的是坐拥百城。拜读那些卷帙浩繁的小说、浏览那些扬葩振藻的散文、欣赏那些飘逸洒脱的诗行,怎能不为之感动?怎能不为之震撼?癌症患者--陆幼青以珍爱生命为主题的《生命的宣言》、慕容雪村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蔡智恒《洛神红茶》等巨作,深受我的喜爱,让对生命的诠释又有了进一步的升华。鲁迅先生说过“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不是毁灭什么既定的有价值的人或物,而是给人以信念,催人奋进。爱上洛神红茶,更爱那被岁月沉淀的味道,犹如一杯清咖啡,苦涩而又酸楚。也正是在榕树下的这个文学大家庭里,我摄取了很多的文学精髓,给我以启迪,令我茅塞顿开,这才萌生了我网络文学创作之梦,之后,便在飞卢小说网写出了二十四万多字的长篇小说《苦恋》,在一些文学网站里开始大胆的投稿。
  步入银河悦读,更是令我眼前一亮,仿佛又有了当初初涉绿荫地的那份心跳。在这个文学的大家庭里,既有我尊敬的老师,又有我多年的文友,还有那么多的文学大咖。每天走进银河悦读,都会受益匪浅,收获多多!
   【20年】我的网络文学情愫,说不尽、道不完,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网络文学万岁!


psb (4).jpgpsb (3).jpgpsb.jpgpsb (1).jpgpsb (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