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没想到你们扫雷这么棒!”

      “首先要勇敢,同时我们靠的是先进的扫雷装备和方法!”

      “你们有多少种扫雷装备?”

      “除了刚才见到的防雷头盔、扫雷爆破筒、探雷器外,还有扫雷作业车等……”

      这是2006年1月初,在异国他乡硝烟弥漫的雷场上,中国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排雷连连长陈代荣与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司令部官员的一段对话。

      此前3个多小时,这里“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扫雷作业。“嘭、嘭、嘭!”数枚地雷转眼间被某型扫雷爆破筒引爆,一条宽约2米、长10米的爆破带,直抵雷场纵深。随后,中国维和工兵头戴防弹头盔,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和扫雷鞋,手持探雷器,一步一步向前挪动。“嘀!嘀!”1号作业手头盔里的报警器传来报警声。他立即趴下身,用探雷针轻轻插进泥土,微微挪动了几下。

      “发现防步兵地雷!”

      “立即排除!”

       闻令而动,地雷很快被排除了。接着,1号作业手又用多功能扫雷耙,来回刨了几遍,残留在泥土中的炮弹壳等金属物品,伴着泥土的翻滚,“骨碌骨碌”滚出来,那情景就像农民耕地“犁”出红薯、土豆一般。不过十几分钟,3枚地雷和部分金属物,就被全部排除。

      “你们扫过的雷场真能保证无遗漏吗?”看着中国维和工兵刚扫过的数百平方米的雷场,当地老百姓露出怀疑的表情。

1.jpg

“肯定没问题!”陈连长说完,自信满满的带着官兵手拉手走过刚排过的雷区,用血肉之躯来证实扫雷的质量。此时,围观的群众竖起了大拇指:“中国工兵扫雷水平世界一流!”

      其实,类似的场景,中国赴黎巴嫩维和工兵经历多了。2005年9月,黎巴嫩南部地区一条主干道路中央有一枚未爆航弹,插入近十米深的泥土里,急需排除。当地连续多日的小雨,给排爆工师增加了危险。中国维和工兵主动请缨,利用高效先进的扫雷装备,经过两天的努力,将航弹安全排除。

      “原来,我们认为至少需要一个星期,没想到你们两天就完成了!”现场的联合国驻黎巴嫩地雷行动中心的官员对中国工兵的排雷技能给予充分肯定。

      据统计,这支曾参加过中越边境大扫雷和3次国际人道主义援外扫雷的工兵分队,完成了22万平方米疑似雷区、1.6万余米的道路探查,成功排除了6845枚地雷和爆炸物。

      与其他国驻黎扫雷部队相比,中国维和部队扫雷速度最快、成本最低,扫过的雷场至今未发现雷患。年前的11月,这个维和工兵营获得了联合国驻黎地雷行动协调中心颁发的扫雷资质证书,成为中国军首支通过国际扫雷资质认证的队伍。

 

[二]

      利比里亚共有4个维和战区,中国维和工兵大队所在第四战区的511公里道路全是土质路基,占了维护道路总数的1/3。凭着精湛的技术和先进的装备,中国维和工兵战胜恶劣的自然条件,打了一个个漂亮的硬仗。

      2006年5月初,原北京军区某工兵团团长李春堂带领官兵刚刚抵达利比里亚绥德鲁市,就接到紧急修建去格林威尔机场公路的任务。从绥德鲁到格林威尔是一条没有修整过的土路,漫长的雨季使得沿线土路泥泞不堪,平均每1公里就有一个长度超过30米、深度达1米的大型积水泥坑,车辆机械基本无法通行。

      一路上,某新型高速挖掘机充当了“开路先锋”:碰到大的泥坑,挖掘机“长臂轻舒”掏挖出坑中的积水和淤泥,再抓取沙石干土回填泥坑;遇到低矮灌木树丛,挖掘机轻轻一刮就能拓道开路。

      新型高速挖掘机挖斗容量比普通挖掘机大1/4,行驶速度快1倍,干起活来“一个顶俩”,大大加快了施工进度,官兵们亲切地给它起了一个绰号“八臂哪吒”。仅用了48小时,维和官兵就疏通了道路。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2.jpg回想起这事,团长李春堂说:“如果没有新型高速挖掘机,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样的任务,简直是不可想像的。”

      维和施工,处处离不了新型高速挖掘机。由于超负荷运转,挖掘机的斗齿一个月内换了两次,而正常使用情况下,一年才需换一次。

      绥鲁德市通往渔镇方向的公路,在76公里处被两个长50余米、宽5米、深2.5米的大水坑阻断,成了困扰当地交通的老大难问题。经过反复勘察和周密部署,2006年11月13日,中国维和工兵大队的“大坑攻坚战”打响了,附近村民纷纷跳起舞蹈为中国工兵加油。

      一级士官闫鹏操纵着新型高速挖掘机和操作装载车的战友密切配合,熟练地平整了附近妨碍施工的树木和杂草,然后挖出大坑中的积水和淤泥,用沙石回填。一整天,闫鹏都没休息,直到把路修好。粗略估算,闫鹏那一天共挖了120车沙石,接近1000立方米。

      中国维和工兵的辛勤工作,换来的是道路的全线畅通。特别是官兵们彻底修复了绥德鲁至塔佩塔方向的道路,使行车速度由原来时速30公里提高至80公里,绥德鲁再也不是“雨季孤岛”了。

      这条路被联合国利比里亚特派团部队工兵处誉为“高速路”“示范路”。

      中国赴利比里亚的工兵大队政委袁凤岭对记者说:官兵们最看重的是当地政府、民众赠送的“中国工兵修筑和平路”的牌匾。小小牌匾,凝结了官兵们辛勤的劳动和汗水,也铭刻着中国军队新型施工装备的功勋。

 

[三]

      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中国蓝盔部队,除了工兵精良的装备外,医疗装备也十分“抢眼”。据统计,我军共有9种先进的卫勤装备“走”出国门。

  2003年2月17日早晨7时,随着“呜”的一声长鸣,一艘远洋货轮载着我军自主研制的9种先进卫勤装备从天津新港启航。这批设备将与首次参加维和任务的中国医疗队一起赴刚果(金)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

  在天津新港装载现场,9种被选用的卫勤装备全部被涂成白色,上面的黑色“U N”英文字母格外醒目。在具有常温功能的野战急救车救治舱内,先进的心电监护、给氧设施等一应俱全,可同时对4名伤病员展开急救。

      年前,联合国维和事务部在考察我国维和医疗队组建情况的同时,考察了我军自主研制的部分先进卫勤装备,认为这些卫勤装备质量好、功能强,且组合分布合理。经综合评估,确定将其中9种装备直接提供给维和医疗队使用。

      这是我军野战卫勤装备首次“走”出国门,标志着我军自主研制的部分卫勤装备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这些年来,军队医学科技系统针对卫勤保障中的重点、难点问题,积极开展科技创新,研制开发了一大批具有我军特色、适应高技术战争需求的野战卫勤装备,使我军野战卫勤装备研制实现了由零星向配套、由单一品种向系统多样、由携行向自行转变的跨越式发展。

  我军赴刚果(金 )执行维和任务的医疗分队,要为维和部队提供卫勤保障,每天门诊量要达到40个人的标准,要具备一天内在全麻状态下进行4台大手术的能力,要能组成和派遣至少两个先遣医疗组……为此,联合国维和事务部决定:从中国军队自主开发研制的医疗卫勤装备中,为中国医疗分队选择配备了野战急救车、卫生防疫车、野战医 疗箱组、野战手术灯、检水检毒箱组、卫生装备检修箱、“三防”急救药箱、疫情处理箱等9种医疗卫勤装备。

      我军卫勤装备的主要研制单位——军事医学科学院卫生装备研究所张凯政委介绍:这次维和部队选用的9种卫勤装备中,野战急救车、卫生防疫车、野战医疗箱组3种主要装备,是他们所近年来的最新科研成果,也是部队在野战条件下卫勤保障的主要装备。

3.jpg

负责研制野战急救车和卫生防疫车的孙景工副研究员谈起他们的成果十分自信。这种野战急救车能同时运送两名重伤病员,随乘1名医护人员,并可实施途中急救,有较强的越野能力和环境适应性;卫生防疫车主要用于卫生防疫人员平战时对室内外环境的细菌和蚊蝇等媒介昆虫进行消杀处理,可处理污染区域的累加面积大于500平方米以上,每小时杀虫处理面积不小于10万平方米。

  负责研野战医疗箱组这个项目的陈世谦高级工程师介绍说,他们历经好几年研制的野战医疗箱组:包括专用箱、通用箱、大型医疗设备箱和台面板,便于车、船、飞机等运输工具运载,展开后可组合成工作台,具有很好的抗冲击和防水能力。野战医疗箱组按勤务功能可分为指挥、分类、手术、急救、护理、检验等模块;每个模块由通用箱、专用箱、立式和卧式大型基本卫生装备箱、组装标准化的战备药材和基本卫生装备等战救物资构成。野战医疗箱组装备部队后,大大提高了我军野战条件下的卫勤保障能力。

  这次被维和医疗队选中的,还有卫生学环境医学研究所研制的检水检毒箱组,这个箱组分为检水检毒箱、水质细菌检验箱、食品理化检验箱、食品细菌检验箱,它适用于部队卫生防疫人员对水、食品进行卫生监督检验。

   9种卫勤装备首次走出国门,仅仅是我军自行开发研制的野战卫生装备的一小部分。它从一个侧面透视出我军野战卫生装备研究工作所取得的长足进步,即装备研制由零星向配套研制转变,由单一品种向系列研制转变,由携行装备向自行装备研制转变,由光电信号向数字信息处理转变。各种科技含量高、战技性能好、保障能力强的卫勤装备,以车、舱、箱、囊4种形式配套装备部队后不仅深受广大官兵的好评,而且在广袤的非洲草原赢得了美誉。

       由原济南军区总医院人员组成的苏丹维和医疗分队抵达任务区不久,就迎来了第一位特殊的病人——战区工程部主管营房的孟加拉籍官员沙姆斯少校。他感染了疟疾,来到医疗队时高烧40多摄氏度,病情十分严重,如不及时救治,后果不堪设想。当时,所谓的营区还是杂草丛生。这时候,配备有便携式呼吸机、心电监护仪、麻醉机、彩超机等医疗设备的某新型野战医疗救护车就成了临时的ICU病房。在这个特殊的病房里,医疗队专家时刻关注着沙姆斯身体的细微变化,5名护士24小时轮流看护,呼吸机、心电监护仪全天运转。

      3天之后,沙姆斯的病情就基本稳定了。康复出院那天,沙姆斯请求与中国医疗队员在救过他命的救护车前留影,作为自己永生难忘的记忆。

      回忆起这事,医生王宝成自豪地说:“如果没有这个设备先进的救护车,沙姆斯恐怕就难逃这一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