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日星期日,由田园推荐联系北旅组织到市郊双泉寺一游,以洗连日来工作繁忙的征尘和松弛一下关心灾情的紧张心情。是日,老枪、大宝、北京大姐大、素面、湘客、天地擎怀、荷花774、田园等一行驾三辆车前往石景山区双泉寺。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里山确实不高,有一个双泉寺,据说500多年历史,算是有名。然而,实地一看,里面破败不堪,没有人烟,更谈不上香火。边殿里竟还有一副没有油漆的棺材,引起最先进去的素面惊呼,把笔者搞得有点紧张,用武汉歇后语来说,叫做:非洲人的爸爸触电——吓(黑)老子一跳!世界上就有些不可理解的事情,很多地方搞了那么多仿古的建筑,以假充真,而这里有一个真正的古建筑却无人修缮,无人问津,以致接近毁灭,令人惋惜。当然,也有人喜欢这种破味,觉得更接近真实,但也不能破得不可救药吧。惜哉!  

  在山间人搭的竹棚里,泡上一壶好茶,此时凉风习习,满目清翠,十分惬意。当地房舍主人是个城里人,用闲资在这里修建了房子,既作消闲也作小规模的旅游投资。据说他本是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扬琴演奏员,有些文化素质和幽默感。他将每个包间命名为驴棚、牛栏、马房、猪圈、狗窝、鸡窝等等,而卫生间的命名更是奇特,是一个象声词——“哗啦啦”。当你推开“马房”的门,里间是一面大炕,炕上摆设一个精巧的仿红木小桌,周围放着可坐的小棉垫,很有一点北方情趣。  

  房舍的墙上是客人们签名和绘画的场地,上面签满了来客的名字和漫画。田园在门框上签了一个名,叫我们也去签名,但几乎无处下笔了。天地擎怀是漫画高手,一笔画出一只老鼠,田园问什么意思?擎怀答曰:今年不是鼠年吗,接着嘴里不停地念叨:耗子,耗子……很像英语“马”的译音,以此表达对老马的情怀。后来又画了一把手枪,新式的,代表老枪,漫画很奇妙,有时候能表达语言文字所不能表达的东西。在中年网站里,这样聪明可爱保有童趣的朋友还真不多。哦,今天正是“六一”节。  

  餐前,打了一局麻将。完全是在北京大姐大的指导下打的四川麻将,特点是血战到底,直到最后一个人。有点意思。 这里吃饭有点别致。餐桌是个圆形大水池,里面养着金鱼和乌龟。每人面前一个小火锅,各种配菜在水池边自动转过来,自行取涮,有牛羊肉及蔬菜等。池中的小乌龟有时竟游到盘边抓肉吃,引起大家的关注,结果只有将有的肉片扔入池中,看乌龟和金鱼争抢,大啖特啖。席间,老枪、素面、天地擎怀等妙语连珠,欢声阵阵,田园设套让人钻,被识破,全场笑翻……  

  有一说一。菜和作料配的不咋的,瓶装“牛二”酒味苦涩,疑是假酒,幸而大家笑闹,也就将此带过不提。有点担心,老枪豪饮此酒是否会带来身体的不适。  

  饭后,北京大姐大、湘客、大宝、天地擎怀等念及各自身体原因坐观山景,笔者与老枪、素面、田园、荷花、及一位小朋友(大宝的宝贝儿子)登山观景。一路山路平坦,老枪、田园拍照不停,留下无数倩影。在我印象里,京郊一向以山石为雄,少见树木,不想这里倒一片苍翠,算得上天然氧吧。山路尽头是一片碧绿的水库湖泊,如镶嵌在群山中的翡翠,很美。在那里,女士们又是一番前照后照左照右照,最后抱着装满靓影的相机归……  

       为了努力把400万像素的卡片机拍出最佳的效果,于是留下以上此行的纪念。              

  

      2008-6-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