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7号,高考首日。L市某学院考点。井然有序的一楼考务室里,主监考甄老师与副监考两人领齐了答题卡、语文试题、考生信息表等一系列考试用品后,通过专用通道直奔位于四楼的第28考场。

  刚到考场门口,一道黑色闪电倏地就从身边飞了过去,径直落到该考室过道窗户上面的一个鸟巢上。一刹那,只见巢内突然冒出五六个毛绒绒的小脑袋,正伸出嫩黄的小嘴,嘤、嘤、嘤地争抢着要食吃。

  说了你也许不信。这个燕窝就筑扎在教学楼四楼的过道里,如今已有三个年头了。或许,当春色满园,自南方归来的紫燕便会飞回这里,它们非常喜欢这教学楼内书声琅琅的氛围,或者,在它眼里,这儿的环境最安全,是燕子躲避天敌的最佳选择。即使下课了,面对乌泱乌泱的学生们,它们也一点都不发怵。从此以后,这燕语呢喃的过道,反倒成了学生们课余舒展腰肢、放松心情的活动乐园。

  开考铃声响了。考生们如同一起涌向那百米赛道,都全身心地投入到高速运转、斟酌推敲的答题节奏了。考场上只听得一阵阵“笃笃笃”的写字声,酷似啄木鸟对着树洞不停的有节奏地敲打,煞是悦耳动听。

  坐在后边监考的甄老师,忽然瞥见最后一排窗户下,那位身穿“sunday嗨起来”图案黑色短袖衫的男孩儿,由于被斜射进的刺眼阳光沐浴着,其额头上已经浸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看样子显然已有些不适了。甄老师赶紧站起身走过去,轻轻为他拉上蓝色的窗帘,遮挡住那眩目的阳光。但是光线却一下暗了下来。甄老师转身又为他打开考场里最后排的三个灯棍。这位口罩捂得很严实,几乎遮掩到眼睑的孩子,抬起头来欲言又止,眼神里满是感激的目光。

  仅仅过了几分钟,有个穿宽松方格衫的女孩,把橡皮不小心碰下桌子,她扭过头举手示意,甄老师连忙捡回来还给她,这时,甄老师耳畔竟然传来低低的一声“谢谢”!

  甄老师的目光不停地来回巡视着。咦?后门口那位穿白色TOP字样T恤衫的男孩双手交叉,头不断往右下方垂着,身体随之微微摇晃,这是咋啦?甄老师走近一瞧,嘿!原来他是在打瞌睡。甄老师心里此时那个急啊——好小子,这是什么级别的考试,这是梦想起航的国考嘞!由于监考纪律规定,监考员不能随便与考生主动说话,但经验丰富的甄老师灵机一动,故意将该生身后的红色垃圾桶“嗵”地踢了一脚,那男孩果然一下就被惊醒了,当他看到甄老师瞪他的眼神时,他甚至感觉有些愧疚,醒来的他赶紧埋头奋笔疾书起来了。

  就这样,考试时间一分一秒地流淌着。距离考试终了大约还有26分钟时,后排一个穿橘红运动衫的男同学缓缓举起了手,询问离考试结束还有多久。甄老师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用右手指了指挂在讲台左侧墙角的圆形时钟,该考生拿出近视眼镜戴好,仔细看了看,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埋头答题了。   

  此时,看见太阳往南走了,那耀眼的光芒也完全从窗子里溜走了。甄老师便重新走了过去,又轻轻拉开了遮掩着的窗帘,光明霎时又照亮了考场……

  语文场考试结束了,步出考场的考生个个都是旗开得胜的样子。

  此刻,燕子父母也欢快地鸣叫着,在人声鼎沸的过道里盘旋了两周,一个打旋儿,便又飞出窗外辛勤觅食去了。

  “或许,用不了一个月,这几只嗷嗷待哺的燕宝宝,就会羽翼丰满,离开小巢,翱翔于蓝天白云之上了。”

  想到这儿,甄老师脸上渐渐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