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京昆高速西行,一路兴致勃勃,转眼出了京城,出了河北。在将要离开山西境内时,夕阳西下,天色迅疾暗了下来。大家意见就在最近的地方找一个小城歇息下来,明日再行。当高速公路上出现保德的路标,我们驶入了匝道。

  保德是山西与陕西相邻的一个县城,下了高速公路还有十多公里,不过,有一条迎宾大道将你直接引进县城,也算是待客之道。临近城区,我们看到远处鳞次栉比耸立着好多高楼大厦,不禁为这个小小的保德县而惊异,名不见经传的小城怎么会有如此的建设规模?莫非又是一个“大跃进”?

  当我们住下来方知,离我们咫尺的黄河对岸是陕西省的府谷县城。保德县城和府谷县城以黄河为界,紧紧地挨在一起,而这里的黄河绝不是我们印象中的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而是一条水源似乎不足的普通河流,以致外人看去两城就像是一个城市。

  清晨,带着相机想拍个日出的景观,结果不太理想,只留下一个隐隐约约的还在基建的保德。

  太阳升高了,我们徒步走过跨越两省两城的黄河大桥,发现两个紧密相邻的县城还是有所差异。

  我们在府谷县的沿河大道上,拍下了府谷县的市容。它很有现代气息。

  第一次看到两个省的县城如此紧密的挨在一起,颇为新奇。地域在一起,但省情不同,民风不同,发展也会不一样。在国内,相隔咫尺的两县人同饮一河水,却不能说黄河两岸是故乡,山西人只能说黄河东岸是故乡,而陕西人只能说黄河西岸是故乡。由此,推想到很多国与国之间的分界,并不时爆发争端,不由感慨顿生。从这个意义上看,人类归根到底其实也就是一种动物而已。

  行于2015.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