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河北唐山市路北区某烧烤店发生的围殴事件引起全国人民的愤怒,网络上一片责骂声。尽管9名涉事行凶者已全部归案,可还是义愤填膺,心里一直在发堵。

       经过扫黑除恶的唐山,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恶性事件?这伙人为什么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寻衅滋事、暴力围殴弱女子?难道不值得认真反思吗?

       表面看,是扫黑除恶斗争还没有彻底,还存在盲区和死角,还需要持之以恒。其实深层的问题是,我们的注意力没有放在如何杜绝黑恶上。笔者多年来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法律是有局限的,单纯地讲依法治国也是有局限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人所共知。可为什么总是有人以身试法?唐山这伙围殴者难道不知道打人会犯法吗?当然知道。可为什么知法犯法呢?因为他们已经丧失了理智,成了一伙亡命之徒。人一旦丧失理智,就极容易冲动。有道是,冲动是魔鬼。人一旦成了魔鬼,还会有理性吗,还会守法吗?18年前残杀4名同学的马加爵曾经是一名好学生,也应该知法懂法,可是在他成了魔鬼后,完全丧失了理性和人性。日前发生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小学的枪击事件让19名小学生罹难,而嫌犯是一名18岁青年,据当地执法人员表示,这个嫌犯在前往学校之前曾向他的祖母开枪。美国不是号称高度的法治国家吗?这个18岁嫌犯难道不懂法吗?已经变成魔鬼的人任何法律还有用吗?

       所以,我们的关注点不能完全放在法治上,打击犯罪分子上,而应该关注一下被边缘化的,或者总躲在阴暗角落里的人。因为这些人非常容易无视法律,非常容易冲动,非常容易变成魔鬼,危害社会。《红楼梦》里的贾环所以故意烫伤宝玉,所以报复王熙凤,成了卖巧儿的帮凶,还不是贾环在贾府不受待见吗?众人看他不顺眼,贾母根本没把他当亲孙子,平时没见贾母提过他,临终“伸出手来拉着宝玉”,又找“我的兰儿在哪里呢”,就没想到他。连他自己的父亲贾政都觉得他“人物委琐,举止粗糙”。亲姐姐贾探春给宝玉做鞋都不给他做,诗社活动、给宝玉过生日活动都没有他的事儿。因为长期被边缘化,贾环累积了报复心理,成了贾府不安定因素和危险人物。当下,贾环这样病态报复心理的人还是不少,问题是往往没有加以警惕,更没有对他们施加正面影响、正面教育。

      《左传》里说: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在向第二个百年目标前进的征途中,我们既要满怀信心,接续奋斗,更要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家庭,要对性格怪癖的孩子多给些温暖和科学的教导;学校要对操行不良、学习不肯努力的学生多给些关爱和正面的帮助;社会要对行为乖张的人要做到心中有数,多给些关心和向善的教育。笔者在当教师的时候,曾经写过“如何把处在流失边缘的孩子留住”的文章,文中提出要想方设法给学习吃力的孩子创造表现的机会,让他们也有成就感、荣誉感。

       中国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智慧,也一定有化人度人的本事。

      消除不安定因素,我们的社会才会安定。清除“脏乱差”的死角,我们的社会环境才会好。排除隐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列车才可以安然地风驰电掣。提高全体中国人民的素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会真正变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