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暖暖地洒在老人身上。这群老人,年逾七旬,走南闯北,戎马一生,我对他们怀有崇敬之情,相见尊呼时,引来他们快乐的纠正:“什么老领导,老兵!”

其中有一位老兵叫易楚云,他给我讲了另一位老兵的故事。

那是1958年初,易楚云不满十八岁,刚当新兵,在广州军区四十一军直属工兵营。连队宿舍他的铺位紧挨一位老兵,看上去约摸三十多岁。易楚云在家读过私塾,初中毕业,但毕竟是老百姓。从老百姓到军人,还是有一段距离。一天,班长叫他把长发理了。他觉得这样自然,舒服,说不理。班长说军人就要理短发。他说,凭什么我理,老兵还没理呢。班长说,你不能与这位老兵比。易楚云说,他也是列兵。班长再没吭声。

吃过晚饭,星星爬满夜空的时候,老兵找易楚云谈心,说,易楚云,你说的对,我的头发也该理。咱俩拉个钩,我理,你也理。易楚云迎着老兵伸出右手,俩人的指钩拽了几下,表示说话算数。

第二天,工兵营的一位战士提着理发工具,见到老兵好像要叫什么,即被老兵一个手势止住。

1654160722117846.jpg

老兵理了个寸头。易楚云觉得这个老兵还行。老兵看着易楚云理了,很高兴,说:“战士就要服从命令听指挥,你有文化,在部队好好锻炼。”易楚云说:“你这个老兵,怎么不进步,这么大岁数还是个列兵?”老兵说:“是啊,我进步不快,以后努力。”

与老兵朝夕相处,易楚云越来越觉得老兵亲切、和善,像位兄长。早上起床,老兵问易楚云,夜里听到呼噜没有?易楚云说,一躺下就睡着了,什么也没听见。老兵放心的笑了。那时,易楚云想,工兵营连队有许多机械、车辆,需要有技术的老兵,眼前这位老兵也许就是这样的骨干。他那里知道,老兵到连队比他才早到三天。

那时,易楚云直呼老兵的名字。班长严肃地说,叫陈同志。易楚云想,凭什么,他比我早三天入伍就称同志?还不如叫老兵好听。他把自己的想法悄悄告诉老兵。老兵说,就叫老兵,很好!不过班长说的也对,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说明我们有共同的革命志向。

天天在一起生活、训练,老兵真是好样的。易楚云觉得,这个老兵信得过。有一天老兵问易楚云名字的来历,他就轻轻地说给老兵听:我生下不久,父母亲请位老先生取名,老先生看我是男孩,说男孩该从小立志,就提起笔在一方红纸上写下“易楚天”三字。红纸贴在墙壁上,没想到夜里被老鼠咬破了。父母觉得,这是不是不吉利,便告诉老先生。老先生是位文化人,他捋捋胡须,说:“‘天’太大了,改为‘云’吧,下有地托,上有天管,一生顺当了。”

听到这里,1654160619889466.jpg我觉得易楚云已将老兵当作知己。我知道,易楚云后来上军校,在部队锤炼,一步步从基层走进总部机关。他的一番叙述,让我情不自禁地插话:“老易啊,你这片云,从湖南飘到广东,飘到湖北,又飘到北京。你是一片彩云啊!”

易楚云哈哈大笑,又徐徐地讲述下去。工兵部队的训练、施工很紧张,间隙老兵就讲战斗故事,尤其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故事,让易楚云这帮新兵听入了迷。老兵说长征途中,我们的一支红军队伍遭到敌人围堵。敌人的兵力比我们多好几倍,武器装备也好。战斗打得异常激烈,也没突出包围圈。后趁着黑色,连长选择一个方向突围。这时全连只剩下二三十号人了。连长决定,由一排长带领大家突围,自己负责掩护。一排长不干,说你是一连之长,你就应该带大家冲出去,我带几名战士掩护。连长说,你们年轻,你们先走。正争论着,三班长柱着长枪站起来,一排的正副班长仅剩负伤的他,其他都壮烈牺牲了。他说,连长、排长,你们都不要争了,我腿负伤了,跑不快,就由我们几位伤员担负掩护,你们大胆冲出去。待胜利的那天,你们面对我们阻击的方向放几枪,喊喊我们几个的名字,我们就知足啦……

老兵说到这里,眼圈红红的。

悲壮的一幕,让易楚云他们落泪。

这时的易楚云,觉得老兵的肚子里怎么有这么多的故事?知识又那么广泛,了不起!易楚云对老兵说:“你可以当我们的排长。”老兵说:“我当不了排长,我们的排长要懂机械。”

不知不觉间,老兵在大家的心目中,有了很高1654160658113130.jpg的威信。

好像是个把月后的一天,一辆美吉普开到连队,车上下来一位战士,捧着一套呢军装递给老兵,老兵穿上,肩上有颗金黄的星,老兵顿时将军模样。班排长过来向老兵敬礼,称呼陈副军长。班长在旁解释,陈副军长下连当兵,才一个月,军部工作多,要回去了。

“易楚云,你们几个过来。”陈副军长拉着易楚云的手:“我还是老兵。这一个月与你们在一起,很愉快,也学到了许多东西。回去了,你们可要来看我这个老兵啊!”

陈副军长走后,班里的同志都很想念。一个星期天,易楚云等五个新兵徒步走到不算远的军部大院去看望。院门岗哨打电话,得到回音,说陈副军长欢迎你们。走进陈副军长家,他们向首长敬礼。陈副军长第一句话就问:“你们向班长请假了没有?”当易楚云回答请假了,他才拿出水果招待这几位“战友”。临别时,陈副军长一再嘱咐他们在部队里好好磨砺自己,还依依地送了一程。

易楚云说到这里,1654160961452952.jpg两眼闪着亮光。阳光透过树丛,斑驳地照在身上。他完全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之中……

经查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悉陈副军长即陈宗坤(1915—1982),四川省旺苍县人,1933年参加工农红军,1935年入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一军团四师十二团排长,参加长征,任连长。抗日战争时期任营长、团长、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军分区司令员、师长。建国后任湖南军区军政干校校长、四十一军副军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等职。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

老兵,原来是位开国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