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一轮圆圆的月亮,金灿灿地挂在星光璀璨的天幕上,别是一道奇丽奇诡的风景。

  跪下!

  娘!

  跪下!

  娘!

  叫你跪下!

  噗嗵——

  叶铁生跪倒在娘脚前。

  你妹哪点不好?

  好!哪点都好!

  你爹临死前说的话,你都忘了?

  没忘。一句没忘。

  我看你是忘了。

  娘的鼻子酸了,眼泪珠在眼眶里转。

  我十月怀胎,临产时难产。医生问你爹,保大人还是保孩子,不等你爹回答,我抢着说,保儿子。老叶家十代单传,不能断了后。

  你爹的泪水哗哗往下掉。他想要儿子,也想要媳妇。

  那就剖腹产吧?医生问你爹。

  那个年代,还不时兴剖腹。我哭着求医生,只要能保住儿子,怎么都行。我肚皮上现在还有很长一道口子。为了生你,我小命都差不点搭上。现在你翅膀硬了,有主意了,不听娘的了。

  一颗滚圆的泪珠儿,啪嗒一声滚落下来……

  娘,娘——五大三 粗的汉子,眼眶里也闪动着泪花花。               

  娘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上高中那会儿,你学习也挺好,考大学咋也能考个大专。你爹一走,你知道家里没有了指项,你要担起家庭的担子,你接替你爹上了班为的是供你妹上学,你妹争气,考上省城的211大学。你在车队抢着多加班,多挣钱,一直把妹供到大学毕业。你妹也一百个乐意。你咋就变了心……

  娘,不是,不是……不知咋说出口,不知该咋说理由。

  那是理由的理由,也不是理由的理由。他一时不知该咋向娘说。

  儿呀,在这个事上,娘不乐意多想,娘不是没听到一星半点咸言碎。娘不相信那些。我儿不是那种人。

  娘冷不丁话锋一转,脸上也挂上了一层严厉:你要真是有那个事,做了那个事,抛弃了你妹,娘是不会答应的。

  娘,没没没,没有……急得眼珠红了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好。娘信你。你妹一毕业,你们就结婚。

  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我妹毕业还要在省城找工作……吞吞吐吐又不敢直说。

  在省城找啥工作?娘反驳说,你老舅说县一中早就看中了你妹。一毕业就能上班。女孩子当个中学老师,一辈子稳定的工作,要不是你妹年年考第一,又上了211大学,人家能那么高看她?一中那大门槛是那么好进的?连县里几个局长的闺女,挖门子盗洞地想进一中,都进不去呢。

  你妹不像你,不不愣愣的,她全听我的。没二话,就这么定了!

  趴在窗户上盯盯瞅着娘俩对话的几颗星星,眨了眨眼一跳跳走了。

  圆圆的金月亮更圆更亮了。

  

       二 

  亮晶晶的泪珠像串成一串银珠珠,一滴一滴滴落在小河边草丛中一朵紫色的花瓣上。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竟还有这种紫色的花儿。那一串闪亮的泪珠,滴落在花瓣上,在花瓣上跳了几跳,又滚落到花瓣的绿叶上,绿叶便呈现出一抹晶莹莹紫色的绿,她的心口窝便会猛地一颤。

  不是紫色的花瓣,是一只紫色的蜻蜓,蜻蜓的两只翅膀闪闪发亮着紫光。她沿着小河边追赶着追赶着,一只大黑狗汪汪叫着也在后面追赶着她,她猛跑起来,却被脚下一个小石头绊了一跤,脚跟站不稳,一骨碌跌进了河水里,她大声本能地惊叫起来:哥哥哥!哥呀……

  噗嗵一声,一个十岁的男孩,身子一跃跳进了水里,她一把抓住男孩的胳膊,又一头扎进男孩的怀里,泪水珠流了出来。

  妹,别怕。没事了。男孩用手指抹去女孩眼眶里的泪花花…… 

  十岁的男孩一忽儿变成了十八岁的大男孩,还是那个小河边,大男孩对小女孩发起了脾气:

  谁叫你跑到酒楼去当服务员的!你胆子也太大了。你才多大点,就敢瞎想。明天就上学校上学,这事要是叫娘知道了,她该多伤心。每回给你开家长会,拿着你全学年第一的成绩单,娘脸上都乐开了花,连校长都来祝贺呢。你逞什么能!我不考大学,不光是怕考不上,我打小就喜欢车。我早就偷偷跟咱爹的大徒弟杜长山学会了开大卡,去年就拿到了证。咱爹这一走,我不担这个担子谁担这个担子?我是爷们。车队看我有了证,他们也正缺人手,我一上班就能上岗,跟杜长山轮替着跑长途,在高速公路上飞奔,在崇山峻岭的盘山道上飞驰。那该多过瘾多刺激呀!那才是我要的生活我的理想。也许就是咱爹遗传给我的基因吧。你就给我好好念书。不许有三心二意!争取考上省城的211重点大学,你也算给咱爹咱娘争了光。你就是咱们家的第一功臣。

  小河水哗啦啦地流,把几片飘落的花瓣飘向远方,远方的省城有一片老大老大楼宇林立的大花园,那个大学是所有小青年向往的殿堂。树枝上的几只小鸟喳喳叫了几声扑楞楞飞走了,它们也要飞往省城的那个花园大学,然而,还是叶小兰背着一个小行李卷,比它们先迈进了那所大学的校门,有人高喊着她的名字向她飞跑过来,那是刚从国外旅游回来的沈志远。

  志远,你看那几朵花,紫色的,张开花瓣跟蝴蝶一模一样,从远处看,你还以为是蝴蝶落在了花叶上呢。

  是呀!大自然真神奇!沈志远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像蝴蝶一样紫色的花,笑着说,你也跟这花儿一样美丽得神奇。

  我不要神奇,我要平平凡凡。平平凡凡才是真。叶小兰说。

  那我就跟你平凡一辈子。沈志远又笑着说,一辈子,一生一世。 

  

       三

  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头顶上翠绿绿的银杏树的树叶沙沙地抖动了几下,路旁野花粉红红的花瓣也瑟瑟地颤抖了几下,堤下的小河的流水也哗啦啦地翻了几个浪花。

  你说话呀……他提高了声调。

  没有回答。她低垂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也抖动了几下,先前落在乌发上的一只紫蝴蝶,惊吓得急急飞走了。树枝上的两只喜鹊,尖着嗓子啁啾地叫了几声,也飞走了。

  她眼眶里闪动着亮晶晶的泪花。

  他紧紧拉住她的手,她的手指尖尖在颤抖。

  他的心也在颤抖。

  对不起——她泪眼婆娑地抬头幽幽地看了他一眼。

  如果有来世——

  不!我不要来世——

  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我们的心早已紧紧贴在了一起。没有什么力量能拆开我们。没有!没有!永远没有……

  对不起——她喃喃地重复着那三个字。她说不出别的话。

  从初一到高三,一男一女两个同学,无论什么考试,不是你第一就是我第二,不是我第一就是你第二。女生俊俏得像一枝出水芙蓉,男生英俊得像一棵高挺的青松。

  考大学考入了省城同一所211大学的电子工程系。叶小兰,沈志成,谁能说两个人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四年的大学生活,更成了与日俱增深深爱情的摇篮。

  然而,这摇篮却突然间摇摇欲坠。

  儿呀。娘紧紧拉住闺女的手,这也是你爹的愿望。他临走前还叹着气说,他不能亲眼看着你们结婚的那一天,是他最大的遗憾。娘知道你从小就跟你哥亲,你哥对你也是格外的亲,看着你们哥俩,谁不说是天生的一对。你哥是个实心眼的孩子,对你是一心一意,拿你比他自己个还金贵。本来他在高中念书时,成绩也不错,咋说也能考个大专。为了担起家庭的担子,为了能叫你安心念书,他放弃了考学,接你爹班,当了一名大卡司机。你哥是个心地善良知情知义的男人。娘把你给你哥,娘一辈子都放心。你们也会一辈子都幸福。你是娘的贴心小绵袄,娘的心肝宝贝。

  越说越激动,娘把闺女紧紧搂进了怀里,眼圈里竟闪出了几点泪花:娘要你一辈子都不离开娘,一辈子跟着娘,娘也跟你一辈子。咱娘俩前世就有缘,也是上天的安排,是上天给叶家的恩赐。

  窗外老榆树宽大的叶子,被风吹得哗啦啦响,爬上枝头上的 一只小花猫,绿豆般的圆圆的小眼珠盯盯地瞅着屋子里的两个女人,不知道她们为啥那么激动,咪咪叫了几声,跳到另一棵树上去找它的妈妈去了。

  小兰一头扎进娘的怀里:娘,我听你的,一切都听你的……

  再也止不住禽在眼眶里的泪水,泪珠儿顺着脸颊扑簌簌滚落……

  儿,我的兰兰,我的好闺女——心尖尖穿透着心尖尖。

  瓦蓝瓦蓝的天空上,一朵雪白雪白的云,轻柔柔地飘了过来,

  

       四

  妹呀,不叫你回来。不叫你回来。你怎么还回来?不是要面试了吗?不好好准备面试,跑回来作啥!

  娘——

  我知道是娘叫你回来的。你也别怪娘,娘的心思,咱也该理解。咱们俩打小就在一起。比亲兄妹还亲。爹娘都把你当成了最亲的亲人,怎能舍得叫你离开这个家门?要留你一辈子,是他们早就定下的心愿。哥又何偿不想叫你一辈子留在家里?如果说这个世界,爹亲娘亲,再就是你最亲了。

  叶铁生说到这儿,也动了感情,公园的长椅也在他身底下吱吱响了几声,身旁花丛中几只雪白粉红的蝴蝶也纷纷飞了起来,从叶小兰乌黑的长发边上一只一只飞过 ,似乎是在向她告别,又似乎是催促她好好听哥哥的话,赶紧回省城准备面试。那家高科技公司,是一家尖端高科技公司,和他们所学的专业对口,能最大发挥他们所学的知识和个人才能。沈志远雄心勃勃,势在必得,立志要在那个尖端 科研中,大展宏图,同时也已经在规划他和叶小兰今后的甜蜜幸福生活了。

  妹呀,爱情不是儿戏,更不是占有。哥知道你和沈志远从中学就要好,又上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十年的恋情,你们的两颗心,早已紧紧贴到了一起。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心贴心,心换心,无私的爱真挚的情沉入在两个人心窝窝里,能经得住天长日久风吹雨打的考验。我了解,沈志远是个非常好的青年,不光是他人长得英俊,人品也好,心眼也好,品德端正,对你一心一意,实心实意,会对你一辈子都好。哥没看错,你们的爱情是真挚的纯洁的。没有物质没有利益,是纯粹感情的积淀和升华。只有建立在这样爱情基础上的婚姻,才能真正的幸福。如果婚姻只是建立在物质和金钱的基础上,那种婚姻是脆弱的不牢靠的,经不住岁月考验的,是不会有长久真正的幸福的。哥虽没念过大学,也看了不少书。这种道理哥懂。倘若一个女人为了不得已的什么原因,嫁给了她不爱的男人,而她爱的那个男人,会一直活在她心中,她不会给她不爱的丈夫以真情,她会一辈子在隐隐的痛苦中煎熬,一生都不会有真正的幸福。那才是人生一个最大的悲剧。

  爱心湖对面小山上几棵高大松树的枝头,两只松鼠蹦蹦跳跳追逐着嘻戏着,几只红嘴巴绿翅膀的山雀,在湖面上盘旋着飞了两圈,喳喳叫了几声,向蓝天上飘浮着的一朵红色的云飞去,老槐树树枝上挂着一只音乐播放器,正在播放邓丽君的歌曲《甜蜜蜜》。

  妹呀,哥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知恩图报的人。但是不能拿爱情来报恩。咱们现在都年青,人生的日子还长,报答爹妈的恩情,是咱们做儿女的一生一世的义务和责任。我相信你也会一生 一世都不变心。咱们都是娘最亲近的人,最贴心的人,能给他带来幸福的人。咱们俩一起孝敬奉养咱娘,叫她过上最幸福的晚年。

  可是,娘——

  你不用担心。娘那边的工作我做。咱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我只要把情况跟她说清楚。她会理解的。你现在就回学校,好好准备面试,只准成功,不准失败。我明天要跑个长途。我也要回家准备准备。我和娘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哥——

  声音颤抖着,啜泣着,再没能说出话。

  湖面上一片水凌凌鲜艳艳的河花,摇摆了几下腰枝,似乎想替叶小兰说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替她表达复杂又激动的心情,几只蜻蜓欢快地从湖面上飞过,又是那种浑身紫色的蜻蜓,六岁那年她在小河边追赶过它,它的两只翅膀扇动时会发出闪闪亮亮的紫光。

  她和沈志远在省城的一个百花园里,也曾看见过这种翅膀能发出紫光的蝴蝶。她给他讲述那一年她追赶那只紫蝴蝶被一只大黑狗追赶跌进了河水里,是哥哥跳进河里把她捞上来。

  哥哥永远是我的保护神。

  那我也做你的保护神。永远永远保护你——永远永远爱你—— 

  永远是多远?

  永远就是永远——

  

       

  师兄杜长山告诉他说、春妮的老家是山东烟台的,早年父母双亡,是姥姥养大的。姥姥也早走了,现在她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春妮不光人长得俊,性格和善,心地善良,是一个贤妻良母类型的女人。也是叶铁生心里最喜欢最心仪的那种类型的女人。

  叶铁生有时就跟师兄开玩笑说:你叫嫂子也给我介绍一个她那样的女人呗。

  可惜她没有亲姐妹,要是有亲姐妹,咱们俩就能做成连桥了。师兄也开玩笑说,师兄弟再加上连桥,比亲上加亲还亲了,全车队,我第一,你第二,那就更天下无敌了!

  今天是师兄的儿子小虎的三岁生日,春妮事先嘱咐不叫他花钱买蛋糕,说她自己做的蛋糕不比蛋糕店里的差。他就给干儿子小虎买了一只电动小汽车。

  小虎一拿到手里,就跑到院子里把小汽车开动了起来,一边喊叫着一边疯跑着。

  师兄就笑着说,铁生,咱们俩后继有人了,这小子也是个开车的料。

  铁生却说,不,咱儿子,不是开大卡,是开飞机,开宇宙飞船。要登月,登火星。

  杜长山和春妮听了,都笑了起来。

  春妮一笑,脸上浮现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小酒窝就飞上两朵红云,这时候,铁生就更觉得春妮跟妹妹小兰,气质作派就更像是一个人了。

  铁生,这趟长途,来回一千多里地,又有好几个盘山路,一定要格外加小心。师兄杜长山对叶铁生嘱咐道。

  放心吧,师兄。叶铁生回应道,跑长途也不是第一回。

  叶铁生说着钻进了驾驶楼,正要发动机器,就见收发室老于头,急慌慌地向他们跑了过来,杜长山和叶铁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于头跑到跟前,气喘着对叶铁生说:叶师付,刚才市立中心医院来了个电话,说你娘叫一辆摩托车撞伤了,已经被送到医院了,叫你赶紧去。

  叶铁生猛一下呆住了。我娘,我娘……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了。

  你赶紧上医院!杜长山大声催促道。

  可是——

  这趟车我替你。

  这——

  你还磨蹭啥!骑我的电动车去。快去!


       六

  每到初一十五,许秋兰都要到西山的娘娘庙烧香拜佛。她永远不会忘记,是观音娘娘给她送来的最可心最可爱的闺女。

  那还是二十几年前。她到西山娘娘庙给观世音娘娘烧香,求普萨再给她添一个女儿,叫她儿女双全。她和丈夫日夜都盼着再生一个丫头,他们俩都特别喜欢女孩。忽然,她看见一只紫色的蜻蜓向西边飞去,那蜻蜓的翅膀一煽动,就会发出闪闪亮亮的紫光,许秋兰好奇地追赶了过去,一眼看见,娘娘庙西边的墙根底下,一片绿草丛中间,开着几朵紫色的小花,再定睛一看,呀,花的下面,紫色的小棉被里,裹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女婴,她吓了一跳,一时扎撒着手,不知该咋办。正这时她看见那小女婴的小脸蛋上,有一颗亮晶晶的泪水珠儿,她本能地一把抱起女婴,紧紧地抱进怀里……

  五个月的小女婴会在炕席上爬了,十一个月的小女孩,会歪歪扭扭地在地上走了,会叫妈妈了,会叫爸爸了,会叫哥哥了,哥哥拉着她的小手,会在小院里跑圈圈了,妈妈教她唱小燕子穿花衣……

  上小学第一年就拿了个全学年第一,小美女成了小学霸,从初中到高中,不是她第一,他第二,就是他第一,她 第二,一个叫叶小兰,一个叫沈志远,谁也不服气谁,谁也总压不过谁,两个谁就变成了一个谁,从此谁也离不开谁。十年三千六百五个日日夜夜,爱的萌芽长成了参天大树。

  娘娘庙西墙根底下的小女婴,刻骨铭心的爱里,第一个永远是爹和娘,今生今世也是爹和娘。天大地大,也比不上爹和娘的恩情大。

  

       

  叶铁生飞跑进病房,扑到娘的病床前:娘娘,你咋啦!你这是咋啦?!

  正在输液的许秋兰噗嗤一声乐了:瞅你急得一头汗。娘啥事没有,从西山娘娘庙出来过道时叫摩托车撞了一下,只是刮破点皮。都怪我一边走路一边心思事。没事的,打针消消炎,啥事没有。

  娘说完又问:今天你不是要出长途吗?

  接到电话,师兄非要替我,叫我赶紧上医院。叶铁生回答说 。

  你看这事闹的。我不叫他们打电话……许秋兰很是后悔地说,你不是说今天是小虎的三岁生日吗?都怪我没好好走路,又想起了二十年前的事。你得好好谢谢你师兄。我给小虎做的两双鞋快做好了,等哪天你给送过去,看看穿着合不合脚?

  上回你给小虎做的小背心,小虎可爱穿了,整天不离身。那个臭小子爱美。叶铁生说。

  我要是有那样一个大孙子,得美死!许秋兰向往似地说。

  娘,会有的。一定会有的。叶铁生笑着说。 

  忽然,手机叮呤吟响了,叶铁生只听了几句话,手指尖就颤抖个不停,身子站不稳,摇晃了几下,一屁股跌坐到了地板上……

  儿呀!你咋啦!咋啦……许秋兰不楞从床上坐了起来。

  泪水扑簌簌滚落,声嘶力竭悲痛欲绝地哭叫了一声:师兄!师兄啊——再也喊不出声了。

  杜长山的大卡行驶在松树岭的一条盘山路上,他沿着右侧平稳地行驶,前方几百米处,一辆校车左侧行驶, 迎面开了过来。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盘山路左侧路面塌陷下一个大坑,当校车司机发现了那个大坑时,本能地地打右转,想躲开那个大坑。杜长山发现对面行驶过来的校车,竟然和自己的大卡相向而行,眼看就要迎面撞在一起,两辆车都会车毁人亡,就在一瞬间,他几乎是本能地一打右转,停不下来的校车擦身而过,却没想到,盘山路路面很窄,大卡的车头撞到围栏上,围栏被撞开,车身站不住,大卡从山崖上坠落了下去……

  校车里坐了四十五个参观博物馆回来的小学生。

  一条命换回了四十七条命。四十五名小学生,一位司机和一位老师。

  

       

  叶铁生噗嗵一声跪倒在娘面前。

  娘,我要把春妮和小虎接到咱家。

  行行。娘同意。娘乐意。

  春妮是个好女人。

  娘会把她跟小兰一样,当成我的亲闺女。小虎就是我的亲孙子。

  走,娘跟你一快去接他们回家。

  春妮走了。春妮回老家了。

  公司的书记告诉他们说,春妮请他给铁生留话,说她非常谢谢他的好意。她要带小虎回老家了。说她和小虎都永远不会忘记他。她会把小虎抚养长大成人。

  今晚的月亮,又是那么圆,一轮金灿灿的月亮,挂在星光璀璨的天幕上,又描画出一道奇丽奇诡人世间独特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