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联军(简称东北抗联或抗联),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驰骋于东北三省白山黑水间的一支抗日劲旅。抗联面临天气严寒、供给匮乏、敌寇顽劣以及远离中央领导等异常艰难险恶的条件下,坚持浴血奋战十四年,并配合苏联红军光复东北,取得“驱走日寇、收回河山”的完全胜利。他们用血肉之躯铸造了可歌可泣的惊世奇迹和辉煌,谱写出中华儿女不屈“强敌”、英勇斗争、感天动地的英雄诗篇,创下抗战史之最。

  东北抗联举旗抗日最早。1931年9月,日寇蓄意发动“九·一八”事变,将铁蹄魔爪伸向中国东北领土时,中共满洲省委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就随即诞生。1932年4月,在北满(即黑龙江、吉林)就有张甲州、赵尚志领导的巴彦抗日游击队,打响了中共抗战的第一枪;随之、南满(即辽宁)由满洲省委委员杨佐青建立起盘石抗日游击队(抗联一军前身)。南、北两支抗日大旗,表明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的抗日决心和意志。

  东北抗联斗争时间最长。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八·一五”东北光复、抗联同日寇苦斗十四年。以星火燎原之势,发展到有一、二、三路军,辖 11个军,最盛时达四、五万人。足迹遍及白山黑水、红旗飘扬松辽大地。

  东北抗联生活条件最苦。东北抗联十四年,没有得到政府一粒粮、一分钱、一枪一弹的补给,全凭自力更生(前期有民众支援)。他们在深山老林的密营地建被服厂、兵工厂、医院、储备库。在日伪统治日益强化严狠、围剿封山毒招威逼之最艰苦岁月,东北抗联缺少供给,经常断炊挨饿,以草根树皮充饥。在每年长达五、六个月零下30-40度的严寒日子里,穿单衣在没膝深雪地里行军打仗,被冻死、饿死、战死以及毒虫猛兽咬死者不计其数。1654234566105690.jpg

  东北抗联抗日意志最坚。东北抗联从将军到普通战士,都有一颗强烈的爱国心,“驱除日寇、收复河山”是他们坚持斗争的信念和动力。敌人“强大”、条件艰苦,没有吓倒抗联勇士。他们乐观面对苦难,用革命的精神生活,抗住物资生活的艰难。抗联战士人人爱唱歌,越是艰难越唱歌。他们自编歌曲达400余首、编辑报刊20余种,办军事干部学校(培训班)多所。健在的抗联老战士李敏搜集与汇编《抗联歌曲》200余首,组建抗联精神宣传队,唱响东三省;抗联三军军长赵尚志就是既能打仗又善作诗、“文武双全”的将军;第三路军总指挥李兆麟写的《露营之歌》成为鼓舞与激励抗联战士坚持斗争、永往直前的集结号。

  东北抗联牺牲伤亡最大。在日伪统治相当残酷、斗争条件异常艰难的情况下,东北抗联将士伤亡惨重。知名的抗联将领,如杨靖宇、赵尚志、魏承民、许享植、夏云杰、柴世荣、李延平、陈荣久、祁致中、汪雅臣、李学福及赵一曼等军师级将领光荣牺牲、以身殉国的75人。抗联最艰苦最低潮时,部队战士剩下不足3千。赵尚志率抗联三军西征,两千人的部队到达目的地海伦时只剩4百人。1654233982118853.jpg

       东北抗联牵敌歼寇最多。东北抗联在“南杨(杨靖宇)北赵(赵尚志)”率领下,运用游击战术,以弱制强,以少胜多,打了无数漂亮仗,“冰趟子大捷”等多起战役,创抗战史的奇迹。同时,抗联战士经常出奇兵,神出鬼没地攻敌堡(所)、炸火(汽)车、毁道桥、摧粮(弹)库,令敌闻风丧胆,惊恐难眠。惊嚎:“小小的满州国、大大的赵尚志”悬赏重金重银缉捕赵尚志。惊叹杨靖宇是抗联杰出“代表”。日寇穷凶极恶地不断调兵遣将,使出种种毒招,围剿东北抗联。据统计,东北抗联牵制日本王牌部队关东军及伪军近百万,击毙(伤)及浮虏日伪军近40万人,牵制了日军南下(进关)北进(攻苏)的布局,有力地支援了全国抗日战争的主战场和苏联的反法西斯卫国战争,为“二战”胜利做出了贡献。

  十年前,有记者写道:“世上没有一支军队,像东北抗联这样,主要创建者和领导人大半战死。也没有一支军队,像东北抗联这样,无论是总司令还是普通士兵,10多年里时刻面临着饿死,冻死和战死的威胁。然而,就是这样,他们创造了歼敌18万,牵制日伪军近百万的奇迹”(《东北抗联:悲苦抗战14年》)这就是东北抗联令世人瞩目的荣光和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