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看央视七点的新闻联播,那句“毕节花海”的广告早就耳熟能详。

  毕节花海就是位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和黔西县交界处、绵延百里的“百里杜鹃风景名胜区”,它是国家5A级旅游景区、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世界唯一的杜鹃花国家森林公园、国家自然保护区,享有“天然花园、地球彩带、养生福地、避暑天堂”的美誉。成贵高铁开通,高铁线与百里杜鹃景区擦边而过,并在大方设站,对驴友们来说,这无疑是一条赏花专线,早就谋划着,坐高铁去赴暮春三月“百里杜鹃”花海的饕餮盛宴。

  有幸在奢香故里、杜鹃之乡的大方土生土长,愿为驴友们当一回义务导游,分享杜鹃花海的游览体验。

  我是在暮春四月天从大方一侧的普底景区入园的。正值盛花期,走在“五彩路”上,只恨一双眼睛不够用。红杜鹃硕大艳丽,鲜红滴滴映霞明,仿佛凯旋的战士胸佩的英雄花,展示血染的风采,看一眼就令人激情飞扬;白杜鹃如身穿婚纱的新娘,素雅圣洁;金色的似滚滚麦浪,紫色的如晚霞飘逸。有的高树硕朵繁花,千朵万朵压枝低,雍容华贵;有的低棵纤枝细朵,娇小玲珑。穿越花林,徜徉花海,仰望是花,前后左右是花,低头还是花—落英缤纷,花天花地,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除了倚花拍照、嗅花留影,驴友还弄出各种花样。姑娘们将落花镶成一个心形,祈愿杜鹃花仙成就一段美好姻缘。孩子们用草径穿上落花,做成一个个五彩花环,戴在头上,挂住胸前,纯粹天然装饰,无比时尚。男人们将落花归拢,做成五彩花垫,躺在上面,伴花入梦,那心思也许是“杜鹃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吧!

  低处平地看花、穿林拂花,赏的是微观细节之美。高处俯瞰,百里杜鹃又是另一种风景,呈现磅礴、大气、宏阔的大美。登上“数花峰”,一览众山小。纵目远眺,万山彩妆、层林尽染,连绵山峰化作锦涛绣浪,直扑云天。红的紫的粉色的如落霞,白的如雪如棉,云蒸霞蔚,汇聚成巨幅油画,铺展在蓝天白云下,令人击节赞叹。

  百里杜鹃不仅绚丽、多姿多彩,而且有情有义。奢香岭就是见证奢香与彝族首领霭翠谈情说爱的地方。那年三月,蜀地年轻貌美善良、能文能武的彝女奢香,千里迢迢赴会英姿雄健的贵州宣抚使霭翠在百里杜鹃设下的花场,通过考文比武,二人喜结良缘。霭翠盛年早逝,19岁的奢香夫人,代夫任职,执掌水西大政。她理政治农经商,更忍辱负重,识破马晔逼反诡计,走诉京师,誓愿归顺,被朱元璋称“奢香归附,胜得十万雄兵”。之后,开九驿,通滇蜀,兴学重教,奖励耕织,发展生产,安边守土,深得朝廷信任和水西领地百姓拥戴。九穷一富的水西,在奢香治理下,各族百姓安居乐业,欢天喜地。为了纪念奢香和霭翠的结合,特别是为了颂扬奢香的功绩,人们把这里命名“奢香岭”。每年三月初三,各族男女青年都要汇聚这里赶花场。站在岭上,眺望五彩炫目、参差错落,开遍坡岭的杜鹃花,仿佛置身六百多年前的水西花场,看到了奢香当年的善政,更看到了如今奢香故里的繁荣。

  百里杜鹃充满神奇传说。移步另一处景点,杜鹃花丛边是一个群牛塑像,牛角缠红绸,有的卧倒,有的茫然四顾,这就是传奇景点“醉九牛”。据《南蛮史》记载:明朝洪武十七年,水西土司奢香夫人进见朱元璋,贡品中有一群水西壮牛。贡牛走到百里杜鹃,被色彩艳丽的杜鹃花迷住了,醉倒杜鹃花林中。奢香禀告朱元璋,朱元璋对奢香说,“就把那里叫醉九牛吧”,“醉九牛”因此得名。壮牛都被迷醉,可见杜鹃花花色之绚丽,花香是多么沁心入脾,人到百里杜鹃又怎能不醉?怎能不迷三倒四!

  如果说醉九牛是神奇传说,那么,红军血染杜鹃则是不争的史实。在普底,若问杜鹃花为什么这样红?小学生都会回答,那是红军先烈的鲜血染红的。来到红军广场,这里是百里杜鹃的腹地,也是当年红军鏖战的主战场。一九三六年初,红二六军团进军黔西北,创建了黔大毕革命根据地,国民党反动派惊恐万分,竟以数倍于我之兵力,妄图围剿红军,把新生红色政权消灭在川滇黔边境。敌郝梦龄五十四师,新八师从百里杜鹃黔西一侧的金坡方向北进,图谋攻打我总指挥部毕节。二月十八日晨,红二军团六师接总指挥部电令后,从大定(大方)公鸡山(凤山)向南迎敌,与敌周旋于百里杜鹃林区,红六师在彝族同胞支持下,分三路进击黄家坝之敌,重创郝部先头部队,击毙团长1人,营长3人,连以下官兵100余人,打乱了敌人部署,迫使郝部龟缩不前,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马缨那得鲜如许,为是红军血染成。”视野里映坡映水、漫岭漫谷的映山红,深信是红军浴血留痕,是红军长征在奢香故里绽放的一片花海。

  “各位旅客,欢迎你暮春时节乘坐开往百里杜鹃的成贵高铁赏花专列,百里杜鹃已经盛花迎客,祝你赏花愉快!”

  写完短文,畅想高铁已经停靠在奢香故里、杜鹃之乡的大方站。