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查资料,阅《曲坛“西河世家”:马连登一门风雅》一文,对曲艺表演艺术家马连登“抛开个人名利”,积极参加革命的举动,十分敬佩。由此,亦生心得,一吐为快。

  1953年4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说唱音乐团成立(不久,改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说唱团;1982年改称中国广播艺术团说唱团),首先加入的侯宝林、刘宝瑞、孙书筠、马增芬成为“四大金牌”。他们还希望在天津很有名望的著名艺术家马连登加入,便派人到天津相邀。来人知道马连登月工资500月左右时,对马连登说,要参加革命,可没有这么多,顶多120元。马连登有些激动:“我参加中央文艺团体是为了革命,不是为了挣大钱,够吃饭的就行啦。”就这样,他参加了中央广播说唱团。

  好一个为了革命,好一个不为了挣大钱!我真想振臂高呼:为你点赞!但这是坐在这里写文章,就在心里点赞吧!

  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革命”这个词汇,就像今天我们几乎天天提到的“改革”一样,是经常挂在嘴边的。马连登说的为了革命是什么意思呢?根据我的理解,首先,参加革命就是加入公有制文艺团体;其次,他把自己的艺术实践活动视为为革命演出,为人民演出,为人民服务。这样的艺术家,不以高贵自居,不以自己高超的演艺技能和在观众中的崇高威望来谋取私利,其高尚的艺德不值得敬仰吗?

  1942年5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文艺座谈会,毛主席在会上两次发表讲话,内容主要涉及文艺工作者的立场、态度、工作对象及文艺创作、文艺批评等重大问题。论述了革命文艺的重要性,阐明了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和党的文艺路线,指出了会议应该解决的问题。毛主席指出,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革命的文艺,应当服务于人民大众、服务于工农兵。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为工农兵服务,是毛泽东文艺理论的根本基础,对后来我们党提出的“二为”和“双百”方针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

  新中国建国初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全国的工人、农民、干部、知识分子和人民解放军,在各条战线和在各自岗位上,展开轰轰烈烈的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取得的突出成就一个接着一个。在那个火红的年代里,人们每天脸上都挂着笑容,不争名,不夺利,一心一意搞建设,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能产生像马连登这样的有良心的艺术家是不足为奇的。

  与马连登这样的艺术家大相径庭的现象莫过于八十年代以后,从相声界的“走穴”发展到整个演艺界的“走穴”就是铁的例证。

  走穴是一个比较老的话题,今天已经不觉得新鲜了。走穴是什么意思呢?据网络资料上说,走穴一词最早出现在相声艺术行业。对于那些长期在某一个地方表演的人,如茶馆,对这种地方称之为“穴眼”,每一个艺人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穴眼,而在不同穴眼中走动的人就称之为走穴。走穴一般称为“走学”或“私演私分”,一般由经纪人根据演出地点观众的口味,串联一批一专多能中等水平演员和演奏员组成小分队,到一些城镇进行短期巡回演出,所得利润不上交国家而在参与者之间分酬。另一种解释更为直接的切中要害:“走穴”是指“演员为了捞外快而私自外出演出”。显然,“走穴”是一种无纪律的谋利行为,早已为公众所不耻。

  有一些演艺人员稍有一点名气,便沾沾自喜,翘起了尾巴,从当初的主动去“走穴”,发展到后来的被人“请”。以前,被人家请,是义务的,虽光荣而没有报酬,也根本就没有人提及报酬的事儿,那是“传经送宝”。现在的“请”,可不是白请,是有报酬的。而且,请与被请的双方是要谈条件的,仅仅一次出场费,仅仅演唱一首歌,仅仅表演一段小品什么的,其报酬足以令一个普通民家安安稳稳的过上两辈子。这对那些清贫的百姓来说,怎能不瞠目结舌?甚至皱起眉头、张大嘴,惊讶得许久都闭合不上。

  “走穴”是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产生的,是在“富起来”的欲望中发展开来的,是在一些贪官污吏的吹捧下膨胀起来的。试想,如果没有人“摆谱”,没有人搞形式主义,没有人无限度的追求享乐,他们还有市场吗?

  抗日战争期间,京剧大师梅兰芳曾“蓄须明志”,表示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抗议,表明不为侵略者演戏的决心。他宁可卖房度日,忍受困苦,也决不在日本侵略者的统治下登台唱戏。尽管一些戏园子的老板开出了优厚的条件,梅大师依然初心不改,保持着决不向侵略者弯腰屈膝的民族气节。也是在抗日战争中,另一名京剧大师程砚秋,为了表明拒绝与日伪的合作,多年隐居乡间务农,体现了高尚的爱国情怀。他们虽然没能亲自参加延安的文艺座谈会,没能聆听到毛主席的教导,但是他们在坚持文艺“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头脑的极其清醒的,选择是十分英明的,影响是积极向上的。如今的“走穴”者,你跟大师们比一比,不觉得羞愧吗?

  1944年,毛主席曾经说:“我们一切工作干部,不论职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这一段话十分直白,没有什么深奥的道理,再简单、明了不过了,但是却有着很深刻的含义,真正体现了共产党的宗旨所在。刘少奇曾经对劳动模范时传祥说,你掏粪,是人民的勤务员;我当主席,也是人民的勤务员。有人说,做人民的勤务员,为人民服务,首先要以人民为衣食父母,拜人民为师。我同意这种观点。不过,我要问一问,那些走穴者,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衣食父母吗?对待你的师尊吗?一个国家的领袖都以人民的勤务员自居,你们又有什么值得趾高气扬呢?

  当年,马连登等许多艺术家的思想境界是高尚的,生活是简朴的,“不为了挣大钱,够吃饭的就行啦”。他们要努力和要追求的,是如何提高演技,提高演出质量。他们把自己看成是人民的勤务员,所以要努力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本领。这种高尚的思想和行为,在影响着各行各业,乃至整个社会,这不值得赞扬吗?而今的一些演艺界名人,他们违背祖训,违背艺德,违背良心,以自己掌握的一点可以博得部分人的愉悦为资本,洋洋得意,高高在上,傲视民众,漫天要价,满足自己的私欲。这种极端的利己主义,难道不应当受到抨击吗?

  这正是:前后两代艺术家,艺德品行大径庭;人来若问因何故,指导思想是准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