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一片青山,绿了我的眼;剪一溪碧水,柔了我的情。即使什么也不做,慢慢的走在古道,触摸城墙的斑驳,目及古老的吊脚楼,岁月已经在自己的心中流淌。

  来到酒店,已是中午12点左右。我们匆匆的卸下随行包裹,吃好饭,便在导游的带领下徒步前往凤凰古城。

  经导游介绍,古城实际是一个小镇,当地的居民以苗族和土家族居多,其中苗族的比例更为大些。苗族分了两种,生苗和熟苗。生苗是一直以来汉化不明显的一支,他们保持着原有的生活形态,平时是用自己的语言沟通。穿着鲜丽夺目的民族服饰,已婚妇女头上裹着又大又厚的头布,脚着布鞋。熟苗则相反,与汉人沟通多,汉化也十分明显,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和我们汉族是没有区别的。这里人崇尚银子,说它代表纯洁。所以当地盛产许多以银为材料的装饰品,银饰的帽子,耳环,项圈,手镯,脚链,甚至在衣服上也会镶嵌许多银制的坠饰。苗族人喜欢唱歌,生活,劳动,佳节,谈恋爱,娶亲嫁女都少不了歌。所以苗族的人们从小就要学会唱山歌。男子求爱要会唱,“相貌好坏不重要,拉歌对唱有技巧,妙对阿妹3句后,迎得芳心娶美娇。”女子出嫁更要会唱,这里叫“哭嫁”。说是哭,实际也是以唱来表达,内容很多:有哭父母的,以表感恩与愧疚;有哭姐妹的,难舍姊妹亲情;有哭邻舍的,答谢邻里之好:还有哭媒人的,责备她为什么来牵线搭桥。(不过这段是比较诙谐俏皮的“骂”。)听起来很夸张,需要从嫁前的头一个月一直哭到步入夫家,哭的好,唱的精彩,这口碑一出,女子在丈夫的家中地位可就高了……

  早闻凤凰美景名不虚传,再加上如此的风土人情,让我不由得加快了前行的脚步。

  不断的走近,游客的喧闹声越来越响,高高低低,配成合唱中的轰鸣。我们一行人尾随着导游举起的小旗,好不容易集中到了沱江渡口,看着眼前舒展的一切,我心里不由地说:“凤凰古城,我来了”

  沱江,这条缓缓流淌的母亲河,如此安详,静谧的拉开我的视野。不远处的搭石整齐的从河的这头伸向对岸。一座座小亭依次排开,在绿树的掩映下,若隐若现。更远处,大树葱葱茏茏,再远处,云雾淡了青山,只为我留下起伏的痕迹。只见来往的男女老少都在这十足的乡土气息的石上走着,跳着,用各种姿势流露出对这山水的沉浸。孩子们耐不住了,不顾湿了鞋,也要俯下身去,用手儿翻起浪花。我忍不住地摁下快门,拍下这流水潺潺,人影绰绰,青山隐隐,欢笑连连。

  “大家跟着上船了,别落下!”导游的声音把我从这画中扯了回来,我赶紧叫上孩子,随大流陆续地登上小船。可惜的是,这是改良的乌篷船,都是比较新的木质小舟,缺了些许古老。船十分窄,并行两座,一共有7排,头尾是能做3人的。我们小小心心地上去,坐好,还是止不住船儿的摇晃,大家心里都挺慌,因为船一侧翻,边沿就能挨着水面了。撑篙的艄公交代我们别有大的动作,我们也就危襟正坐,目视前方。顺着水流,船儿向下漂移。此时十分安静,只听见橹有规律的左右摇摆,水涡轻微的咕噜咕噜声碰撞着我的心房。孩子们守不住寂寞,更耐不住诱惑,早就将小手伸入水中,享受着那份凉爽。玩吧,难得能与这轻舟上的碧波如此亲密的接触啊!而我,已经被这沱江两岸的风景深深的牵引。

  吊脚楼群沿沱江而建,细脚伶仃立在江的两侧。一律木瓦结构。整体为黄褐色。藤黄的门板,淡黄的护栏,姜黄的窗槛和雕花,就连搭在窗外晒衣服挂被单的竹竿,也日久晒的黄绿了。窗户都一扇扇的打开,许多窗可能因为时间久,看去已破烂,有一些没有褡裢,明显的垂斜下来。可是,正是这样,好像才能应着青黛的瓦,飞翘的檐,高挂的大红灯笼,配成一幅自然流畅的水墨丹青。更别说青石板上捣衣珠溅,鸬鹚在船头扑展双翅,唰的一声,眼高处,青碎花的被套抖开架在窗前,帘角由着清风掀起……渐渐,船逼近虹桥,仰望,真是宏伟,青石,白粉,飞檐斗角,可是,我怎么感觉就那么崭新呢?是不是如果停了修缮,就会让这份古老在风雨中渐渐洗褪消失呢?

  船靠岸,我们上了城楼,两三百年的城楼,虽全石砌而成,仍被风雨侵蚀的色泽暗淡。轻轻触摸,也能让表面的粉粒稀稀落落。浅浅的青苔,更加沧桑了这份坚实。此时它无言,我沉默,只是看着城墙伸向远方,带着我的思绪远到尽头。岁月,就这么在心中流淌。我们慢慢的走上虹桥,里面是一个长廊,可以遮蔽风雨,故而又叫风雨楼。整个廊内都由当地人陈列商品。漂亮的民族服饰,精致的手工制品,各种口味的本土特产等等,慢慢的穿过,我想像着几百年前这儿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同样是买卖,同样是特产,这或许是另有一种风味儿了吧!累了,我们坐下来,远眺整个沱江风景,沈从文眼中的边城,沱江算是最温柔的吧——一切光景静没而略带忧郁。随意切割勾勒纸上,都可成以绝好宋人画本……

  导游提醒,凤凰古城的夜景是另有特色,酒吧也是出了名。建议我们吃好晚饭再出来逛逛!

  我们三五成群的各自回酒店,大家都安排着自己晚上的节目。有的乘车去参加篝火晚会,有的早就邀集好年轻人去泡吧,我们几个,就去散散步,看看这儿的夜景。

  再次来到虹桥,彩灯将建筑物的轮廓勾勒地流光溢彩。吊脚楼的红灯笼都亮起来,每个能行走的小路摆满小摊。如果白天我们看到的是宋代的水墨画,夜晚的沱江可是现代的油画了。吊脚楼里传来各种流行歌曲。原来都是酒吧。这里有清吧,摆设简洁大方,在温柔的灯光下,吉它伴奏,歌手随唱,清淡而恬静。听见一女孩唱的《执迷不悔》,我驻留,不仅仅她唱的好,这首歌,恰巧是我参加工作第一次上台演出的歌曲。这曲还未停下,江对边又传来《光辉岁月》,还是女生版的,不得不佩服。许多闹吧里,是彩灯旋转,吼声四起。这是年轻人的世界,就如招牌叙述的,“正确的时间遇上错误的人,那是青春!”不知自己从未年轻过,还是那时年轻的时候没有酒吧,我没有去过,即便想去,总觉得别扭。可是,那歌声,那气氛,却让自己有许多的向往。

  回到酒店,料理好孩子洗漱,也就安然入睡。

  一如昨天,6点准时起床,吃完早饭,我们又要走向另一个目的地——张家界。车出了小镇,回头望着,小楼渐远了,飞檐止在转角处,没入青山。“凤凰古城欢迎你”的宣传牌也在车窗一掠而过,远去了。凤凰古城,再见!那沱江渡口,渡你,渡我,看到的不仅仅是风景,更是为我们流转岁月静好的那份心境……

  飞絮——游凤凰古城

  我自沱江行,醉爱吊脚楼。

  青黛飞檐角,伶仃立江中。

  苗寨飞凤凰,名人史悠久。

  漫步青石路,闲情无所求。

  欲观众生相,来往客中游。

  静伫城墙边,斑驳苔痕厚。

  岁月悄无声,风雨写春秋。

  水墨丹青色,印染边城绸,

  将离还回首,一卷烟雨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