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嘉善,我的铁道兵老战友、学长。1941年出生,温州师范学院美术系毕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曾任铁道兵文化部创作员。著名军旅版画家。

  转业后,曾任家乡温州市文联副主席、顾问,温州市美协主席、名誉主席,温州大美术研究院院长,中国大路版画会会长,1963年入伍,在铁道兵文化部主持部队美术工作多年,《大路画展》创立组织和奠基人。

  黄嘉善的版画创作极其富有铁道兵军旅施工特色。郑振铎先生曾说:“梨枣图画,为推动文化,功高不可胜言”,这是对版画艺术地位的恰当描述。版画具有可视性审美的平面性造型及其纯美术的功用。版画有艺术表现过程的间接性,艺术结果的复数,印痕艺术的审美等多元特征。

  鲁迅在《南腔北调集·序》中也谈到中国的版画艺术:“到近几年,才知道西洋还有一种由画家一手造成的版画,也就是原画,倘用木版,便叫作‘创作木刻’。”鲁迅在《自序》中说“把自己珍藏的德国女画家珂勒惠支的版画借来一同展出。”1659330601136582.jpg

  中国美协有个著名的“大路画展”,每两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一次。画展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改制后的铁道兵)联合主办,中国铁建党委宣传部、《中国铁道建筑》报社承办。每次展览展出作品,经过四轮筛选、评审出来的精品,立体显现了中国大路文化和中国铁建建设现在、创造未来的信心。

  以前是在中国铁建大厦展出。预展期间,中国铁建高层领导、中国美协领导亲临展厅,与大路画家亲切交谈,关怀画家创作过程、创作条件,关注企业文化的发展。

  黄嘉善老师可谓是铁道兵德艺双馨的军旅艺术名家。我党100载风雨洗礼,100载峥嵘岁月,100载日夜兼程,100载辉煌成就。黄嘉善一生热爱铁道兵,总是借美术之荣耀,扬铁军军旅之风采。用刻刀画笔歌颂铁道兵举世著名的壮举,祝贺人民军队文化之豪迈。2.jpg

  盛世腾飞,人才辈出。铁道兵自创建以来,七十余年已经涌现出了众多可圈可点的英雄模范人物。也不缺少可圈可点的优秀艺术人才。大画家黄嘉善先生则是其中一位出类拔萃者。他科班儿出身。美术专业,可谓学养深厚,功力超群,技艺精湛。从戎六十年来,对铁道兵的文化事业产生着一定的深远影响。

  以“中国铁建与大路文化”为主题的大路画展,展现的不仅是丰富多彩的大路文化,同时也是中国铁建全体员工乃至中国当代铁道建筑工人的审美追求和价值取向。

  大路画展始于1979年,由中国美协与中国铁建前身铁道兵联合创办,至今历时40余年,基本两年一届,是中国美协唯一与大型企业长期合作的高品质美术画展,被中国美术界誉为“歌颂劳动者美的先进双年展”,至今已成为中铁建和军内外一张靓丽文化名片。

  几乎每次画展都展出了黄嘉善的作品。多幅精品力作,集中反映了艺术家深入生活,讴歌当下的美好生活的艺术本源,体现了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作品走近生活的创作理念,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召力和影响力。3.jpg

  黄嘉善已逾八旬,从艺六十年,辛勤创作,宝刀不老。他是铁道兵,热爱铁道兵,他的作品无不是反映铁道兵火热的战地生活。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栉风沐雨艰苦奋斗是他的创作题材和动力,讴歌英雄铁道兵,人民军队听党的话,跟党走,是他艺术创作永远的使命。

  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全军、全国和国际展览 ,国画《喜玛拉雅山上铁九连》曾受到周总理的赞誉。4.jpg

  他被评为温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浙江省优秀军队转业干部,获得温州市文艺事业突出贡献奖。

  数百幅作品先后在《人民画报》《民族画报》《解放军画报》《人民日报》《美术》《版画世界》等报刊发表或结集由出版社出版。

  数十幅作品在全国、全军,以及国外的画展中展出或获奖,且有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其艺术简历入编《 中国美术家名人辞典》《中国美术年鉴》(1949-1989卷)《 中国文艺家传集》《 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国际现代书画篆刻家大辞典》等。

  黄嘉善参军后没有一天离开过铁道兵和中铁建,他走遍大江南北,苍山碧水留下胜迹,他深入工地,到隧洞掌子面,在高耸云天的大桥上采风、速写,搜集创作素材,在青藏铁路的“天路”,战士在缺氧的雪域高原施工,他在现场抓取战士满身灰尘,在速写板上留下挥汗如雨的火热施工感人画面。

  诗人说:在这里筑路确实很苦 正是有千难万险的磨砺 让我们军旅画家有了一种情感和品质,深深地根植于血脉和骨头里,生长成为艺术家对青藏高原的爱。5.jpg

  欣赏他的高原作品,诗人说,在“世界屋脊”筑路 这里是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海拔高度让大地的温暖 无法亲近高原的路基 铁道兵的帐篷,只能与冰雪为伍 阳光赶来抚摸山峰,用无私的赐予 和我们一起斗雪御寒。

  黄嘉善老战友的作品,集中显示了那种独特的军人气质。面对铁道兵的火热生活。画家在当前时代的大背景下。在艺术转变的语境当中。他始终坚守着铁道兵情结的创作和突破;传承和创意,勤勉与刻苦。以及稳步踏实辛勤耕耘的艺术态度,都是十分可贵的。

  他的步履、追求和铁道兵的战斗岁月始终凝结在一起。使他的作品非常接地气。非常反映现实。是铁道兵文化不可不说的一个美术高地。

  祝福战友老兄健康长寿!期待在你的笔下、刻刀下有更多更加绚丽多彩的优秀作品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