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比人类站的高,所以,人类的一切不得了的事情,在上帝那里,都很可笑;人类故作严肃思考的很多问题,在上帝那里,都不值一提;人类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在上帝那里,都清清楚楚。故而,人类的思考,就像小孩子在大人面前的故作深沉,所以才有“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话,但人又是“思考的芦苇”,所以,似乎又不能停止思考,也不能因为有上帝在笑,就不思考,这是人类和上帝共同面对的“二难选择”。

  这短短几年,我们经历了中美贸易战,经历了全球新冠疫情,经历了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毫无底线的抹黑和打压,经历了中国公知对于自己国家的疯狂污蔑,经历了俄乌冲突,经历了整个西方对于俄罗斯无死角的制裁。数十年来建立起来的那些关于人类,关于世界的概念,一个一个被摧毁,被颠覆,让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世界未来会否变得更好,不再抱有幻想。

  这些距离一个平凡人的生活,似乎很遥远,又很贴近。我原来对于国际时事、国际关系,对于政治,有一种情感上的抗拒和漠不关心。但是三四年前,开始了解并喜欢上这些之后,觉得这些非常有意思,其精彩的程度,惊心动魄的程度,比任何小说都曲折,比任何大片都扣人心弦。现实生活是如此精彩,何必再浪费时间去看那些虚构的充满矫情的文字?所以我越来越喜欢那些剔除了装饰,没有了矫揉造作,总是能够一针见血,直指要害的文字。

  我们生活其上的这个地球,当下是文明赤字,和平赤字,信任赤字,人与人,国与国、种族与种族似乎进入了互相防范,互不信任,甚至互相伤害的怪圈之中。同为人类,思维是那样的不同,而彼此却又那样的水火不容,导致这一切的,只是少数人,少数政客。但这少数人,却可以让无数的大众,进入到一种集体无意识状态,我真的不知道,互联网时代,信息时代,人是更容易有自己的主见了,还是更容易被忽悠?

  一切的现实,都促使稍有头脑的人都会思考,这个世界怎么了?

  可是有一句话却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因为人的思考,在上帝看来,也许本就幼稚而可笑,可人如果不思考,只是浑浑噩噩地吃了睡,睡了吃,哪又和猪有什么区别?其实,猪也未必就不思考,只是人以为它不思考而已。

  于是,就有了这些个人思考和个人认知的东西,但我知道,它未必都符合道统思维,也未必会让所有人都接受和认可。我可管不了这些了,无论是上帝笑也罢,还是他人笑也罢,在他们发笑之前,让我先思考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