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刚开始的那几年,在农村经常搞“忆苦思甜”活动。那时的会前,经常唱“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那首饱含阶级苦、血泪仇的歌曲。其目的就是教育已经翻身当家作主的农民,不要忘记过去地主老财对贫苦农民的压榨、剥削,始终保持劳动人民艰苦奋斗的本色。当年,毛主席强调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其出发点大概也是出于“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理念。通过阶级教育,巩固社会主义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在我辈的记忆中,这种教育一直持续了好多年,而且各级领导干部都带头做出了表率。前些年,我父亲平时经常提起的当年梁县长在我们屯吃“忆苦饭”的事儿,就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1972年,父亲当时是民主大队第一生产队的队长。春节前夕,父亲在县里参加了一个全县大型四级干部会议。会议期间,全体人员在一个学校集体吃了一顿“忆苦饭”。会议还号召各生产小队都要搞这样的活动,把不忘阶级苦的教育活动深入持久的开展下去。同时,县领导敲钟问响:你们哪个队在除夕夜能安排“忆苦饭”?我父亲率先报了名。当年,父亲是农村干部当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各级领导不仅熟悉他,而且很器重他,另眼相待。在加信公社蹲点的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梁秀荣对父亲说,除夕夜到你们那里吃“忆苦饭”。父亲答应了。散会归来后,父亲与老党员宋景福商定,决定把除夕夜的“忆苦饭”就安排在宋家。可宋景福却不以为然,认为一个“县官”怎么能在“年午黑儿”到农村吃“忆苦饭”呢?大概就是说说而已,所以没有特意进行准备。

除夕之夜,在家人团聚的那顿年夜饭之前,父亲正在张家与他人玩扑克。张家的老五慌慌张张的来找我父亲:“梁主任来啦,叫你去呢!”“坏啦!准是来吃‘忆苦饭’来了。”于是,父亲马上找到宋景福的长子宋青山:“梁主任来啦,要吃‘忆苦饭’。已经和你父亲定妥了,可老爷子没准备呀!那就安排在你家招待一下吧。”

梁副主任对没有“兑现”这顿“忆苦饭”很不满意,批评了我父亲。由于时间已经很晚了,只好听从了我父亲的安排。当晚,生活较宽裕的宋家做了4个菜,主食是水饺。饭后,梁秀荣交了5毛钱伙食费,比平时多交了4毛钱。

那一次,梁秀荣还带去了几枚毛主席像章,分给了大队看屋的陈财以及马金发、王运昌等退伍军人和军属。因为当晚没有吃上“忆苦饭”,梁秀荣追问我父亲什么时候可以吃?“正月初三。”“好。就正月初三。”到了正月初三,梁秀荣果真来了。这一天的晚饭,是按照我父亲的计划实施的,在生产队队部里安排了一顿全体男社员六、七十人参加的“忆苦饭”,主食是比平时还粗糙的玉米面干粮,副食是加盐没放油的冻白菜炖萝卜条子。

在当年,各级干部以为人民服务为行政准则,每到深入基层的时候,都与劳动人民打成一片,同吃同住同劳动。所以,像这样兑现吃“忆苦饭”诺言的事儿,在许多地方、许多领导干部身上都会找到。

在“忆苦思甜”很“时髦”的年代里,我还是个少年,即使是没有为政治内容服务的“忆苦思甜”,我们家里的长辈们也经常以回忆过去的方式,教育子女不要忘记过去的苦,不要铺张浪费,要注意勤俭和节约。每逢年节,这种教育就更是主要话题之一了。尽管那时的生活水平比旧社会好多了,但谈不上有多“甜”,许多人家口粮青黄不接、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是常见的。后来,随着社会的进步,我们的日子一天天的好了起来。但是,我们依然不能忘记过去,也不应该忘记过去。“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勤俭节约永远是一种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