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行行里头出状元。

  我的战友吕东风就是我们话务兵的佼佼者。

  吕东风1977年入伍,是空军通信总站话务连第4任女连长。

  我和吕东风是在新兵连睡一个大通铺的战友,后来我们都分配到空军总机当话务员。提到吕东风,当年可是小有名气,因为,她出类拔萃的话务技术,令人心服口服,用现在的话讲,脑子就像计算机。她还创造了快速背记电话号码当年的全军纪录。

  当年她参加空司岗位练兵考核中的精彩故事,一直在话务连传颂。

  记得那是一九七八年,全军开展了大练兵活动,各行各业都把自己专业训练到极限水平。

  终于迎来了检验训练结果的日子。

  那年深冬的一天,在空军司令部大礼堂里,举办了空司各专业“岗位大练兵”成果考核汇报,汇报项目,机关有参谋业务、连队有机务、话务、电报、标图、炊事等等技术,各路豪杰汇集一堂悉数登场亮相,气氛热烈,阵势很大。各个专业,各显其能,展示出各自在岗位练兵中取得的过硬本领。空司领导亲临现场,机关和直属部队的官兵前来观战,礼堂里座无虚席,气氛紧张。

  上世纪七十年代,为了提高部队战斗力,中央军委发出了在全军开展岗位大练兵活动的号召,这是时隔三十多年,继1965年之后,全军首次开展的岗位大练兵运动。部队积极响应,严格训练,力度很大。1654663646674781.jpg

  (右图为七七年入伍的战友右一吕东风,右二是我,右三孙建,右四王志东,右五朱淑兰。值得一提的是,朱淑兰和孙建都是连队的技术尖子)

      话务连表演小分队女兵,以标准的军姿分两排坐在主席台西侧,主考官坐在小分队对面位置上。由她按话务员业务四项基本功训练内容逐一点名。第一项就是由入伍一年的新兵吕东风表演电话号码快速背记。

  吕东风年方18岁,高挑身材,双眉微锁,气质干练,英姿飒爽。以标准的军人姿态向主考官报告:“我叫吕东风,话务连选手,我首先向首长和同志们汇报的项目是,快速背记电话号码。请主考官出题。”

  主考官手拿一本厚厚的电话号码本,翻开其中一页,说:“请你背诵司令部各部局的全部编制和电话号码,准备好了吗?开始!”

  掐表的同时,主考官按下录音机。吕东风就用话务员特有的清脆、洪亮的声音,流畅地快速背诵机关编制和电话号码,如同打机关枪,像爆火炒料豆一样,不磕巴,不换气,速度快的让常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她背的什么,对还是不对。

  两位裁判紧张的翻看电话号码本对照。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那张快速蠕动的双唇。最后,吕东风举手:“报告!背诵完毕。”

  主考官停下秒表,宣布:“话务连选手吕东风,背记634个空军机关编制和号码,用时1分58秒。全部正确。”

  另一个考官宣布:“她的成绩,打破目前全军2分38秒的最快纪录。”这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但场下观众议论起来,有人提出异议,她背得这么快,谁也听不出来对不对,会不会是滥竽充数瞎嘟囔啊,表示怀疑和好奇。大会组织者为了更准确的判断,也为了让大家心服口服,就用那台老式的转盘录音机把吕东风的录音用慢速度回放,然后让观众拿号码本一个一个对照,这回全场都听的清清楚楚,电话号码,部队的住址、番号、代号是一清二楚,无一个磕巴,无一个错误。场上再一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有人说:“这回听真切了,绝对不是瞎嘟囔,真是铁嘴啊。”

  下一个考核科目是“电话号码问答”,规则是,随意叫一名观众,随便提问电话号码本上的任何号码。提问单位,要回答电话号码,提问电话号码,要答出是哪个单位。参谋们每天和总机打交道,很内行,变着法的难为被考核者,正面提问,反面提问,拐弯问,吕东风反应迅速,对答如流。她的嘴和脑子高速配合,不知道脑子反应快,还是嘴回答得快。有个参谋说,我就不信难不到你,可是到最后,他敬佩的说:“我服了,真的难不倒。”

  现场的一个机关的领导感慨地说:“真不得了,如果战时,敌人抓一个话务员,那问题就严重了,咱们空军的整个部队部署情况全都在她脑子里呢。”1654663726356905.jpg

  (左图机房值班的吕东风)

  从那次考核以后,男兵给吕东风起了两个绰号,“铁嘴”,“难不倒”。

  这个成绩可真是得来不易。为准备参加空司组织的业务竞赛,连队成立了业务训练小分队,突击训练。小分队有77年兵吕东风、朱淑兰、孙健、崔宁等几个业务比较好的战士组成。连里给每个人都分配了任务,吕东风负责快速背记。

  连队领导把吕东风当成重点苗子培养,给她“吃小灶”,封闭训练。她聪明,勤奋,有很强的集体荣誉感,所以她的军事素质提高很快。她把自己一个人全天关在连队荣誉室的大房子里,把号码写到纸上,就像写书法似的,挂的一满墙都是,从早背到晚,常常忘了吃饭睡觉。通过刻苦的训练,当时沈阳军区有一个全军话务竞赛模范,她的快速背记成绩,是100个号码两分三十八秒,而吕东风的成绩远远超过她,所以吕东风是当时“快速背记”速度和准确率全军最高的。

  那时,连队的业务训练,军事素质,要求非常高,战士们真正把“爱岗敬业”,苦练军事技术,当成军人的天职。如果技术不好,在连队就感觉抬不起头。当时刘宗美接任连长,连队制定了一个训练标准,从连长到排长,一视同仁,要求全员过关,连长一个一个考核,过不了关就要自己加班训练。全连掀起了训练热潮,白天背,晚上背,下了夜班不补觉背,在厕所里也背,趴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在背。做梦都在背号码,就像魔怔一样。新兵徐丽青,半夜连人带枕头一起掉在地下,把战友吓了一跳,可她没醒,还在嘟囔电话还吗。吃饭站队前,值班换班的间隙,有一点时间也互相提问。号码本上包括空军机关、直属部队、住京各大饭店、火车站、机场问询处等有2000多个号码。迂回线路有几百条,师以上的部队番号、代号、驻地有几百个,这都是她们要背的内容,用现在的话讲,真是挑战不可能。1654663806281643.jpg

  (右图:连队训练室,吕东风在背诵号码)

  当时吕东风已经当了排长,说到过关,有的战士说连长制定的这个标准定的太高了,根本做不到,有畏难情绪。比如说其中有一项,45分钟以内把规定的号码流畅背完,中间打磕巴不许超过3次。刘宗美连长就当着全连的面,把吕东风叫到队列前,说:“吕东风!出列,你能完成吗?开始!”

  吕东风第一个出列,连长掐表,她打机关枪似的一口气背了100个号,一气呵成,一个磕巴也没打。连长接着叫:“孙健,出列,背出100条线路,开始!”孙健一口气背完,比规定的时间还提前了许多。大家偷偷地吐吐舌头,谁也不敢叫苦了。

  连长说:“她们能做到,我们也能做到。那么就按照这个标准来,连队讲的高标准,就是一定要按最高的标准要求。”

  后来由于工作出色,吕东风当兵两年提升为排长,又从排长直接提为连长,也是破格提拔。当连长以后她也继承了几任连长的优良作风,以身作则,身先士卒。一到业务考核过关的时候,她第一个上,接着其他人挨个过关,后面的人谁也别叫苦。这个作风在连队一直传传承下来。

  强将手下无弱兵,一代一代过硬的连队干部,才打造出了一支过硬的连队。铁嘴女兵变成了铁连长。

  2006年,空司话务连被空军命名为“模范话务连”。“铁嘴”连长的美名也一代一代传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