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走进故黄河

  壬寅年仲夏月,接徐州知名史学者于克南老师电话,周日去丰县故黄河采风,尽管,周日早已安排其他活动,但是,我还是选择了与克南老师同行,因为,我的心中早就期盼来一段故黄河的寻梦之旅,那首心中一直吟咏的沙河谣,也时时在我的心间萦绕。

  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在济南上大学期间,我曾无数次去黄河岸边探寻她的足迹,看着黄河奔流而下,也曾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一直以为,千百年来,我们的母亲河就是沿着这个足迹,在中华大地上,川流不息地流淌,却不曾想,多年以后,回到故乡徐州才发现,这里的黄河故道,黄河遗迹比比皆是,后查资料才知道,黄河流经徐州700余年,数次改道,才有今日的黄河故道,原来,我们的母亲河曾经从我的家乡流过。

  “与智者同行,与善者为伴”,真正对故黄河流经徐州的历史渊源的了解,还是源于跟随克南老师一起的几次探寻之旅,而克南老师,就是这样的智者。

  作为研究徐州的一位史学者,克南老师走遍徐州山水,寻古探今,知识渊博,所以,每一次我们一行文友的徐州山水行,一定叫上于克南老师,这样,我们不但能欣赏到古彭大地的俊美景色,还能了解到在这片热土上,曾经发生的历史风云。

  “俯视徐州城,黄河映带流”,这条蜿蜒234公里的故黄河,更是我们这些乐山爱水的文人墨客们,想要探寻的迷,近年来黄河故道的综合治理开发,让故黄河从废河到美河的的蝶变,走在故黄河沿线上,一边欣赏旖旎的风光,一边听克南老师讲故黄河的前世今生,心中感慨颇多,故黄河迎来今天这幅画面,历经千年风雨,也让我这个故黄河岸边的游子,对自己的家乡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最近,跟随克南老师几次探寻黄河故道,更是对故黄河的每一条河流和曾经流经的水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听克南老师讲,丰县的黄河故道大沙河,原是黄河泛道,上起安徽省砀山县蟠龙集镇二坝,东北流经丰县、沛县西北,至微山县张楼乡程子庙村西南入微山境,在大孙庄东北注入昭阳湖。全长61公里,流域面积1700平方公里。清咸丰元年,黄河于蟠龙集决口,主流形成了大沙河,所以,应丰县文旅局邀请,我们在克南老师的带领下,一行十余人,开启了丰县故黄河的采风之旅。


  二    梦里的大沙河

  山水入梦,可能源于日有所思;能入我梦中让我还魂牵梦萦的河流,有三条,第一条河流,是老家村东头,蜿蜒曲折的京杭大运河;那是我心中永远的母亲河,我生于大运河岸边,童年在大运河畔嬉戏,告别故乡时,也在大运河的码头,他的每一滴河水,都在我的血液中流淌。第二条河流就是黄河了,在济南读大学期间,去公园玩要花钱,于是,去黄河岸边郊游,是我在济南上大学期间最喜欢做的事;那时候,夫人的学校山大距离黄河也不远,所以,我们周末经常一起去黄河散步,涛涛的黄河流水,留给了我最为美好的回忆。而第三条河流,入我梦里的,就是这条让我的先辈们,背井离乡却又念念不忘的大沙河了。

  小的时候,父亲就常给我讲我的祖辈们的一些事,有一次,长辈们修族谱,我发现,族谱首页记载,我的先祖,从山西曲沃县迁至丰县大王集,后因黄河泛滥,才迁至今日邳州我的故乡--梁王城,没想到,丰县也是我的故乡,所以,这份寻根的梦一直在我的心中发酵。而那条时常泛滥成灾,时常决堤的故黄河--大沙河,也让我产生了一些好奇。

  五年前回到故乡徐州定居,对丰县的一些乡情风貌多了一些关注,三年前,应丰县县政府邀请,出席《丰县志》出版发行仪式;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到丰县了,坐在主席台上,看到下面各个乡镇的父母官们,齐聚一堂,心里还是有点激动的,在丰盛的午餐后,因为是大巴车接送,所以,没能有时间,在丰县看一看,非常遗憾,但是,详细阅读了《丰县志》的历史记载,对这个遥远的故乡,又多了一份期待。

  在徐州的文友中,不少是丰县走出来的作家。杜长明老师就是来自丰县袁楼,有一次,我们聚会,他拿出了从老家带来的丰县大沙河苹果,酸甜爽口,让我对大沙河有些神往;最近,又读了沛县作家谭大海老师的小说《沙河谣》,对大沙河的认识,心中又多了一份异样的情感,大沙河,一条我的先辈们爱恨交织的河流,我一直期待,能够早日来到你的岸边,一览你的风采。


  三    人杰地灵说丰县

  “一代帝王乡,千古飞龙地”,人们常用这样的诗句来赞美徐州,而今日之丰县用“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来赞美它,也是丝毫不为过。

  丰县古称凤城,相传远古时代有凤凰落于此而得名。素有“先有徐州后有轩,唯有丰县不记年”之说,说的是,从轩辕黄帝统治天下,分封帝国,那时候徐州就存在了,而丰县更是在徐州之前,没有纪年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只是近代丰县划归徐州管辖,人们常常在赞美两汉文化看徐州的时候,忘却了,丰县的历史和文化底蕴,是徐州历史文化底蕴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开始,我还不明白,我的先祖千里迢迢的迁徙,为何来到丰县这块土地上落脚,在解读丰县历史后,才明白自己先祖的聪明智慧。

  从地理上看,远古时代,丰县周围都是沼泽地带,远处的山区就是大森林,剩下的就是江河湖海,不适宜人类居住,而淮海地区是平原,只有丰县,徐州这两块高地,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所以,凤凰才会在这里降落,而我的先祖选择在凤城定居,也解开了我心中的谜团。

  再看看丰县的人杰吧,高祖刘邦大风起兮,心里还想着回归故乡;道教创始人,天师张道陵故里,还有文学目录学大家刘向,清官李卫,翰林学士袁遵道,萧何,李蟠,刘墉,周亚夫······在丰县的历史长河中,这些历史人物的出现,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在淮海大地上熠熠生辉,他们缔造了丰县厚重的文化历史,同时,也铸就了丰县人,那份勇敢豪迈,与刚毅的性格。

  了解了丰县的这些历史,对于这片土地,更加心生景仰;想想我的先辈,从山西迁徙至此,一路跋涉,何等辛劳?他们在丰县大王集定居,开启了王氏家族幸福的生活,繁衍生息,所以,我的寻根问祖情节,促使我去探寻先祖们生活的每一片土地。


  四     大沙河的浅吟低唱

  大沙河的前世今生,是丰县历史发展的一面镜子,感谢丰县的领导和朋友们,早早就来到渊子湖边等候我们,一行十余人,在渊子湖畔合影。渊子湖风景秀丽,湖面宽阔,微波荡漾,荷莲摇曳,如今,已成为一处休闲娱乐的公园,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渊子是哪一位历史名人来。

  渊子湖位于梁寨境内,又作淹子,乾隆七年黄河决口,冲刷石林形成淹子,面积1.5平方公里,最深处20多米,俗称“四两青丝”打不到底,该渊子湖既是东海的龙眼,又是微山湖水系的一部分,地下水相通,久旱不干。湖里盛产白莲藕、鲜鱼、米虾和甲鱼,是当地有名的美味佳肴,白莲藕曾经是清朝皇宫的贡品,所以梁寨白莲藕素有“贡品莲藕”的美称。

  传说,渊子湖边,一青年垂钓高手,连续钓上几条大鲤鱼,非常兴奋,准备接着再钓,没想到,湖面大风起兮,一只鏊子大小的老鳖,直奔青年袭来,青年连忙把鱼扔进湖里,撒腿就跑,一会湖面就风平浪静了。传说渊子湖是东海的龙眼,那一日老龙王来渊子湖做客,发现青年钓起来没完了,这些鱼虾都是龙王的兵将,就派老鳖精出去吓跑那个钓鱼的。

  听说渊子湖周围有娄子寺、石林旧址、张天师传教点等景点,每处景点都涵盖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历史传说,由于时间的关系,只能等下次再去一一探寻了。

  车辆沿着大沙河堤边的道路,行驶不久,就到了二坝湿地公园了。公园里修葺一新,停车场,观光道,游客接待中心都已落成,在湿地的周边,有修好的木栈道,供游人走进湿地拍照。

  时值正午时刻,天气有点炎热,走进湿地边缘,一阵凉风袭面,瞬间清爽了许多。近处的湿地上,荷花开的正艳,走在木栈道上,蓬莲触手可及;我们的走近,惊起不远处水草上,几只觅食的水鸟飞起,李清照词中“惊起一滩鸥鹭”,描写的大概就是这种场面吧。

  听克南老师介绍,前面不远处,就是曾经的黄河决堤的地方。黄河自古就有“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之说,这从后面我们参观的湿地博物馆里面的介绍,清晰看到。黄河的决堤,形成的泥沙善淤,为故黄河二坝湿地的形成埋下了伏笔。今天看来,二坝湿地公园,景色优美,大沙河两岸,土地丰腴,物产富有,人民生活安居乐业;但是,让我的先辈们不能忘怀的是,每一次的黄河决堤,都给生活在这里的先辈们,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人们逃荒避难,背井离乡,为洪水困扰,民不聊生。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祖辈不得已,从大王集迁徙到今日的邳州梁王城,只为能找到一处不再遭受水患的地方,安居乐业。

  解放后,丰县人们,兴修水利,植树造林,防风固沙,改善环境,力求防沙和治沙相结合,综合治理与经济效益相结合,以果园为中心,在大沙河流域故道进行果树和白酥梨的引进推广,在黄河故道上开挖了大沙河,引来了长江水,渔业资源也比较丰盛。大沙河流域形成了粮食,果品,蔬菜,畜牧,林业等五大支柱产业。看到大沙河的今日盛景,想想我的先祖们,心里应该感到欣慰,那些没有离开的先辈们,现在应该生活的很幸福吧。

  离开二坝湿地,我们又参观了,正在修建的丰县园博馆,这个场馆造型,如同一个巨大的鼎,场馆的布局,汉文化的元素较为浓重。从一楼到三楼,丰县的历史名人,一一展现,有风土民情,有历史挖掘,也有近代丰县的发展历程,在座谈会上,丰县文旅局的领导,倾听了各位专家的发言和建议,同时,也对未来丰县的发展做了展望。相信,丰县的明天会更加美好,这也是我对故乡的期待与美好祝福。

  返回的路上,车辆驶过大沙河桥,沙河两岸美丽的景色,让我若有所思,此刻,我仿佛听到了那首大沙河的歌谣正在唱起,相信大沙河,无论是浅吟还是低唱,流淌的一定是一首幸福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